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692章 段红鲤投靠青竹
    听见这话,我心里一惊,这是大长腿的声音,我是不想让大长腿跟詹白见面的,我不想让这些人知道大长腿是我的软肋啊,虽然这些人应该都知道了。

    我冲着詹白微微一笑,说:“我出看看,你先在这等着。”

    我本想把段红鲤给拦在外面,可是还没离开餐桌,大长腿就冲了进来,脸色不好的看着我。

    我说了声:“小茹姐,你怎么过来了,我这跟朋友谈生意呢,你先出去下,待会的时候,我在过去找你行不行?”

    “小陈凯,我问你,你是不是真的想让绑了左男男,不想放了她?”大长腿在这边就像是钻进了死牛角尖一样,愤怒的冲我问道。

    似乎是听见了大长腿的声音,左男男的眼皮抬了一下,看了一眼大长腿,不过仅仅是看了一眼,后来那眼皮重新耷拉了下来,不闻不问的。

    大长腿本来就是挺感性的一个女人,心疼左男男,现在看见我都折磨的左男男没了精神,眼里那跟母爱一样的情愫都要满溢出来,又冲我吼了一声,说:“陈凯,我问你呢!”

    我看着大长腿,说:“小茹姐,这事你就别管了,我心里有数。”

    我说的这话已经够模棱两可了,可是大长腿不是段红鲤,更不是夏雨诗,不能从这只言片语中明白更多的事,心地善良的她,现在就一门心思的想要问我,我是不是真的想要把这个至少是在她眼里就是一个孩子的左男男给绑架,然后还有下一步动作。

    大长腿弯先身子,帮着左男男擦了一下脸,然后轻声说了句:“小妹妹,没事的,你放心,小陈凯就是跟你闹着玩的,这就放你走了,你放心,走,我现在就带你走。”

    大长腿本来是好意,想要把左男男给带走,可是刚才还像是木偶一样的左男男,身子突然暴动了一下,猛的推了一下大长腿,嘴里低吼了一声:“谁要你的假惺惺!”

    大长腿这下被左男男一下子推倒在地上,抽手的时候,左男男的那手还差点打到大长腿的眼睛,我看见这一幕,冲着左男男就是一脚,把她踹在一边,然后赶紧过去扶大长腿。

    倒在地上的大长腿一看我居然把左男男给踹在了地上,推了我一把,然后想要过去拉左男男,我们三个在地上就像是小丑一样,被周围的人盯着看。

    “唐茹!左麟可是害死陈志远的凶手!”我看见大长腿还想要拉左男男,大声的喊了这么一句,果然,我刚喊出这一句,大长腿身子就怔住了,她知道陈志远对我来说是什么概念。

    过了一小会,大长腿扭过头来,说:“小陈凯,这,你是听谁说的?”

    我说:“听谁说,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已经找到了一些证据,证明这件事是真的,如果当年陈志远是左麟害的,那你还记得当时我们想要救出左麟来吗,那是他故意安排的,他明知道自己要死的时候下,故意弄这么一出,想要让我帮他卖命!他把我当成一个傻逼来戏耍!”

    听见我这么一说,大长腿脸上表情立马就软了下来,她说:“陈凯,这,左男男还是一个孩子,就算是真的那件事跟左麟有关系,这也不能迁怒别人啊。”

    “算是我求你了,小陈凯,你放了左男男行不行?”她真的个眼圈发红的瞧着我,我本来就受不了他这眼神,差点脱口就说声行了,可是最后我还是忍住了,摇了摇头,说:“小茹姐,我是一个男人,这是原则问题。”

    听见我这么一说,大长腿脸色一白,慢慢的站起来,轻轻的晃着脑袋,眼睛里面满满都是失望,小声的说着:“陈凯,我真是错看了你,我真的错看了你……&ot;

    说完这句话,大长腿转身就跑。

    我怕大长腿出了什么事,赶紧让傻子追了出去。

    我看见地上那直勾勾看着我的左男男心里很烦,让人把她带下去,这时候詹白站起来,冲我苦笑了一声,说:“本来是想跟你好好喝酒的,可是,你还是赶紧过去安慰安慰吧,我就不打扰了,咱们以后有的是机会。”

    听见他说要走,我说了声:“没事,不就是一个女人么,你也知道,这女人都是头发涨见识短的玩意,要是真的左男男她爹害死陈志远,我能放过她,退一万步说,我放了她,她以后会放过我么?!”

