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515章 入湖
    经过乘警的配合,被揪出来的刀疤所有同伙都被控制了住,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小美一直在哭,直到沿途警方在铁轨上找到了她父亲的尸体之后,她才终于平静了下来,那时候,她已经哭得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她告诉我,其实我们上火车前那晚上,她和爸爸就已经注意到了我们,未免我们在车上遭了毒手,老人还特地趁夜偷偷溜到过我们暂住的铁警宿舍外面,想要提醒我们。

    原来,当晚我看到的影子和脚步声,以及地上的烟头都是老人故意弄出来的。

    我问小美她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小美说,警方还没找到刀疤的尸体,所以他可能还活着,她要把他找出来,报仇。

    老人是因我而死的,我的心也早已久久无法平静,但是,毕竟我还有重要的任务,提议让小美跟我一起去南国被拒绝之后,我只能在cd站与她匆匆分手,她告诉我,她要先去把自己父亲的尸体领回来安置好,还想最后跟爸爸说一句,女儿长大了,能自己照顾自己了,让老人安心。

    小美走了之后,我没落了很久,但随后就接到了一通电话,电话是赵志打来的,他已经知道我们安全押解着韩卓到了cd,并且也听说了路上发生的情况。

    安慰了我一下之后,赵志又指示了我接下来的路程。

    他告诉我们,连自己都没有承想这次布置这么精密谨慎的路线,竟然还是被人给盯了上,看来火车路线已经不安全了,因此必须打破原来的计划路线,这一次让我和孙怡押解着韩卓乘飞机飞往k。

    飞机毕竟是最安全的交通工具,上了飞机之后我的心情好转了不少,也踏实了不少,可飞机起飞之后不久,机长就提醒大家由于天气原因,飞机必须暂时在一个小站迫降,这一回我的心情又沉重了起来,出师不利,万一落地后再遇到危险的话……

    降落后我们一下飞机,赵志就打来电话做了新的指示,让我们尽快离开机场前往当地警察局求助,并且他已经部署好了接应我们的工作。

    可护送着韩卓离开机场时,我却隐约觉得似乎正有一双双眼睛在周围窥伺着我们,让我本来就烦躁的心更加不安了起来。

    他妈的,还没完了怎么着?要不是护送韩卓是第一使命,我真恨不得把这些跟踪的人都揪出来一起收拾掉。

    未免落单后出现危险,我故意用衣服盖着韩卓手上的镣铐,带她混进了离开机场的人群里,毕竟那些跟踪的人绝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对我们动手,周围的群众也就成了我们最好的挡箭牌。

    离开飞机场后,我和孙怡赶紧带着韩卓上了一辆出租车,让他赶紧送我们去警察局。

    可车刚刚开动,我就注意到有两辆黑色的轿车从后面跟了上来,并且也追越近。

    这他妈就跟上来了?我赶紧让韩卓和孙怡低下头,对着前面那司机喊,师傅,赶紧开,我是警察!

    这话音刚落后面那车直接冲着我们车屁股顶了上来,出租车司机毕竟也是老师傅了,一看有危险直接把油门踩到了底,一路追逐下来总算是有惊无险,车辆靠近市区中心位置时,我发现后面追赶的两辆车逐渐降低了速度,随后分别拐入了别的岔道,我知道,肯定是我们已经靠近警察局了,因此他们也不敢太猖狂了。

    随后过了几分钟的时间,司机就停了车,我赶紧点出几千块钱来塞给他,以便补偿他出租车的损伤,随后确定周围没有危险之后,这才带着韩卓下了车。

    当时周围正有不少路人,一看我们坐的车上伤痕累累,赶紧都围过来围观,而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拉着韩卓就朝警察局的台阶上冲去。

    可我们没等走进警局,两个一直立在警局门口的警察就快步迎了上来,为首的中年警察一把就攥住了我的手,激动得说:“你是从tj来的陈凯同志吧?我们等你很久了。”

    一看是自己人,我总算松了一口气,赶紧带着韩卓走过去说:“有人追杀我们。”

    我这话一出两个警察的脸色立刻严肃了起来,朝着周围巡视了一圈之后,中年警察又说:“别怕,我们已经接到上级指示了,知道怎么做。这里不安全,你们现在跟我走……”

