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十章
    b章节名:第二十章/b

    曹飞英来找她的事情,陈梦儿特意吩咐周云杰,让他不要封锁消息。

    最好是让这个消息,传到瞿老爷子的耳朵里面去。

    她现在的身份,不好光明正大的收拾曹飞英。她是无所谓,但是要是传出去的话,会让瞿曜兵,慕容盈他们难做。但是,要是瞿老爷子出面的话,可就不一样了。

    “不过,小小姐,你说瞿老爷子他会管这事吗?就我们的调查,在瞿家,一些琐事,瞿老爷子都不会出面管了。”周云杰问出他心底的疑问。

    “别的事情,他可能不会管,但是这事他会管。”陈梦儿满是信心的说道。

    她跟瞿老爷子接触多了,她就发现,她根本就是瞿家老二的逆鳞,凡是涉及到她的事情,瞿家二老就像是被摸了屁股的老虎一样。

    说实话,瞿家二老这么真心的对她,陈梦儿这心里还是挺感动的。这也是为什么,她会没有反对,认祖归宗的原因。

    “也是,我看啊,只要是关系到小小姐你的事情,瞿老爷子这只打瞌睡的老虎,一下子就醒了过来。”周云杰也赞同的说道。

    这不,陈梦儿还没动什么手脚呢,这曹飞英前脚从咖啡店离开,她还没到瞿家呢,瞿老爷子已经得到消息了。

    瞿老爷子被气的不轻,他差点把他手里的茶杯给扔出去,要不是瞿老太太在关键的时刻,来了句:“老爷子,你手里的茶杯,可是梦儿丫头送的,你要是扔了,可就没了啊。”

    瞿老爷子硬生生的收回他已经伸出去的手。然后小心翼翼的把茶杯放到茶几上。

    “混账,我还没死呢,就已经把我的话当做耳边风了。去,把老三夫妻两个给我喊回来。”瞿老爷子气的都有些糊涂了,这厅里,就他们老夫妻两个。

    瞿老太太白了瞿老爷子一眼:“我可不是你随意使唤的,你要喊老三夫妻两个回来,你自己去,我啊,跟我孙女约好了,一起去逛街的。”瞿老太太得意的说。

    陈梦儿常跟瞿老太太说,要她多走走,多运动运动。这样,身体好了,才能动手术。而瞿老太太跟个小孩子一样的,在陈梦儿面前撒娇,说她平时也没人陪着走动的,整天在家呆着。

    本来,陈梦儿就一直惦记着瞿老太太前世对她的恩情,这瞿老太太都说的这么明白了,她要是再装不懂,就说不过去了。

    这不,陈梦儿就跟瞿老太太约好了,今天陪她出去逛街。

    “什么?你什么时候跟梦儿这丫头约好的?不行,我也要去。”瞿老爷子一听,老伴要跟宝贝孙女一起出去,他哪里还顾得上,去训斥老三夫妻两个的事。

    反正,要训话什么时候都可以的,但是,他这宝贝孙女,平日里就很忙,又要上学,又要处理青帮,刘家的事务,要见一面,可不容易啊。

    “行了,你就别掺活了,我跟梦儿去逛街买衣服,你一个老头子跟着干嘛。”瞿老太太说道这,瞿老爷子要插嘴,被瞿老太太给堵住了:“你啊,就在家,等着给老三他们夫妻两个训话吧,然后再准备晚饭,我晚上带丫头回家吃饭。到时候,留丫头在家里住一晚。”

    瞿老爷子一听,眼睛顿时亮了,连声说好,他这宝贝孙女还没在家住过呢。“行,你去吧,我得好好叮嘱家里那几个一番,别又给我惹出些让丫头不开心的事情来。”

