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章
    b章节名:第五章/b

    瞿曜兵把一沓的纸扔到慕容老太太坐着的沙发前面的茶几上面:“你也别说口说无凭,污蔑你。这些你都拿去看看,看了后,再来跟我说话。”瞿曜兵对慕容老太太是失望透了,他连“妈”都不喊了。

    “啪”的一声,瞿曜兵那一沓证据扔到慕容老太太面前的时候,她的身子微不可见的颤抖了一下,她低垂着眼睛,看了一眼瞿曜兵扔在茶几上面的那沓证据,没有想要伸手去拿的想法。

    慕容老太太脸上带着完美的笑容,抬头看向瞿曜兵跟慕容盈,慢悠悠的开口到:“怎么?这就是瞿家的态度,瞿家的教养?女婿能这么对岳母这么的不尊敬?”慕容老太太左顾右言,她是想岔开话题。

    但是,精明如斯的慕容老太太却是有个脑子里装满了草的儿子,慕容老太太是死也不会伸手去拿瞿曜兵扔在她面前的所谓的证据,她是打定注意,咬牙否认到底。

    但是,慕容老太太一个没注意,坐在她身边的慕容迪,趁着她没注意,伸手一把抓起那一沓的纸,嘴里一边说着:“我倒要看看这里面是些什么证据。”边已经翻看起来。

    等慕容老太太反应过来,要出声阻止的时候,已经是来不及。

    慕容迪抬起头,满眼不敢相信的看向他母亲慕容老太太:“妈,这事不会真是你做的吧?”

    慕容老太太做的那些见不得光,见不得人的事情,都是瞒着她的一双儿女做的。她做的那些个龌龊事,都只有她自己跟她的心腹知道。

    所以,慕容迪看到这上面列出的她母亲这些年所做的一系列的让他都不忍直视的龌龊事,心里很是不敢相信。

    大家也没都看清楚慕容老太太是怎么站起身的,等大家看清楚的时候,慕容老太太已经满脸怒气的,一把抢过她儿子慕容迪手里的那叠纸,然后,慕容老太太就像是发了疯一样的,使劲的把这些纸都给撕了,一边撕,一边对慕容盈吼道:“慕容盈,你真是出息了啊,居然胳膊肘拐带着外人来对付我,我就说,你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慕容迪,慕容琴,慕容盈都被慕容老太太这举动给吓到了。慕容老太太在他们面前,一直都是一副贵妇模样,就是训斥他们,也只是声音大了一点而已。他们还从来没有看到过,慕容太太这么疯狂的一面。

    慕容迪,慕容琴,慕容盈他们是被慕容老太太给吓着了,没有注意到慕容老太太说的话,但是,一直冷眼旁观的瞿曜兵,却是把慕容老太太的话都听进了耳朵里,也听进了心里。他的眼神微微闪了下,然后皱着眉头,看着发疯了一般的慕容老太太,在思考着什么。

    “小小姐,今天瞿曜兵跟慕容盈拿着证据去慕容家了。”周云杰看着这两天没事就扒在陈梦儿怀里不下来的小苹果,皱起了眉头。

    要说,这青帮里面的人,人气最低的是谁,那就要数小苹果莫属了。对于这个喜欢时时粘着他们家小小姐不放的小苹果,可是让青帮里面好多人都咬碎了牙。

    要不是他们看他们家小小姐挺喜欢这个小不点的,他们肯定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收拾这个小不点一顿。

    而对于自家儿子犯了众怒,金敏珠表示她也很无奈,但是,她儿子小归小,那小倔脾气,就是她这个做妈妈的都拿他没有办法。不过,阿彪这个做父亲的,看到他儿子整天粘着他家小小姐,反倒是乐呵呵的,乐见其成。

    他还不犯众怒的笑着打趣道:“哎呀,我家小苹果就是晚生了几年,要是早生几年,说不定还能把小小姐给追到手。”阿彪光想想那场景,就笑的嘴都合不上来。

    但是,他说出这样话的结果,就是被瘦子,胖子,诸葛宇他们拉着进了训练场。当然,这找阿彪练手的对象是瘦子,至于胖子跟诸葛宇两人,则是在场边,一个负责给瘦子呐喊助威,一个负责指导瘦子,怎么出手收拾阿彪,看不出伤口,却是满身疼痛。

    “哦?是吗?”陈梦儿听了倒是来了兴致。

    “是的,听说瞿家已经开始出手收拾慕容家了。现在外面已经传遍了,说瞿家跟慕容家断绝关系了。这慕容老太太听到这个消息后,打电话给她小女儿慕容盈,让她回慕容家。慕容盈是跟瞿曜兵一起回了慕容家,据说瞿曜兵是带着一叠慕容老太太的罪证去的慕容家。”周云杰把青帮情报网交到他手里的信息,一字不落的说给陈梦儿听。

    “那看样子今天慕容家会很热闹呢。”说着,陈梦儿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

    熟知陈梦儿一举一动的周云杰,看着他家小小姐那笑的这么灿烂,知道她对慕容家的事情来了兴趣。所以,提议到:“那小小姐要不要去凑凑热闹?”

