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b章节名:第一百六十八章/b

    陈平,刘娟对于刘老的青帮是做什么的,他们不清楚,但是他们知道刘老是干大事的人,这资产肯定也不少。

    他们两个对于刘老把手里的资产都交给陈梦儿,心里很是诚惶诚恐。

    等陈梦儿给青帮的上层管理组开完会后出来,就被她爸妈给拉进了她的房间。其实这上层管理者,也就是诸葛宇他们四个人,“梦儿,刘老真的把他的产业交给你了?”陈平开口直奔主题。

    “恩,爷爷这不都在我生日宴上面跟大家宣布了嘛。”陈梦儿一说起这事,就是满心的不愿意啊,她是想要一个属于她自己的商业王国,一个她自己亲手创建出来的。而不是从别人手里接手过来的。

    更何况,她爷爷刘老交给她的,可不只是青帮这个大帮派,还有烂摊子刘家呢。

    “梦儿,这个太贵重了,咱们不能要,妈妈都打听过了,你爷爷他不是没有亲人,这些咱们还是还给你爷爷,让他的亲人接手吧。”虽然刘娟已经不是之前的在乡下务农的农妇了。她现在也算是个女强人。但是她朴实的内心却还是没有变。

    “梦儿,你妈妈说的对。”陈平也赞同的说道。

    陈梦儿很是郁闷,在别人看来,她陈梦儿是讨了个大便宜,得了这么一大份资产。是他们奋斗一辈子都赚不到的。但,实际却是不是这么一回事。“爸妈,你们别担心,这事啊,可不是我占了便宜呢。就我爷爷手里那一堆烂摊子,我还稀罕呢。要不是老爷子他耍了心机,我才不想接手呢。”

    “烂摊子?”陈平,刘娟夫妻两个面面相视。他们看刘老宣布时候,在场所有人的反应,可不像是烂摊子啊。

    “不然嘞,所以啊,爸爸妈妈,你们不要心里有压力,我这可是被我爷爷赶鸭子上架,我没去找他说话就不错了。”陈梦儿一脸的愤慨。

    陈平,刘娟夫妻两个一点都不怀疑他们女儿说的话。而他们夫妻两个,也正是因为陈梦儿的话,而放下了心。陈平还叮嘱陈梦儿:“梦儿啊,虽然你是被你爷爷赶鸭子上架。但是,你也要尽你最大的努力,帮你爷爷收拾好这些烂摊子,这些年,你爷爷对你的好,我们都看在眼里。”

    “爸爸,知道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既然我当时没能拒绝,接手下了这个摊子,我就不会让我爷爷失望的。”陈梦儿保证到。

    宇文侯他们这些老爷子,难得离开京城,到s市来。所以,陈梦儿的生日宴后,这些老爷子没有一个人回去的,一个个都赖在了刘老这个药房后面的院子里。

    这些老爷子一点都不跟刘老客气,他们当天晚上,就带着帮他们提着行李的警卫员,自个儿找了间客房就住下了,也好在刘老这个院子大,房间多,平日里李妈他们经常打扫。不然的话,陈梦儿觉得,这些老爷子肯定会不客气的跟刘老抢房间。

    这些老爷子一副要久待的架势,让刘老是黑下了脸,他是早就看出来,这些老的,一个个的都没安好心。不止是老的,就是小的,也没安好心。刘老狠狠的瞪了一眼,坐在他对面,看着徐老爷子下棋的宇文靖。

    宇文靖被刘老这高压的眼神盯的有些不自在,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是哪里惹到刘老了,让刘老看他这么的不顺眼。

    “各位爷爷,你们下棋,我去找梦儿了。”宇文靖最终在刘老的高压的眼神下,败下北来。

    刘老一听宇文靖要去找他孙女,顿时不干了,这宇文小子本来就对他孙女居心不良。这他早就看出来了,而这次,宇文小子更是不远万里赶回来,就为了给他孙女过生日。更是让刘老确定,宇文靖这小子居心不良。