    周云杰开的车,陈梦儿来瞿家接瞿老太太。

    虽然陈梦儿手上的事情,还有一大堆。但是,她既然答应了瞿老太太,那她就一定会遵守。

    瞿老太太看到陈梦儿,就拉着陈梦儿手不松开。

    坐上车,瞿老太太看着陈梦儿的脸,皱起了眉头,满脸心疼的说道:“哎呦,丫头,这才几天没见,怎么又瘦了一圈了。平时多吃点,你现在可是在长身体的时候。回头,奶奶亲自下厨给你做点吃的,好好补补。”

    瞿老太太的话,让周云杰都忍不住从后视镜里面,看了陈梦儿一眼,他在心里赞同的点点头,他家小小姐好像真的又瘦了,是得要好好补补了。

    只有对自己身体最了解的陈梦儿,她心里有些哭笑不得,她的体重一点都没少,那又怎么可能瘦呢。不过,她也知道,这个时候,跟老太太争论这个,是很不明智的。所以,她顺着瞿老太太的话说道:“好的,回头奶奶给我做好吃的,我也给奶奶做好吃的。”

    在瞿老太太握着陈梦儿的手的时候,陈梦儿的变异大脑在第一时间,显示出瞿老太太现在的身体情况。

    瞿老太太的身体,这段时间,调理的很不错。但是,也只是不错,瞿老太太现在的身体情况,要做手术的话,还是有一定的风险。所以,陈梦儿决定,她亲自出马给瞿老太太调理身体,把瞿老太太的身体,调理到最佳的状态。然后尽快的动手术。

    瞿老太太的手术,越往后拖,这成功率就越低。而且,要是一个不注意,瞿老太太的病突然发作,那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好,好。”瞿老太太听到她孙女要亲自给她下厨,她心里开心的,脸上都笑成了一朵花。

    “哦,对了,奶奶,这是我给你跟爷爷的礼物。”陈梦儿想起她这两天在空间里,找了一块暖玉,然后亲自雕刻的佛跟观音的挂坠。她从包里,拿出来,递给瞿老太太。

    “礼物?”瞿老太太满脸惊喜的看着陈梦儿。

    “恩。”陈梦儿把装着两个挂坠的梨花木的首饰盒,递给瞿老太太。

    “是什么?”瞿老太太像小孩子收到礼物一样,兴奋的紧。

    “奶奶你自己打开来看,不就知道了?”陈梦儿故意卖着关子说道。

    瞿老太太打开梨花木的首饰盒,当她看到首饰盒里面,摆放着的两块雕刻的栩栩如生的玉挂坠的时候,她第一反应就是要把东西还给陈梦儿:“丫头,这个奶奶不能收,这太贵重了。”

    瞿老太太出生名门,这玉坠,她一看就不是凡品。

    “奶奶,这是我的一番心意,可不是用钱来决定的。你跟爷爷要是不拿,我可是会很伤心的。而且,这观音跟佛可是我亲手雕刻的,是我对你们两老的一番心意。这暖玉,有灵气,戴着,对你们二老的身体也有好处。”陈梦儿把瞿老太太推还给她的东西,又塞到瞿老太太的怀里。

    瞿老太太没想到,这玉坠是陈梦儿亲自雕刻的,她本来见了这玉坠,心里很是喜欢。现在听陈梦儿说是她亲手雕刻的,她立刻就爱不释手。

    而瞿老太太稍微一想,也是,这是她孙女给他们老二的一番心意,可不是钱可以衡量的。“行,我帮你爷爷,一起收下了。丫头啊,你说说,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啊。”瞿老太太摸着这雕刻的栩栩如生的佛像跟观音像,感叹的说道。