    “当然,这种热闹怎么能不去看呢!”陈梦儿没说的是,她可是最直接的受害者,要收拾主谋,她这个受害者怎么能不到场呢?

    其实,陈梦儿还是比较喜欢自己亲手收拾,害她的人。“走吧,我想我们现在赶过去,应该还能看到最最精彩的一幕。”说着,陈梦儿一把把坐在她腿上的小苹果给抱到了地上。“小苹果,姐姐有事情要做。你先去找你妈妈。”

    “不嘛,不嘛,我就要跟着姐姐。”小苹果扭着身子,撅着小嘴,抗议道。

    “小苹果最乖了,等姐姐回来,给你带好吃的。”说着,陈梦儿看小苹果要变本加厉的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她马上板起脸,“小苹果要是不听话的话,那姐姐以后都不喜欢你了,也不跟你好了,不给你带好吃的了。”

    要说,小苹果最怕谁,除了陈梦儿,就别有别人了,只要陈梦儿板起脸,小苹果马上就不撒野了。

    这不,小苹果一看到陈梦儿板起脸,他这马上直起他那马上要贴到地上的小屁股,也停止了哭喊,一脸乖巧的看着陈梦儿:“姐姐,小苹果乖乖。姐姐带好吃的。”

    “好。”

    得到陈梦儿肯定的回答,小苹果这次心满意足的扭着自己的胖胖的身体,去找他妈妈去了、

    “我们走吧。”陈梦儿在看到小苹果找到他妈妈金敏珠后,才带着周云杰,出发去慕容家。

    陈梦儿带着周云杰,坐着青帮的车一路畅通无阻的直接开到了慕容家的大门口。

    “小小姐,到了。”周云杰下车,给陈梦儿开车门。

    “啧啧,这慕容家还没倒呢,这守门的就走了,看样子,这慕容家真不怎么样。”陈梦儿下车,边打量着周围的景色,边啧啧称奇。

    “慕容老太太从来都不是好相与的主,外面不知道有多少就等着慕容家倒了,他们好跟着来踩一脚。”因为陈梦儿跟慕容家的关系,青帮的情报网,早就把慕容家里里外外调查了个遍,估计连慕容家里没有几个老鼠洞,都查的清清楚楚。

    “这个社会本来就是这样,捧高踩低。但是慕容家的人做人还真是失败,走吧,进去看看,这出戏演到哪里了。”

    陈梦儿带着周云杰还没走进大门,就听到回过神来的慕容迪,不满的指责他母亲慕容老太太:“妈,你疯啦,你怎么能这么做。”慕容迪虽然是京城有名的纨绔子弟,他对家族企业里面的事情也是一知半解的,但是,他心里却是门清。他在外面能横行霸道,还不是大家看在瞿家的面子上,看在他们慕容家是瞿家的亲家。

    他们慕容家要是真的把瞿家给得罪死了,这后果,他用小脑想想,都知道。

    “你给我闭嘴。慕容迪,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慕容老太太呵斥到。她从来没有像现在后悔,一直这么宠着她这个唯一的儿子,把他宠成这样。

    “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的女儿也是你的外孙女啊,你怎么就下得了这个手。”慕容盈从得到消息开始,一直都不敢相信,她丈夫说的话,但是,这证据却是摆在她的面前,让她不得不相信。

    慕容盈忍不住哭着质问慕容老太太。

    慕容老太太却是冷眼看着慕容盈的眼泪,一点怜惜都没有。瞿曜兵走过去,把泪流不止的慕容盈给搂进了怀里。

    “我做什么,你还没这个资格来质问我。”慕容老太太冷冰冰的话语,砸到慕容盈的心上。她抬起头,满是不敢相信的看向她的母亲。

    “哦?我倒是不知道,你把人家女儿给抱走了,人家只是来问问,都没这个资格。那我想问问,谁有这个资格?还是说,我有资格?”陈梦儿双手背在身后,慢悠悠的走进来。

    “青帮的小小姐?”一直没有说话的慕容琴,看到突然出现的陈梦儿,惊讶的喊道。

    “梦儿。”瞿曜兵看到陈梦儿,满是惊喜。陈梦儿听到瞿曜兵喊她,她转头看了他一眼。陈梦儿的五官比较的敏感,所以,她能感觉到,她这个亲生父亲,是真心的疼爱她,想认她回去。

    也正是因为这样,陈梦儿才会耐心性子,给他们瞿家机会。不然的话,陈梦儿才管她什么亲生父母,她现在的父母虽然跟她没有血缘关系,但是疼她胜过亲生的。

    瞿曜兵想开口问陈梦儿怎么来了,但是陈梦儿对他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后,他就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他不知道自己这个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女儿要做什么,但是,他是无条件的支持她。

    慕容盈看到陈梦儿,这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往下掉。从第一次看到陈梦儿的时候,慕容盈心里就会不自觉的想亲近这个女孩。但是,那时360杀毒候她的侄女,一直在她耳边说陈梦儿坏话,让她帮她去收拾陈梦儿。慕容盈没有听她侄女的话,去找陈梦儿的麻烦,但是却也是故意拉开了跟陈梦儿的距离。

