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762章 陈志远
    老夏这么大年纪的人了,估计下面那话一辈子都不可能硬起来了,但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小白。

    “看什么看,你这老不死的,有我在这,谁都不能欺负小西瓜!”还像是小时候一样,小白说的话异常霸道。

    可是小武听见小白这话,站不住了,身子一动,冲着小白就扑了过来,虽然我在愣神,可小白对我来说,那可是比我命金贵多的存在,一把扯着她往后。

    旁边的傻子反应不慢,直接过来拦那小武。

    刚才看小武踹袁羽的时候,虽然感觉小武确实有两下子,可没想到傻子跟小武对轰了一拳,傻子直接被小武给干的退了一大步。

    二哥见状,赶紧跟了上去,可跟傻子差不多的状态,也被那小武一下逼了回来,我当时就操了,这小武究竟该有多厉害!

    我赶紧在身上掏枪,可小武一下就到了我跟前,完了!我心里暗叫一声不好!

    可是我身后的那小白,似乎是一点都不在乎,哼了一声。

    那小武的手伸着就往我脖子抓去,我忽然感觉一阵阴冷,然后就跟变戏法一样,那骤然在我瞳孔放大的人影,跳到了后面去,一脸阴郁的看着我。

    不对,应该是,看着我面前的人。

    跟小白一样,也穿着一身白衣,不过小白穿的是圣洁,这人穿的就像是丧服一样,整个都阴气森森,配上他那宽大看不见脚的裤子,让人忍不住的以为见鬼了。

    我怎么都不可能想到现在挡在我面前的人会是他,阿白,是那袍哥金重身边的高手!

    这他妈的到底是哪出跟哪出!

    “我说过,只要是我在这,绝对不会有人能伤到小西瓜的,就算是我转身弄鬼,也不会让你们伤到他的!”风骚无比的小白,说这话的时候,霸道无比。

    我听她这话,突然就知道了当时我跟夏雨诗在那个农户中遇见有人追击,是一个鬼救了我们,感情那就是小白闹的。

    老夏眯着眼看着我们面前的阿白,回头看了一下暖男,一句话都没说。

    暖男看了老夏这眼神,冷汗涔涔。

    “夏叔,好久不见了啊。”突然间,老夏听见这话,身子骤然僵住了,除了老夏之外,僵硬住的,还有一旁的老高跟花乡婆婆,我不知道为什么,听见这话,莫名的心跳加速起来。

    这是一男声,低沉,有磁性,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感觉这声音跟自己的很像。

    身后传来脚步声,转头。

    我的眼一下就直了,是她!居然是她!

    这一个都被我遗忘到了记忆角落里,我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想起的人,又出现在我眼前!而且,似乎是这人不能称是她了,是他!

    这人可能大家还有印象,当年我才进监狱,遇见暴乱的时候,曾经见到过,那蒙的严严实实的,像是木乃伊一样的巫婆!

    他怎么出来的,我操……他又是怎么上来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你……是你!”淡定如老夏,听了这话后,忍不住的哆嗦了起来。

    “陈,陈志远!!!!”老高像是见鬼一样的尖叫了一声,这声音,直接把我的心给撕开。

    像是被踩中了尾巴的猴子一样,我腾的一下直接跳了起来,然后自己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知道,这一刻,我的大脑是如此空白。

    就像是你高考听别人说你考了600多分,但是你自己不敢去看自己成绩单时候的想法一样。

    “呵呵,高源,好久不见。”巫婆笑了一下,说。

    他手往自己头上一摸,那罩的严严实实的盖头一样的东西,慢慢的就被他给揭了下来。

    我想就算是自己这一辈子给媳妇揭盖头,都不会有这么焦急慌乱的感受。

    罩头褪下,一张因为久不见阳光惨白的脸出现在我们面前,跟阿白的脸有的一拼,几乎是能看见血管啊,我突然感觉到一阵恍惚,就像是照镜子时候看见镜子中的自己一样。

    这眼睛鼻子,简直就跟我一模一样,除了他鬓角白了,额头上多了一些皱纹之外,我真的感觉自己在照镜子。

    “像啊,实在是太像了……”这人看着我,喃喃自语。

    “你……你……”我你了很久,到底是没说出话来。

    “你什么你,叫爹!”他豪气的冲我说。

    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听见这种话,别扭的很。

    “怂货!”看见我没说话,陈志远直接来了一句。

    “怎么了,夏叔,看见我不是太高兴啊?”陈志远说。

    老夏现在手在剧烈抖着,而且是越来越厉害,他嘴里喃喃自语说:“不可能,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陈志远哈哈一笑,说:“怎么就不可能,你隐忍了二十年,想的就是这一刻,我跟你差不多,我也是为了这一刻,你会诈病,难道,我就不会诈死么!”

    怪不得他们说陈志远身上有股特别的气质,我是对世界比较悲观的人,但这隐忍了二十多年的陈志远,居然一点都没有怨气的样子。

    “你在哪了?这不可能,我当年明明是亲自验过伤的,你是被枪毙的,不可能,这不可能!”到现在,老夏还不敢相信啊陈志远活脱脱的站在他的面前。

    “哈哈,我在哪,我就在眼皮子底下,我还能去哪,当年我们也算是忘年之交对吧,我真没想到,都最后捅我刀子的居然会是你,万幸,我陈志远命硬啊,这连阎王爷都不收啊,更让我想不到的是,20多年了,你这头发都白了,可还是不想放过我们陈家啊!”陈志远说。

    “你,居然藏在了女监狱里面?”老夏一脸狐疑的问。

    陈志远哈哈一笑,说:“藏在哪,确实没有必要说了,咱们,现在就算算老账吧?”

    “嘿……嘿嘿……”老夏先是小声的笑着,后来声音大了起来,有点疯。

    “陈志远啊,好一个陈志远,厉害,实在是太厉害了,古有勾践卧薪尝胆,想不到你居然能在那女监狱里面熬了二十多年,够给我面子了,实在是太够给我面子了,我真想不到,这20年你是怎么过来的,都没有被自己逼疯吗?厉害!想来我在算计陈凯的时候,你也在利用陈凯算计我吧!那你就不怕,我发现了,期间就把陈凯给杀了?”老夏说。

    “嘿,彼此彼此,我们陈家没有孬种,要是他死了,那是自己没本事,怨不得别人,再说了,我这件事,陈凯是一点都不知道的,现在看来,他除了脑子有点笨之外,像是我们老陈家的种!”陈志远说。

    “呵呵,你们陈家的种,厉害,厉害啊,只是不知道,你们今天这豪气的老陈家的种,今天到底是该怎么离开呢?”老夏拍了拍手。

    在老夏身后的暖男往后看去,可是过了好一会,外面还是没有动静。

    老夏又回头看了一眼暖男,暖男现在不淡定了,直接往门口走去,可是刚到了门口,他就退了回来。

    “夏叔,你是真的傻了么,看来是脑子不够用了,你现在既然在这里看见了我,你以为,你的那些手段,我就没想到?你是找他们吗?”陈志远说。

    他刚说完,咚的一声,门口进来那像是小山一样的男人把手里的东西扔了出来啊,那物事圆滚滚,在地上滚了一段距离,直接到了老夏的脚下。

    是个人头,一个死了都没有闭眼的人头,脖颈上的血迹还没有干,在地上拖了一道红迹。

    老夏突然像是老了十几岁一样,嘴唇动了动,没能说出话来。

    赵志,地上的那人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