    “呵呵,暂时我也不知道。等我什么知道了,我再告诉奶奶你啊。”陈梦儿笑呵呵的说道。

    “你呀。”瞿老太太满是宠溺的伸手点了点陈梦儿的鼻子,说道。

    陈梦儿,瞿老太太这边,满是温情。

    瞿家这边,气压低到,都能凝成冰了。

    被瞿老爷子一个电话给叫回家的瞿曜涛跟曹飞英,战战兢兢的站在那。

    瞿曜涛是一头的雾水,他在回家的路上,就一直在想,他最近有做什么事情,惹到他家老爷子了。他想了遍,也没想到。他最近挺乖的。

    而当他在家,看到先他一步到家的他老婆曹飞英的时候,他就知道,这问题不是出在他身上,而是出在他老婆身上。

    他想开口问他老婆,你又做什么事情,惹他家老爷子生气了。但是,曹飞英一直没有看向他。

    曹飞英这心里也是惴惴不安,她在猜,是不是她找陈梦儿的事情,被她公公知道了。但是她又觉得不可能,她去找陈梦儿这时事,没人知道。

    她第一个反应就是陈梦儿又跑来告状了。

    “哼。”瞿老爷子一声冷哼,让曹飞英身体打了个颤。“我之前叮嘱过你们什么?你们倒好,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怎么?你们是看我年纪大了,马上就动弹不得了,所以,就可以完全无视我了是吗。”

    “爸,你别动气,我们又做错什么事了,你说,我们改就是了。”瞿曜涛被训的是一头雾水,他知道,肯定是他老婆曹飞英又坐了什么,但是,具体的他却不知道。

    “哼,让你老婆给你说。”瞿老爷子把脸撇到一边,都不想理曹飞英。

    “飞英?”瞿曜涛询问的眼神看着曹飞英。

    曹飞英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没忍住,她抬起头,直直的看向瞿老爷子,说道:“爸,你不能听信梦儿的一面之词,你就定我的罪。”

    曹飞英的话,让瞿老爷子怒极反笑,他锐利的眼神,盯着曹飞英,说道:“你以为是梦儿来我这告的状?我告诉你,梦儿压根就没跟我提起过。不过,你既然都这么说了,我要是不给你一个辩论的机会,也说不过去,你说,我听着。”

    曹飞英可不相信瞿老爷子的话,要不是陈梦儿告的状,那她公公又怎么会知道。

    “我是去找陈梦儿了。但是,要不是她因为私人恩怨,故意的终止”梦“集团公司跟我们的合作,我又怎么会跑去找她。”说起这事。曹飞英这心里就一肚子的火。

    要知道,这个合作案要是完成的话,她可是能拿到一笔数额不算小的提成。

    但是,现在她不止拿不到钱,还被她大哥一顿训。

    “你说梦儿因为私人恩怨,你有什么证据了?飞英,你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人。”瞿老爷子沉着张脸,看着曹飞英说道:“我知道,你们这心里一直对梦儿这丫头,存着排斥的心理,觉得,梦儿是看上了我们瞿家的家产。但是我告诉你们不要以为,所有人都扒着我们瞿家,想从我们瞿家得到好处。实话跟你们说吧,我们瞿家,根本就入不了梦儿的眼。你们以为是梦儿想回瞿家?哼,实际上,是我们死皮赖脸的要认会梦儿。你们心里应该都清楚,梦儿身后的靠山有些谁,说不定,我们瞿家以后还需要靠着梦儿这丫头,才能更上一层楼。”

    说道这,瞿老爷子抬头,看了眼,眼里难掩愤愤不平的三儿媳曹飞英,他在心里叹了口气,他有些后悔,后悔当初开明的让家里的儿子自己挑选老婆这件事了。

    “飞英,你也别为了那个合作案愤愤不平。你自己心里清楚,你们”飞鸿房地产“交给”梦“集团公司的那份报价,有什么猫腻在里面。”瞿老爷子也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就训斥人的人。

    他在叫瞿曜涛,曹飞英夫妻两个回来之前,就已经让他警卫员把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都给调查清楚了。

    曹飞英没想到她公公居然连这事都知道,她的眼神游离着,却是不敢再看向她公公。

    瞿曜涛一直不做声的在旁边听他父亲跟妻子的谈论,“爸,你放心,这事我会处理。”

    “恩,你们夫妻两个的事情,你们处理,我不想再看到这样的事情,在我们瞿家发生。你要知道,有些事情,发生了,被查到了,可能我们瞿家根本就没插手,但是我们瞿家还是被牵连。”瞿老爷子深深的看了曹飞英一眼。

