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b章节名:第二百二十六章/b

    瞿曜兵每次只要看到有汽车驶入,他的眼睛都会随之一亮。但是,当他看清楚来人的时候,眼神又一下子暗淡了下来。瞿曜兵今天晚上的反常,他老婆慕容盈早就注意到了,要不是她身边有她的那些好姐妹在,她暂时脱不了身,她早就过去问了。

    不过,慕容盈就是在跟她的小姐妹讲话的时候,眼神都会时不时的落在她老公瞿曜兵的身上。

    这里不止瞿家人在等着陈梦儿的到来,宇文靖也等着陈梦儿的到来,他早就从陈梦儿的口中得知,她会来参加慕容家的晚宴,为此,宇文靖这次才会这么好说话,他爷爷稍微一嗦就点头了。不然宇文靖宁愿多听他爷爷多嗦一会,他也不要来这种无聊的地方。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离瞿家生日宴开始的时间越来越近。瞿家嫡系的几个男的,都显得有些焦躁,这别人不知道,瞿家的女人却是看的清楚。她们心里都纳闷,她们自家的男人今天怎么了?

    “老首长,时间到了。你看?”警卫员吴叔他是心知肚明,老首长大张旗鼓的举行这个生日宴是为了什么。而现在,主人公却是还没到场。他是在心底为他自己狠狠的抹了把冷汗,才过来的。

    “什么时间到了,我看是你的表出了问题,你。”瞿老爷子虽然是在跟宇文侯他们寒暄,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根本就不再上面。他的眼神时不时的都会瞟向宴会的入口处。瞿老爷子刚想对着他的警卫员吴叔发飙,但是,他这话还没吼出来,就看到他心心念念的那张脸,这心里再大的火气,瞬间都熄灭了。“恩,时间到了,宣布开始吧。”

    瞿老爷子这三百六十度大转变的态度,弄的在场的宾客着实摸不着头脑。

    而离瞿老爷子最近的宇文侯,看到瞿老爷子这比翻书变的还快的脸,他挑了挑眉头,他顺着瞿老爷子的眼神看去,看到穿着一袭粉色长裙,漂亮的不像话的陈梦儿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看向站在他身边的他的外孙宇文靖,他就说,这次这小子怎么这么好说话,他一开口,也只是皱了下眉头,就答应了,原来。是因为梦儿这丫头会来啊,

    “好你个小子,原来是知道梦儿丫头会来啊,不过你小子也太不厚道了,既然知道梦儿丫头会来,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宇文老爷子说着,就先宇文靖一步,朝陈梦儿迎了上去。

    不过宇文老爷子还是慢了一步,瞿曜兵已经先他一步,朝着陈梦儿迎了上去。瞿曜兵脸上虽然没有太多,但是跟瞿曜兵熟悉的人都知道,瞿曜兵现在的心里是有多么的不轻易外漏的丈夫,露出这样表情的女孩是谁。

    而宴会厅内,不止慕容盈她们这些贵妇在背地里谈论着陈梦儿,就是那些个千金大小姐,也都带着羡慕,嫉妒的语气,在那谈论着陈梦儿。

    “这谁啊,穿的这么破,就来参加瞿家的宴会,也不怕被瞿家的人给直接扔出去。”一个穿着大红色礼服,带着浓艳的装的女孩,哦,不,现在看着可不像是是女孩,完全是一个有了些年纪的女人的样子。

    “袁媛,你啊就不要五十步笑一百步了。”一头披肩长发,妆容精致的女孩,很是看不起的瞥了刚才说话的那个袁媛一眼后,看着陈梦儿的方向说道:“她是穿的很寒碜,但是比起你袁媛的打扮,还是好上不少。不过,这里是什么地方,哪里是她那种梦想着飞上枝头当凤凰的乌雅可以来的。”

    这个女孩的话,要是被陈梦儿听到的话,陈梦儿肯定会不客气的给对方一个白眼。笑话,她陈梦儿什么时候要飞上枝头当凤凰了。她陈梦儿永远都是女王的存在。还把她给扔出去,她没让人把她们丢出去就算是不错的了。

    一个小小的声音,却在这个时候冒出来。“不过,她长的真的好漂亮。我看到谨明哥哥他们的眼睛都亮了。”那个小小的声音一落下,这堆千金大小姐的眼神先是看向旁边那几个或坐,或站着的介于男人跟男孩的,一看就出生名门的少爷。

