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十二章
    b章节名:第三十二章/b

    瞿老爷子立的遗嘱,就像是他往河中扔了一块小石子,。当然,大家这心里是真的放下了这件事情,还是碍于瞿老爷子,大家把异议藏在了心里,这不得而知。

    瞿家很快就恢复了以往的平静,这让那些想看瞿家笑话的人,很是失望。

    倒是瞿老爷子最近心情不错,去青帮的次数也明显多了。

    瞿老爷子跟刘老熟悉了后,他在刘老面前随意多了,有事没事的,这两个老爷子会为了陈梦儿,而争风吃醋一番。一般,这两个老爷子,只有在宇文靖出现的时候,他们两人才是最最团结的时候。

    而宇文靖也有办法解决瞿老爷子跟刘老,他先开始几次,在这两个老爷子的手里,吃了亏,被拦在了前厅,没见到陈梦儿。后来,他就学乖了,每次来青帮找陈梦儿,他都会拉上他外公宇文侯。

    反正,他外公宇文侯跟瞿老爷子,刘老的关系不错。

    而瞿老爷子跟刘老,在家上宇文侯,这青帮就更热闹了,下棋的时候,不是说两个人吵吵闹闹了,现在换三个人了。一会是:“诶,老瞿啊,你不应该下这,你这颗棋子放着就输了。”

    “嘿,我说宇文侯,你丫的难道不知道观棋不语真君子吗?你给我一边坐着去,不准说话。”刘老不干了。

    “诶诶,我说刘老啊,你别这么小气啊,我们这老兄弟几个下棋,说说笑笑也是正常的啊。”瞿老爷子边说着,边收回了手,改下别的地方去了。

    而宇文靖就趁着这三个老爷子吵吵闹闹的,溜到正院去找陈梦儿去了。

    今天,陈梦儿难得有空,手里的东西都处理完了,准备去陪陪家里的这几个老爷子,省的他们晚上吃饭的时候,拐着弯的抱怨,说她这个做孙女的,不尽职,都不陪他们说说话,下下棋的。

    想想,陈梦儿觉得,有时候,这爷爷奶奶多了,也不尽是好事。

    虽然疼她,宠她的人是不少,她要是撒撒娇,这几个老爷子老太太的,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月亮都债给她,但是,这爷爷奶奶多了,争风吃醋的就多了,一会这个抱怨,啊,你这丫头就是跟他亲,不跟我亲。你这丫头,就陪着她,不陪我。

    很多时候,陈梦儿被这些老爷子老太太的争风吃醋,弄得哭笑不得。

    “丫头啊,来,陪爷爷我下一盘棋。”闲着,在一边看瞿老爷子跟刘老下棋的宇文侯,抬眼看到陈梦儿,眼睛顿时一亮。

    “嘿,好几个宇文侯,梦儿她可是我们两个的孙女,要下棋也得先跟我们下。”瞿老爷子不干了,扔下手里的棋子,说道。

    “就是,宇文侯,排队,排队啊。”刘老跟瞿老爷子难得站在一条线上面。

    陈梦儿看着这样,额头都要冒黑线了。

    “梦儿,你在这啊,太好了。”就在陈梦儿不知道该解决这样的局面的时候,陈皓轩的声音,传进陈梦儿的耳朵里面,像是一道救命符。

    “啊,各位爷爷,你们下棋,你们下棋,我二哥来找我,我看看是有什么事情。”说着,陈梦儿脚底像是抹了油一样,往陈皓轩走去。

    陈梦儿拉着陈皓轩的手,就往正厅走去。“二哥,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陈梦儿的这几个哥哥可是没有一个闲着的。

    这陈皓国马上要高考了,而且他想考军校。这不,陈梦儿把这事跟瞿老爷子说了后,瞿老爷子很是高兴,很是赞同陈皓国的决定。二话不说,就帮陈皓国专门找了个老师,给他补习。

    以确保他能百分之百的考上军校。

    而陈皓轩,每天除了上学外,其余时间,就得到青帮来,跟着瘦子习武,一天下来,这休息的时间,可想而知。不过,倒是因为常年的习武,陈皓轩的身高要比一般孩子要高,身体也比一般孩子要壮实。

    瞿昊翔那就更不用说了,最近忙的是脚不着地。他刚接手慕容家,对一切都不是很熟悉,处理起来,总归磕磕碰碰的,会有很多不懂的地方。再加上慕容家旁支的那些人,碍于陈梦儿的威胁,他们不得不答应让瞿昊翔成为慕容家的家主。但是,他们这心里,可不见得是怎么想的。反正给瞿昊翔找麻烦的人不少。好在,诸葛宇最近都闲着,在养身体。索性,陈梦儿就让诸葛宇手把手的慢慢的教瞿昊翔。这才让瞿昊翔没有奔溃。