    这曹家真的不是一个好的亲家。

    曹家现在的这个当家人,曹飞英的大哥,曹飞虎,是个危险人物。迟早,曹家就在他手里出事,到时候,只希望,不会让他们瞿家受连累。

    “父亲,我知道了。你放心,这事我会处理好。”瞿曜涛,又怎么会听不懂他夫妻话里的意思。

    “飞英,你明白就去把工作辞了。”从瞿老爷子那出来,瞿曜涛夫妻两个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态度很是坚决的对他老婆曹飞英说道。

    “什么?”曹飞英有些不敢相信她听到的。

    “我说,从明天开始,你就不要去你大哥的公司上班了。你可以像三弟妹一样,在家里呆着,我赚的钱,足够你花了。当然,你要是在家呆着无聊,也可以自己出去开个小公司,或是我给你在机关找个工作。”其实,瞿曜涛早有这个想法。他一直都不赞同让曹飞英去她大哥公司上班。

    他大舅哥打的注意好,说是让他老婆在他公司上班,还给了百分之五的股份,但是,这百分之五的股份可不好拿,在他老婆曹飞英不知道的背后,他们瞿家不知道给他大舅哥收拾过多少次烂摊子。

    “凭什么?我在我哥公司做的挺好的,你凭什么让我放弃。”曹飞英的反应很大。

    “凭什么?凭你要是一直在你大哥的公司呆着,我就一直要帮你大哥擦屁股。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帮你大哥在背后摆平了多少事,而,你又知不知道,你大哥他最近越来越猖狂,越来越过分。他要是再这么下去,我们瞿家都要被他连累。受贿,偷税漏税,这里那一个被查到,都是要进去的。”说完,瞿曜涛觉得心里一阵的疲累。

    “不会的,我大哥他做事很谨慎的,他不会被人抓到小辫子的,他…”曹飞英摇着头,不愿意相信瞿曜涛说的话。

    “不会?哼,你认为你大哥为什么对你这么好?你觉得你大哥为什么会送你百分之五的股份?你以为你大哥是疼你这个妹妹?错,他只是想收买我们瞿家为他卖命。他以为,我们瞿家的眼光就这么短浅,他这百分之五的股份,我们压根就看不上眼。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瞿家为什么会在背后为他摆平他摆不平的事情?”瞿曜涛都不想说话了。“我言尽于此。你不想辞职也可以。从此以后,我们瞿家都不会再掺活你们曹家的事情。”

    说完,瞿曜涛转身就走了。

    留下曹飞英一屁股,跌坐在床上,眼睛无神的看着瞿曜涛离开的方向。

    陈梦儿陪着瞿老太太逛了一整天的街。当然,她们是逛逛停停的,陈梦儿得照顾瞿老太太的身体。

    瞿老太太拉着陈梦儿出来逛街,是想给陈梦儿买衣服的,但是,陈梦儿平日里穿的衣服,都是她亲自设计,然后由高级制衣师,手工缝制而成。

    瞿老太太也是在逛了一圈后,才发现的。这些商场里面卖的衣服,没有一件比得上陈梦儿身上穿的衣服。

    而她们两个逛着,逛着,最后就变成了陈梦儿帮瞿老太太挑衣服,帮她买衣服了。

    陈梦儿的眼光,可以说真的是毒辣,她看中的衣服,一定是最适合瞿老太太的。

    瞿老太太看着陈梦儿手里拎着的大包小包。笑着说道:“丫头啊,这是近几年来,奶奶逛街逛的最开心,最尽心的一次了。唯一的遗憾就是,没给你买到一件衣服。”

    “没什么遗憾的,我的衣服多的我的衣橱都放不下了。奶奶,回头等我有空了,我亲自给你跟爷爷设计几件衣服。”陈梦儿转移话题到,她可不想瞿老太太老是抓着这不放。

    “好。丫头,这可是你说的,可不准忘了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