    当她们看清楚他们眼里的惊艳跟没有来得及掩去的爱慕跟心动的时候,这堆世家小姐火了,心里的那嫉妒的火苗一下子被点燃了。要说,她们刚才只是对陈梦儿太过耀眼的外貌的不满,跟陈梦儿跟她们身份上差异的鄙视外,现在,她们是赤裸裸的嫉妒,恨。

    因为,陈梦儿她抢走了她们新上人的注意力,甚至是心。

    “还真是个狐狸精,就知道勾引男人。”一个长的娇俏可爱,但是说出的话的那咬牙切齿的样子,却是深深破坏了她的外貌。“哼,看我把这副皮相给撕了,看她再怎么用这样貌来勾引男人。”这个长相可爱的女孩,想到她谨明哥哥那眼底闪过的惊艳跟爱慕,她的心里的嫉妒就像是生了根的藤蔓一样,开始蔓延开来。

    要不是她的理智还在,知道现在她所在的场合,由不得她撒野,她早就上去扯着陈梦儿的头发给车出去了。

    而陈梦儿是不知道,她的一出场,就惹的周围的人看她不顺眼,把她视作眼中钉了。不过,陈梦儿就是知道,估计也是一个眼神都吝啬的不会给他们。

    就在众人对陈梦儿的身份,长相议论纷纷,更对瞿家最小的儿子瞿曜兵对待陈梦儿的态度猜测不断的时候,早在看清楚陈梦儿面容后,就一脸震惊的看着陈梦儿,任由瞿老爷子怎么叫,都没有反应的瞿老太太。

    在瞿老爷子急的满头大汗,就要让人喊医生的时候,瞿老太太有了反应。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陈梦儿,然后她朝着陈梦儿迈开步子,嘴里小声的说着:“岚儿,岚儿。”

    “老婆子,”瞿老爷子担心的,赶紧跟上瞿老爷子的步子。

    瞿老太太往她这边走来,陈梦儿的余光都看在眼里。她心里明白。她跟瞿家这一世也是摆脱不了关系。只是,她没想到,她会换一个身份回来。

    就在陈梦儿愣神的间隙,她已经被瞿老太太给拉住了手。“岚儿,岚儿,你回来啦,我就知道你这丫头舍不得丢下娘的。”说着,瞿老太太的眼泪夺眶而出。瞿老太太的眼泪落在陈梦儿被瞿老太太拉着的手上,烫的陈梦儿不自觉的缩了一下手。

    “瞿老太太,你大概认错人了,我不止什么岚儿,我叫陈梦儿。”陈梦儿看着眼前这个老人家掉眼泪,她这心里也不好过。也许是这一世,她的老人缘很好,周围真心对她好的老人家太多,她的心,也在面对老人家的时候,不自觉的软了。

    瞿老太太拉着陈梦儿掉眼泪的举动,惹的厅内的人更是好奇的不得了。他们因为听不到瞿老太太说了什么,他们心里的好奇更是全部都被调动了起来。

    “不,我不会认错的,你就是我的岚儿,我的岚儿就是长这样。”瞿老太太紧紧的拉着陈梦儿的手不放。而陈梦儿不敢有大动作,怕她一不小心就伤了瞿老太太,

    在瞿老太太的手握住陈梦儿的手的时候,陈梦儿的那个变异大脑就已经自动把瞿老太太现在的身体情况给显示出来了。所以,陈梦儿对瞿老太太现在的身体情况一清二楚。她知道,现在的瞿老太太身体很虚弱,可以说经不起一丁点的打击。

    而要是换了别人,陈梦儿可能还会做到不管不顾,但是对于瞿老太太,这个前世给过她一点温暖的老太太,陈梦儿还是做不到那么的狠心。

    “老婆子,你先别,你居然瞒着我。”说着,瞿老太太很不客气的在瞿老爷子的腰部狠狠狠的捏了一下。痛的瞿老爷子龇牙咧嘴的,就是不敢喊出声来。“我百分之九十确定她就是我们丢了十几年的小孙女。”瞿老太太跟瞿老爷子嘀嘀咕咕的说完后,她又拉起陈梦儿手,对陈梦儿说道:“小丫头,对不起啊,刚才被我吓着了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