    宇文靖的动作很快,他在刘老要出声阻止的时候,就已经走出了前厅,留给刘老的只是一个衣角,气的刘老差点把手里的棋子给扔了。

    “刘柏林,你发什么呆,轮到你了。”徐老爷子催促到。

    刘老这才没把手里的棋子给扔出去。刘老想也没想就把手里的棋子给放到了棋盘上。

    “哈哈,刘柏林啊,你输了。”徐老爷子看着棋盘,一脸兴奋的说道。

    而其余老爷子听到徐老爷子的话后,一个个都凑了过来。他们可是从来都没赢过刘老,所以这会听到徐老爷子说赢了刘老,这些老爷子怎么能不的脸,一下子生动了起来,眼睛也一下子亮了起来。

    “宇文哥哥,你找我有什么事吗?”陈梦儿听到宇文靖来找她,这话就脱口而出,

    宇文靖有些委屈的看着陈梦儿:“难道我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陈梦儿一看到宇文靖脸上露出的委屈的表情,就有些慌张。她又是摇头,又是摇手的否认道。宇文靖对陈梦儿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宇文靖在陈梦儿心中的存在一直都是很特殊的,谁让宇文靖是陈梦儿前世暗恋到死的人。

    “不是就好,我这是来找你,让你带我出去逛逛的,你也知道,我一直在国外,对于国内,我是两眼一抹黑。”宇文靖收起委屈的表情,走到陈梦儿的面前,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陈梦儿的头发。

    陈梦儿不算矮的个头,在宇文靖一米七八左右的个头面前,是矮了一大截,这让需要仰着头,跟宇文靖说话的陈梦儿,很是不爽。

    “好,出去逛逛这事就包在我的身上,不过,现在我得去找我爷爷。”陈梦儿可是没忘记,她是来干什么的。

    “好,我陪你一起进去吧。刘爷爷他们正在里面下棋呢。”宇文靖说着,很自然的牵起陈梦儿的手,

    而突然被宇文靖拉住小手的陈梦儿,感受到比她大许多的手掌传递过来的暖暖的,心不自主的“嘭嘭”直跳。陈梦儿都忘记了挣扎,就由宇文靖牵着手,往前厅走去。

    宇文靖在牵起陈梦儿的小手的时候,可不像他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镇定,这么的自然,他心里紧张的很,他这心跳也一下子加快了不少。他是花了好大的功夫,才控制住自己的手,不让他因为他的紧张,而发抖。

    这一路上,宇文靖跟陈梦儿两人谁都没有说话,一个是沉浸在她自己的思绪中,还没回过神来。而另一个,心里是满满的幸福。他虽然大着胆子牵起了陈梦儿的手,但是,他害羞的不敢转头看陈梦儿。

    宇文靖跟陈梦儿就这样,手牵着手,走进前厅的大门。他们听到里面这欢腾的声音,都被吓了一小跳,两人下意识的相互看了对方一眼。他们都奇怪,这些平日里稳重的很的老爷子,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呀,宇文靖你这臭小子,干嘛拉着我家梦儿的手,你给我放开。”本来还在那跟徐老爷子争论,要悔棋的刘老,抬头一看到站在门口的宇文靖拉着陈梦儿的小手,顿时把这下棋的事给抛到脑后,站起来,就要冲过来,拉开宇文靖拉着陈梦儿的小手。

    而宇文侯听了刘老的话,抬头看到他孙子跟陈梦儿站在一起的养眼的一幕,顿时乐了。他一把拉住要冲过去的刘老,边赞赏的对他孙子宇文靖说道:“小子,好样的,你比你爹强多了。到底是我们宇文家的种。”

    “宇文侯,你给我放手,你要是再拉着我,我就不客气了。”刘老警告道。

    “嘿,我还就拉着不放了怎么的吧,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对我不客气,是对打还是怎么样,只要你说,我今天就奉陪到底。”宇文侯一听刘老的话,倒是来了兴致,他可是有好长时间没跟人好好的打一架了。他早就手痒的很。

    “想打架啊,那就来啊,你等会被我打趴下,可不要哭啊。”刘老也被宇文侯况是不会拦着。但是,宇文侯这情况比较特殊,陈梦儿这次第一眼看到宇文侯的时候,就发现他身体情况不怎么好,他现在的身体情况,根本不适合做剧烈的运动,这架就更别说了。

    陈梦儿只得出声阻止到:“各位爷爷,你们想打架的话,改天吧,今天我得找我爷爷算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