    詹白拍拍我肩膀似乎是有点感慨,说:“陈兄弟说的是,这成大事,必须要有大气魄,妇人之仁,这是一定不能出现的,行了,我不打扰了,以后去哥哥那喝酒,你这菜做的不错。”

    我把詹白送到门口之后,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慢慢的嘴上浮现出了一抹笑。

    最后大长腿出来,怕是无心之举,可是确真的让詹白确认那件事。

    ……

    像是段红鲤说的那样,她真的跟我老死不相往来了,似乎是那天我跟白虎做的事,彻底让这母老虎暴怒了,先是把之前她故意给我们的那个小码头给抢了回来,这几天,新世界就一直没有开门,只要是开门,就他吗的肯定有闹事的。

    两边的怨气越来越大,显然是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程度,这件事在段红鲤绑架了大长腿之后,事件就升级了。

    在tj的人,估计现在很多人都知道这大长腿是我的逆鳞,这次三合居然敢动大长腿,那肯定跟我是不死不休了。

    段红鲤在那边放话了,要是想要他们放了大长腿,很简单,用左男男交换就行。

    一个杀父仇人的女儿,另一个是我最爱的女人,我到底是该如何抉择!

    这天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詹白打过来的,他给我说:“陈凯,你现在是不是遇见困难了?”

    我假装正烦着,语气不好的说:“有事?”

    詹白在那边嘿嘿笑了一声,说:“你看看你,口气都这么冲了,我现在知道了一个消息,这段红鲤今天上午八点多去了她的那个医院,你不是有个人在她手里么,趁这个机会,直接把她给绑了,然后用段红鲤换你的那个小女朋友,不是更好么?”

    我在这边说:“我这边锥子都没有听见这个消息,你是怎么知道的?”

    詹白只是神秘的笑笑,说:“这,你就不用管了,你到底想不想?”

    我丝毫没犹豫的说了声:’想,当然想,要是在没有人质,我就要把那小狐狸精给送走了。“

    詹白在那边让我等一会,然后半个小时候后,他带着几个人,过来跟我一起,两拨人去段红鲤去的那个医院走去,想要堵段红鲤。

    我问詹白是不是有什么关于三合那边的行动,为什么这次要跟我一起去,詹白就说不想看我自己一个人冒险,不过我知道,这完全是他在扯淡。

    等我们到了那医院的时候,刚好是看见段红鲤跟一个男的从这医院里面出来,我跟詹白看见那个男的同时操了一声,因为这个男的我俩都认识,是青竹的那个人,当初还跟左麟一起去过中天的那个男的。

    我跟詹白来人对视了一眼,脸色都不是太好看,我深吸了一口气,说:“这狗日的真他妈的不要脸啊,之前还跟青竹有矛盾呢,现在看这样,似乎是和好了?”

    詹白在我旁边说:“你忘了我之前跟你说的么,这个世界上么有永恒的仇敌,现在看来,这三合是要跟青竹合伙了。”

    我反正是不知道詹白现在心里的想法,不过要是我是原本这tj黑道老大的话,突然第二第三合起伙来,我想信我一定会煎熬的连觉都不能睡了。

    我们看见了他们,同样,段红鲤跟青竹的那个人也看见了我们,隔着这么远,火药味就浓了起来。

    我朝着段红鲤他们走去,快到的时候,我对段红鲤说:“段红鲤,你识相的把小茹给我,不然,我一定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段红鲤听见我这话,眼睛里有点流光,语气怪怪的说:“男人,你是为了一个女人,要让我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因为她?”

    道上都传说我跟段红鲤有点事,所以听见段红鲤这说,詹白跟段红鲤身边的那个男的倒是没有啥特别的反应。

    不对,应该是,他们的反应点不是在我们俩这。

    “青木那个鬼子呢,怎么让你这条狗来了呢,这是什么意思,婊子配狗天长地久不成?联合了?”这个人是青竹这帮派里面的二把手,所以听见詹白这么侮辱他,丝毫不示弱,一改原来那斯文儒雅的风范,开口说:“哪里钻出来的狗啊,一见面就喷粪,我真纳闷了,这有些人素质这么他妈的低,怎么就当上了帮会的老大呢,出现这种结果的原因,我相信只有一个,那就是,这帮里面全是他妈的废物,一个有用的都没有!你说,是不是?”

    这人嘴巴还挺毒的,其实一开始,这青竹白虎关系还不是这么差,可是经历了那拍地风波后,两拨的人已经互相不能容忍了,其实最主要的原因,他俩都知道是为啥,我也知道,不过詹白以为我不知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