    所以,慕容盈在知道陈梦儿就是她的亲生女儿后,她早就悔恨不已,她为什么要听她侄女的话,要疏远陈梦儿。慕容盈不止一次的想,当时她要是没听她侄女的话,跟着自己的心走,她现在跟陈梦儿的关系,是不是会近点。

    本来,陈梦儿对于慕容盈她这个亲生妈妈没什么感觉,可以说,她虽然一早就知道慕容盈是她的亲生母亲,但是,陈梦儿从来没想过,会有那么一天,她喊慕容盈妈妈。但是,现在慕容盈这么眼泪婆娑的看着她,却是让陈梦儿心生不忍。

    陈梦儿忍不住在心里想着,这难道就是所谓的血缘?

    慕容老太太看到走进来的陈梦儿,先是楞了一下,随即,她就端起了她慕容家当家人的姿态,对陈梦儿说道:“不好意思,我们慕容家今天不方便招待客人,请你回去吧,回头我会亲自上门来赔礼道歉。”

    “慕容老太太,你可错了,我今天可不是上门来做客的,所以,我也不是你的客人。”陈梦儿走进来,环视一圈后,很是不客气的在慕容老太太的对面坐下。

    整个屋子里,除了慕容老太太,其余人都站着。而陈梦儿一进来,就不客气的径自坐了下来。

    慕容老太太看到陈梦儿的举动,很是不高兴的皱了下眉头。但是,她碍于陈梦儿的身份,到底是没敢出声训斥。

    “青帮的小小姐不是来我慕容家做客,那是来我们慕容家干什么的?”慕容老太太有些摸不清陈梦儿来的目的,她知道青帮是不会随意的插手别人家的家事。

    想到这,倒是让她心里稍微放心了一点。

    “我是来这跟慕容老太太讨要一个答案的。”陈梦儿笑的很无害的说道。

    “哦?什么答案?”慕容老太太更是摸不着头脑了。话说他们慕容家跟青帮,跟青帮的这个小小姐没什么交集啊。

    “就是想问问慕容老太太,为什么会那么狠心,让人抱走自己刚满月的外孙女?而且,不止是让人把你外孙女抱走这么简单,居然还让人把你那个未满月的外孙女毁尸灭迹?”陈梦儿一副在跟你闲话家常的表情,但是,她说出来的话,却是让慕容老太太变了脸色。

    “青帮的小小姐,你是什么意思?这是我们慕容家的家事。你们青帮不是一向不过问人家家事的吗?”慕容老太太板起了脸,之前装出来的慈爱的表情,也维持不住了。

    “是,我们青帮一向不关心别人家的家事。”陈梦儿故意加重了“别人家”这三个字上面。“但是,要是关系我自己的呢?”

    “你这话什么意思?”慕容老太太抬头,看向陈梦儿,不知道为什么,她这仔细看陈梦儿,却是让她越看越心惊。心里那不好的预感,又一次袭了上来。

    “我倒是想回答你字面上的意思。但是呢,我这个人的耐心有限,也不跟你卖关子了。慕容老太太,你好奇,当年你让人抱走,杀了的你的外孙女现在在哪里?你不会真的以为你那个可怜的外孙女已经上了天堂吧?”陈梦儿看着慕容老太太,越发的笑的灿烂。

    陈梦儿的灿烂的笑容,让慕容老太太觉得背脊一阵一阵的发凉。“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到现在,慕容老太太还硬撑着,死咬着不承认。

    “看样子,慕容老太太是打算硬撑到底了。但是,你觉得你死咬着不承认就可以了吗?”陈梦儿鄙视的看着慕容老太太:“慕容老太太你这些年午夜梦醒,难道不会想起你那个外孙女哭着来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她?你难道心里不愧疚?啧啧,看样子是没有了,没想到,慕容老太太你的心真够硬的。不过,也是,那又不是你的亲外孙女,跟你又没有一点血缘关系,是吧?”

    陈梦儿这话一出,慕容老太太的冷静的外表就维持不止了,她瞪着双眼,看着陈梦儿,声音尖锐的说道:“你在这胡说什么?”

    “我在胡说什么。慕容老太太你自己心里清楚。”陈梦儿抬眼凉凉的看了慕容老太太一眼。“慕容老太太,有句话说的好,纸终究包不住火的。还有句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些话,我想慕容老太太应该比我这个小孩子更能理解其中的意思。”

    慕容迪,慕容盈听的迷迷糊糊,这慕容琴跟瞿曜兵却是心惊。

    瞿曜兵忍不住想起之前他岳母说的那句话“养不熟的白眼狼”,再联合陈梦儿说的话,他的心里升出一个想法,一个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想法。

    慕容琴是慕容老太太的大女儿,她对她小时候的事情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但是,有些事情虽然忘记了,但是还是会有些模糊的印子在,这会,她听了陈梦儿的话,跟看到她母亲的反应,她有个猜测在她心里生根发芽。

    慕容老太太的脸色难看的紧,她看着陈梦儿的眼神像是沾了毒药的银针,射向陈梦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