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619章 二哥叛变的原因
    买买提听见我说这话之后,脸直接就白了,他是一个老大,而且是个心气极高的老大,我不知道的是,就算是之前左麟或者詹白之流的人,见到他也客客气气的,现在他居然被我这一个后生小子指着鼻子骂了,当然忍不住了。

    买买提黑着脸冲着后面的人挥了一下手,那些人立马想要冲过来。

    但是立马这些人就老实了起来,因为锥子笑眯眯把串子胡的推了出来,丝毫不在意的把玩这手里的刀子,见到对面那些人想要过来,锥子做了一个惊恐的表情,但是刀尖到了这串子胡的脖子上,稍微一蹭,就流出血来了。

    锥子说:“买买提,好久不见啊,你好像是忘了一件事,难道你真的不要他了吗?”

    买买提一看见串子胡,那毒蛇一样的眼睛在我身上扫来扫去,恨不得把我给吃掉。

    “你想怎么样?”买买提从牙缝里逼出来一句话。

    我说:“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当时叫着人去暗算小翠时候,那你怎么没想,你不是还说要把我身边的人一个个的都给害死么,你不是挺牛逼的么!”

    听见我这么说买买提脸上表情很诧异,说,你说的这都是什么,我什么时候找人去暗算小翠了,我根本不认识那个人,我也没要害死你身边的人,你不要血口喷人!

    我看见买买提这样,冷哼了一身,说,装的还挺像,自己干的事自己不承认,还是一个老大,你怎么当老大的,你有什么事,他吗冲我来,干嘛要动我身边的人,你他妈就没有个亲戚朋友?

    买买提说,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那个小翠什么的,我确实没有动过,你要是想往我头上载屎盆子的话,也不用这样。

    敢做不敢当的孬种。

    我冷笑着看着买买提,说,你不承认也没关系,我有证据,也冤枉不了你,我过来就问你一句话,想不想救串子胡。

    我看见买买提脸上表情变了好几变,最后才说:“你想怎么样?”

    我说:“很简单,你买买提不是想立棍么,不是想着带人祸害我身边的人么,我要给你留点念想,给你两条路,一,你自己砍下自己一条手来,以后见到我陈凯的兄弟,规规矩矩的叫声哥,滚远点。”

    买买提听见这话后,怒气反笑,冲我喊道:“那第二条呢,我倒是要听听,这第二条是想让我怎么办?&ot;

    我说,第二条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我过去,给你砍下一只手来。

    被锥子挟持那串子胡不知道叽里咕噜的冲着对面的买买提说了什么,买买提听见之后,很生气的冲着串子胡喊了一句,估计是那串子胡不让买买提管他之类的话。

    买买提说:“陈凯,你真想要我的一只手,你想没想过后果?”

    我对旁边的锥子说:“锥子哥,不知道这个世道究竟是怎么了,明明自己是坏人,他妈的现在弄好像是我们的不对了,人心不古,自己想着对付一个小姑娘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想后果呢!”

    买买提阴毒的看了我一眼,说了声,希望你陈凯说话算话,我砍了自己的手之后,你要放了串子胡。

    说完,他蹭的一下从自己身上抽出一把刀,冲着自己的左手就砍去。、

    我眼睛一缩,这买买提不像是那种能壮士断腕的人,难道是我看错了?

    买买提那边的人看见买买提这样,再也忍不不住了,相比起串子胡来,他们更在意的是买买提,串子胡看见这样,动了死念,朝着锥子手上的那刀子扑来,想一死了之。

    乱,现在这场面就是一个乱子。

    “都给我住手!”就像是晴天霹雳一样,一个声音在中间炸开。

    我眼睛一缩,看着现在抓住这买买提手的人,心里翻腾了起来,因为我们这边有很多人并不知道二哥的事,所以看见二哥一下子出现在对面的阵营中,不少人都尖叫了起来。

    知道事情真相的我们,脸都沉了下来,事情果然是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二哥插手这件事了。

    二哥对买买提那些人说了点什么,买买提脸上表情变了好几变,最后深深地看了二哥一眼,那买买提对着二哥还说了声,不要让我失望,然后对着身后的那些人说了声:“往后退五十步,没我命令,谁都不许动。”

    看见这些人退后之后,二哥转过身子来,想走过来。

    我冲他摆手,不让他过来,自己朝着他走去,锥子跟大黑同时拉了我一下,大黑说:“老大,这叛……”他还没说完,我冲着大黑喊了一声,住嘴!我说过,这件事谁都不能提!

    我为什么不想让二哥过来,因为我已经猜到了二哥想要说什么,我不想让那些兄弟知道二哥叛变了,我不想让这个战神一样的男人,亲手毁掉他自己在这帮兄弟心中的形象,我也不想让二哥这像是关二爷一样义气的存在,成了日后人人唾骂的败类。

    他是我二哥,以前是,现在也是。

    我跟二哥一起走到旁边的那个小巷子里面,这里就有我们两个,再也没有其他的人。

    你是不是有什么为难的地方,二哥?我还是忍不住的问了这么一句。

    二哥在我前面走着,听见这话,把身子站定,说,没,这世界上,难道还有难的住老子的事?搞笑!

    我听见二哥这么说,心里更是苦涩,说,那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加入回回那边么,为什么,咱们这边,是哪里对不起你了吗?

    二哥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说,要饭的,咱们都是爷们,也都是成年人了,这种事,非要刨根问底么,老子就是感觉腻歪了,不行么,想要换个地方,想要跟回回这边的人一起混混,老子,不需要跟你打招呼吧。

    我听见二哥这么说,心一下就凉了起来,这话说的比捅我一刀子都让我难受。

    我嗫嚅了几下,在想说什么,可是不知道怎么说了,我的拳头又开始刺痛了,这是当时第一次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在墙上打的,我以为这伤口会随着时间推移就慢慢好了,可是,又疼了。

    行了,不说了,我叫你过来,你知道是因为什么吧?二哥背着身子说。

    我说,知道。

    二哥说,那行,把那人放了啊,你带着你的那些人都回去吧。

    我说,二哥,那不是我的那些人,那些也都是你兄弟。

    二哥说,以前是,现在不是,是你兄弟。

    我听见这话,感觉心里堵的慌,想哭。

    我现在多想二哥回过头来,冲我邪邪一笑,跟我说这一切都是跟我闹着玩的,就算是不这样,他跟我说,自己是哪里不满意我,直接给我说出来,我改还不行?

    他没继续说话,我说:“二哥,我知道你混黑厉害,我也清楚你是什么样的人,你不会离开我们这群兄弟的,你一定是有难言之隐是不是,是不是那边知道了你什么把柄,来威胁你的,是不是二哥,对,一定是这样的,是吧,二哥……”

    我还没说完,就被二哥粗暴的打算了,他说,要饭的,你能不能长点心,你以为什么人能够威胁我?行,你不是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么,老子我告诉你,老子嫉妒你,嫉妒你身边有好多女人围着你,嫉妒你在官场的上混的风生水起,就算是以后在社会上除了什么事,你也屁事没有,最后扛事的也是我们这群泥腿子,老子还嫉妒你,为什么这中天有你的股份,为什么没有老子的,老子在你那呆够了,话老子说的够明白了吧,现在还纠结老子为什么要离开你那了吧?

    我听见二哥这如同骤风暴雨一样的话,胸口一阵憋闷,如遭重锤,往后退了两三步,差点摔倒,胸口里的那口血再也忍不住,一下子喷了出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