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爸。”陈梦儿赶到她爸爸陈平公司的时候,陈平已经在楼下,急的团团转了。“梦儿。”陈平看到自家女儿,一下子像是看到了主心骨一样。

    “爸,有什么事情,上车边走边说。”陈梦儿打开车门,对陈平说道。

    陈平坐上车后,脸上还是难掩担忧的表情,而他一紧张,就忍不住搓手。“梦儿啊,你说你大哥平时挺稳重,懂事的,他能在学校里面惹出什么事情来,居然让他老师打电话给我,让我亲自去一趟。你是不知道,他老师在电话里面,那语气,严肃的隔着电话线都能让我忍不住紧张起来。”话说,陈平这些年,在商场上混的是风生水起,平日里接触的,也都是些商场精英,

    而且,他平日里也跟刘老,瞿老爷子这些老爷子们接触的不少,照理,他心里应该够强大了,不应该因为陈皓国指导员打来的一个电话,而紧张。

    “爸,别担心,事事有我在呢,而且,真出了什么事情,也肯定不是大哥的错。”陈梦儿这护短,跟刘老,瞿老爷子有的一拼,在她心里,她的家人就算是做了什么错事,那也肯定是对方的不对。

    而陈平,居然还赞同的点了点头。

    陈平跟陈梦儿是三位家长中,最晚到的,

    他们两人还没敲开这陈皓国指导员办公室的门,就听到屋内一跟杀猪差不多的嚎声:“我的儿啊,你的脸怎么肿成这样了,你告诉妈妈,是谁,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我今天决不饶了他。”说着,陆金强他那位穿着打扮都像是一位贵妇,但是一开口却是完全破了功的妈妈,这会一双眼睛瞪的老大,跟两灯泡似的,从黑子跟陈皓国身上扫过。

    黑子的爸爸,看着眼前这对穿的人模狗样的夫妻,很是头疼的瞪了自家儿子一眼,

    这小子,生出来就是来向他讨债的,你说这陆家小儿子这一家,在京城这个圈子里面的名声有多臭,只要是在这个圈子里混的人,没有人不知道。但是,大家碍于陆家大家长对这自己这个小儿子一家的纵容,大家也都只敢在背地里议论议论,

    大家见面,还是客客气气的笑脸相迎。

    倒不是黑子他爸爸怕陆家,怕陆金强这一家。而是这陆金强一家都是无赖,你要真跟他们计较,折腾到底,还真的是掉他身价。关键是,被这一家缠上,黑子他爸爸想想,都忍不住打个冷颤。

    黑子被他爸爸瞪了一眼,他很是不甘心的回瞪回去。真是,他就不信,他们钱家还怕了陆金强一家不成。

    “陈皓国,你的家长呢,怎么到现在还没到?”陈皓国他们班的这个指导员,看着陆金强一家,再看看钱斌父子两个,觉得很是头疼。这两家,可都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所以,他把炮火,对准了陈皓国。

    他从陈皓国的资料上,可是早就知道,这陈皓国的父母,也就是个开公司的,有点钱,不过,钱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可就不够看了,这不,陆金强,黑子他是不能动,他能动的,也就只有陈皓国了。

    这也是陈皓国的指导员为什么会在知道陈皓国没有动手,还给陈皓国父母打电话的原因,他是准备好了,这件事情,陈皓国就是那个最后的替罪羔羊,不然,这事还真的是不好办啊。

    “指导员,这件事情根本就跟陈皓国没有关系,他又没有动手,从头到尾,他一句话都没有说,你找他家长干什么。”黑子是真心把陈皓国当自己的兄弟,而且,在这个圈子里混的,他又怎么会看不明白他指导员的打算。所以,这会听他指导员问起陈皓国的家长,他急忙站出来,说道。

    “钱斌,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你给我站到一边去,这里没你说话的地方。”钱爸爸不是第一次听到陈皓国这个名字,他可是没少从他儿子嘴里听到这个名字,他也知道,陈皓国这个孩子多么优秀,只可惜,他没有一个好的出生。

    而钱爸爸又何尝不知道,这指导员的打算。但是,钱爸爸不打算插手,人都是自私的,他只要保证他儿子在外面不被人欺负了去就好,其余人,不好意思,他没那么多的爱心,就多管闲事。

    “爸。”钱斌不甘心的看着他爸爸说道。

    “指导员,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正说着,响起了敲门声,然后,还没等这指导员开口说“进来”,这门“吱呀”一声,从外面打开了。刚才,这办公室内的对话,陈平没听的清楚,陈梦儿却是听的清清楚楚的。