    说完话他快步走到一辆警车前,另一名警察也赶紧带着我们上了车。

    上车后开车的中年警察并没有告诉我们这次的目的地是哪里,只说会护送我们直接陆路前往k,这让我心里放松了不少,毕竟有警车护送,那些跟踪我们的人肯定就不敢乱来了。

    行进中,开车的中年警察一直对我们道辛苦,说这一路上难为我们了,并且把车拐进了一条偏僻的小路上,告诉我我们可能还没摆脱跟踪,必须从偏僻的路线绕行,再上主干道。

    这期间他开着车左拐右拐,甚至拐得连我自己都记不得路了,不过一看周围没有其他车的跟踪,我彻底松了一口气。

    两个警察的脸色也显得轻松了很多,闲聊时,中年警察递过几瓶水来给我们,又扔给我根烟说:“兄弟,这一路上惊心动魄,抽根烟放松放松吧,放心,有我们在出不了事。”

    我点了点头,于是没多想就点着了烟抽了起来,本想趁机在车上赶紧眯一觉补补精神,可刚一闭眼,就觉得微微有些脑袋微微有些晕胀,很快连视线都渐渐模糊了起来……

    “这烟……这烟……”我话没说完,眼前忽地一黑,就彻底没了知觉。

    ……

    “陈指导?陈指导?快醒醒!”我模模糊糊听见有个女的再叫我。

    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我在一阵惊呼声中微微地张开了眼睛,模糊的视线逐渐清晰,最先看到的是韩卓慌张的脸。

    “韩,韩卓,我们怎么了?”

    我试着抬了抬身子,脑袋里还是一阵晕眩。

    “那两个人根本就不是警察,他们在烟和水里下了毒,还好我只喝了一小口,才很快就清醒了过来。”韩卓着急的喊。

    我心里一惊,赶紧又朝着周围看了看,我们竟然还坐在那辆警察里,韩卓坐在我的旁边,手已经被人用手铐铐在了车后座的手扣上,,依旧还昏迷不醒的孙怡则靠着另一边的车窗,那两个警察已经不见了踪影。

    “你别着急,我这就救你们出去。”

    我想都没想赶紧一脚踹开了车门,原本打算自己先下去再想办法救韩卓,可没想到的是车门的下角竟然连着一根细细的钢丝,钢丝下面连着的是一块挡在车轮下的木头块,我一踹门,连着门的钢丝立刻就把挡住车轮的木块给拉掉了,整辆车立刻动了起来,我这才意识到,糟了,这辆车并没有摆在平地上,而是一个向下倾斜的斜坡,木头块一被拉掉,车立刻就朝斜坡下滑了过去,而差不多距离我们一百多米的正前方,已经是一条几百米宽的大湖泊。

    我忍不住骂了一声,赶紧从后座爬到了驾驶座上去,想着踩刹车,可脚底下一空之后,车还是径直了朝着湖里冲了过去,根本就没有任何要停下来或者是减速的迹象。

    我彻底明白了过来,他妈的,肯定是刹车线被人给剪断了,这是想伪造车祸把我们都给灭口啊!怪不得他们没有把我也一起铐住,想必是猜到我肯定会第一时间下车救韩卓和孙怡,然后不小心触动机关,让车冲进湖里去,这样一来就算我逃命活了下来,韩卓也必死无疑。

    而害死韩卓的责任,只能有我来承担,没有人会注意到这是一个圈套,所有人都会认为是我驾驶不当让车掉进了湖里,害死了韩卓,我可就真成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想到这里,我赶紧又试着拧了几下方向盘,可方向盘的防盗锁已经被彻底锁死了,根本无法改变方向。

    我赶紧又冲到后座,踹开另一边车门的同时先把还在昏迷中是孙怡从车上踹了下去,至少这样能保住她一条命,随后开始拼命地拉拽起把车身和韩卓靠在一起的手铐来。

    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眼下就两条路给我选,要么自己跑,兴许能保住一条命,但是上面追查下来的话,估计我比死还会惨;要么,带着韩卓一起走。

    “陈指导,你别管我了,你快,快走!”韩卓冲我喊。

    “别他吗废话!”我冲着韩卓喊。

    车速越来越快,“噗通”一声就扎进了湖水里,下沉的同时,湖水开始汹涌地从门窗外灌进来,车厢内立刻就成了一片汪洋,逐渐淹没了我们的头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