    “我跟师傅请了假的。梦儿,明天学校里有月考,老师让我通知你,明天去学校参加考试。”陈皓轩气喘吁吁的说道。

    “月考啊,好。”陈梦儿忍不住要露出的表情了,话说,她这转学到京城,都有一个月了?可是,她好像除了报道的那天去上过一天课后,后来就没再出现过。

    也难为,他们的老师居然还记得她这个才去上过一天课的学生了。

    “那个,梦儿啊,老师让我跟你说,说你要是这次月考考的太差的话,以后请假不能再这么请了。”陈皓轩边说着,边抬眼小心翼翼的看了陈梦儿一眼。

    京城这个地方,无论是大人,小孩,都有些排外。陈皓轩他刚转过来的时候,他们班里的那些同学,知道他不是本地人的时候,都离他远远的,甚至,有的人还来挑衅他。

    要不是他的一身功夫,把那些找他茬的人揍趴下后,他们班的那些男生,才渐渐的接受他。

    而他们的那些老师,陈皓轩不止一次的听到他们班老师在背后谈论他,还有他妹妹陈梦儿,当然,他们谈论的最多的还是他妹妹陈梦儿。

    那些老师说,要不是碍于校长,他们班也不可能手下他们这两个外地学生,也不知道他们这两个外地学生成绩怎么样,别到时候拖了他们班的后腿。

    而更让他们觉得心里不舒坦的就是陈梦儿,开学后,就上过一天课,然后就一直处于请假状态。要不是他们知道,陈梦儿背后有靠山,他们早就跑到校长室,让校长把陈梦儿给开了。

    “恩,我知道了。考试对我小菜一碟。”这高中的课程,对陈梦儿而言,她真的是闭着眼睛都能答出来,谁让她有变异大脑呢。

    而陈梦儿看她二哥陈皓轩表情有异,问到:“二哥,怎么了?是不是你在学校受欺负了?”陈梦儿是知道了,这京城的人有些排外。尤其,他们上的那所学校,还是京城最好的高中,可以说,京城有身份,有地位家的孩子,都在这所高中。

    而这些自认为自己家里了不起的孩子,在家里又被宠坏了,在学校更是目中无人。

    “没有,你二哥我是谁?谁要是敢欺负我,我就一拳头打趴他。”陈皓轩对着陈梦儿比了一下他的拳头。

    “恩。二哥,谁敢欺负你,你就揍他,出了什么问题,有我呢。”陈梦儿想要拍拍她二哥陈皓轩的肩膀,但是当她伸出手的时候,才发现,她在同龄人中算高的个子,在她二哥面前,却是有些矮。

    “嘿嘿,班里的男生好多都已经领教过我的身手了。他们现在服服帖帖的。”陈皓轩摸着头,傻傻的笑着。

    陈皓轩也就在自己家人面前,还会露出这样憨的笑容,在学校,在外面,不说凶名在外吧,别人说起他,都不敢惹他。

    “这就好。”

    第二天,一大早,陈梦儿吃完早饭,就背着她的小包,跟晨练完的陈皓轩,一起坐着车,向学校驶去。

    陈皓轩今天显得有些紧张,“梦儿,我有些紧张,我怕我会考不好。”这s市的课程,跟京城这的还是有些差距的。虽然,有陈梦儿在,陈皓轩也没显得多少吃力,但是,第一次月考,他这心里还是没底。

    “别紧张,该怎么考就怎么考。考的好,考得差,问题都不大。”陈梦儿从来不觉得,一个人的学习成绩,能决定一个人的未来。

    况且,她从来不觉得,她二哥陈皓轩会考不好。“二哥,你别紧张,你越紧张,越影响你发挥。”陈梦儿安慰到。

    “恩,不紧张,不紧张。”陈皓轩嘴里念着不紧张,但是,他越念,越紧张。

    陈梦儿知道她说的越多,对陈皓轩的影响越大,也就转头,保持沉默了。

    陈梦儿他们到教室的时间不算早,也不算晚。不过,今天今天要月考,学生到校的时间,要比往常早。当陈梦儿同陈皓轩一起走进教室的时候,本来满是读书声的教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好多男生,看着陈梦儿,直接傻了,都忘记了读书。

    之前,陈梦儿跟陈皓轩来报道的那一天,因为有老师在,再加上那天陈梦儿加了个眼镜,倒是没引起太大的哄动。但是,今天走的急,陈梦儿早就把要掩饰外貌这事给抛到了脑后。

    以真面目示人的陈梦儿,一下子吸引了班里所有男人的目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