    所以,她从刚才开始,这脸就黑了下来。

    “梦儿?”陈皓国没想到,他妹妹陈梦儿会跟他父亲一起来。不过,他稍微用脑子一想,就想明白了,他爸爸接到他指导员的电话,一定是他爸爸慌了神,然后给他妹妹陈梦儿打电话,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陈梦儿,他这个妹妹,永远都是他们家的主心骨,其实不止是他父亲,就是他,也只要他妹妹陈梦儿在,他这心,不自觉的就会安定下来。

    “大哥。”陈梦儿对着陈皓国,这紧绷的小脸上,才露出一丝的微笑。

    陆金强,钱斌,看着走进来的陈梦儿,他们被陈梦儿的美貌给镇住了,两人的眼睛直直的落在陈梦儿的身上,怎么都移不开。

    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陈梦儿的眼里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这钱斌还好,只是被陈梦儿的美貌给惊艳到了,眼里除了欣赏,倒是没有别的龌龊的想法,而这陆金强就不同了。这陆金强本来就是纨绔子弟。要不是他父亲去求了他爷爷,他又怎么可能出现在军校。

    陆金强进军校,本来就不是真心的来学习的,他只是冲着军校这名头,来这里面镀镀金的,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从军校出去后,他陆金强想进哪里,就进哪里,有谁能有异议?

    陆金强可没少出入那些个场所,没少跟京城里面的那些纨绔子弟混在一起。这小模特,小演员的,他接触的不要太多,但是,他还没有看到哪个女的,有眼前这个女孩的美貌。

    陆金强的心里开始痒痒了,他心里升起那些龌龊的想法来,要不是这会地方不对,陆金强早就上前来,对着陈梦儿一番调戏了。

    陈皓国看到陆金强落在他妹妹身上的目光,之前一直没啥表情的脸上,这会终于挂上了厌恶的表情,他走到陈梦儿的面前,用他的身体,挡住了陆金强落在他妹妹身上的目光。

    要不是,这会地方不对,陆金强也没有对陈梦儿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不然,他肯定会让陆金强的猪头脸再大上一倍。

    “咳咳。”陈皓国的指导员也没想到,陈皓国有个这么绝色的妹妹,害的他也被陈皓国这个妹妹的美貌给慌了神。不过,该处理的事情还是要处理的。“那个你就是陈皓国的父亲吧。”

    “是,是,我就是陈皓国的父亲,指导员,我家皓国他在学校?”陈平到底也在商场上混了好几年,他说话还是留有一点的分寸。

    “他在学校挑拨学生之间的关系,聚众斗殴。”陈皓国的指导员,把他之前早就想好的理由给说了出来。

    “指导员你。”钱斌听到他们的指导员这么睁眼说瞎话,就要站出来反驳,不过,他还没说完,就被他爸爸给拉住了。

    陈皓国是怎么也没想到,一直让他心生敬佩的指导员,居然这么扭曲事实的真相。到现在,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这是要把所有的事情,所有的错,都往他身上推。

    “指导员,我没有。”陈皓国这会在也站不住,也不再沉默下去。

    “陈皓国,你自己犯了错,还不承认错误,你这是罪加一等。”陈皓国的指导员,说着,虎目瞪着陈皓国。把自己平日里训练他们的气势都拿了出来。

    陈平想开口帮自家儿子说话,不过,他刚开口,就被陈梦儿给拉住了。“这位,你是我大哥的指导员是吧。”陈梦儿一反之前的黑脸,这会脸上带着微笑,倒是让人忍不住放下心防来。

    “是。”

    “你身为一个班级的指导员,居然这么的不分青红皂白,是非不分,为了一己私欲,居然就这么睁着眼睛,瞎定罪,我倒是要去你们校长那问问,这样的指导员,就是你们学校的素质吗?”陈梦儿这会脸上哪里还有意思的笑容,她对着陈皓国的指导员,步步紧逼。

    而陈皓国的指导员,被陈梦儿这么一个小姑娘,给逼的步步后退,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面对这个年纪跟他女儿差不多的小姑娘,他居然流起了冷汗。

    “你不要血口喷人,小心我去告你。”陈皓国的指导员,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后,义正言辞的说道。

    今天果去产检,每次去产检,尤其是去做胎心监护,果都老担心了。果家的小公主,那不是一般的调皮,每次胎心监测,她都给果睡觉,然后每次都要做两遍。

    今天更是被医生要求回家自己数胎动。

    真的是要奔溃了,你说她大晚上的动个不停,但是一到做胎心监护的时候,为什么就不愿意动呢,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