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473章 老夏要见夏雨诗
    这些话是秃顶老头他们走后,锥子跟我复述的,我在这里恶狠狠的骂了一句:“狗屁攻守同盟,这是想奇货可居,给自己提价呢!”

    锥子苦笑着说:“看来是这个意思,这老头不傻,应该知道咱们的关系,说不定还能猜出来,这件事是你住主导的。”

    我有点无语的说了声:“这件事闹的,之前的时候,是他们哭着求着甚至拿着枪逼着我要让我跟他们混,现在倒好了,给他们这次机会,他们却不珍惜了。”

    锥子说:“这能一样吗,以前人家就想把你当成傀儡,枪,现在他们不傻,知道你去了自己估计就一辈子是你的小弟了。”

    我笑了笑说:“这不一定,算了,他们不是想奇货可居么,还有什么狗屁攻守同盟,赶明去会会另外一拨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喃喃自语的念叨了一句,攻守同盟,你们不是同盟么,我就让你们破裂了再说!

    第二天的时候,让锥子约好另一贩子的人,想着在见个面,这次我直接跟着去了,见面的地方选的是龙嘉园,二哥也跟着我,远远的望过去,二哥在这边嘟囔:“那小子怎么这么眼熟?”我说:“可不是眼熟,上次咱们三个去贩子的时候,就是这小子交换的欢,这是当时二把手刘文的手下,想不到现在居然混到这样了。”

    这边过来的都是年轻人为主,带头的那个人见我嗤笑了一下,那样子很看不起我,对着锥子说:“你就是锥子吧,说吧,找我什么事,我挺忙的。”

    锥子一脸笑容,不生气,说:“小哥这是生意忙,没事,不耽误你几分钟时间,就是想跟你商量个事。”那小子皱着眉头说:“你不是来找我说要联合的吧,要是说这个,那就免了,我没时间。”

    说着,这小子就要走。

    锥子一看,赶紧过去拉住,说:“别介啊,小哥,你们这不做生意了啊,咱们出来不就是为了求财么,坐下来好好谈谈,现在这社会,还是关系社会啊!”

    那下子根本就不鸟锥子,说:“您啊,就别费心思了,虽然我们贩子里面关系不咋的,但是我跟那秃顶老头都知道,现在也就是我俩能抱团,就算是关系再不好,毕竟也是在一起的兄弟。”

    看来是贩子里面的人现在倒是清楚了,剩下的这俩团伙还真不是说说的那种联盟,都意识到了双方的唇齿关系。

    好歹是坐下来聊了聊,但是不论锥子怎么往上抬价,那刘文的老部下都是嘴巴死死的,看来是真下定决心,不会跟我们合作了。

    二哥对这种事情显然没兴趣,他现在的注意力放在了锥子身边的一个女孩身上,女孩文文静静的,不知道到锥子从哪里淘换来的,我看时间差不多了,知道再拖也没用了,对着那个女孩使了一个眼色。

    我当时正在玩手机,这次借了一个大屏的国产手机,锥子带来的女孩悄悄的给我拨过来了电话,我这边立马拉风起来,最炫民族风,直接把这屋子里面的人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来。

    我低头一看,来电显上写的是‘贩子秃顶’大屏幕的好处就是隔着好远那些人都能看见上面的字,我脸色一变,赶紧不着痕迹的盖住屏幕,站起来行色匆匆的往厕所走去。

    我刚才那角度非常好,刚好是能让这刘文的小弟看见手机屏幕上的字,除非是他傻或者是瞎,否则他不会不知道打电话的是谁。

    我往厕所里面走的时候,已经感觉出来有人跟着我了,看来这小子还挺上道,知道过来听听说的是什么。

    我在厕所里把门锁上之后,压低声音,但是能被外面听见,说:“老哥,咋这时候打电话了,吓我一跳,我正跟那人谈着呢,放心吧,他傻逼的很,可定不知知道我们的关系,对,怎么可能让他知道,咱们是什么关系,对,行,我不跟你多说了,回去了,耍耍这傻b我们也就走了。”

    挂了电话之后,我还从厕所里面撒了一泡尿,好让那人赶紧离开。

    回到坐的地方后,我对着锥子眨了一下眼睛,说既然不行,我们就回去吧。我以为这刘文的手下会知道这消息后当面问我,甚至暴走,可是没想到,这人居然还有点城府,现在虽然知道我在厕所里打电话,脸上阴晴不定,直到我们走了,一句话也没多说。

    不过别管怎么样,这肯定是心里别扭了吧,心里有间隙了。

    既然要离间,那就来点更大的,第二天的时候,我带着二哥去找秃顶老头了,那秃顶老头被我俩收拾过,在加上知道二哥是个虎比,见我俩面之后就开始流汗,这次把老头单独叫到屋子里面,我尝试着问了几下,但是老头虽然怕我,我估计是除非用暴力,那这老头也不一定想着跟我们联盟。

    知道这消息后,我干脆不问了,跟老头在屋子里面扯皮,扯了将近一个多小时,二哥在这屋子里知道我俩扯皮了,可是外面的人不知道啊,临走的时候,我拍着老头的肩膀说:“那另一帮,算了,不说了,您老好好呆着。”

    贩子里面那刘文的手下在没在秃顶老头这边安排手下,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在老头这里说了一小时的话,还相谈甚欢的样子,一定会传到那刘文的那手下耳朵里面。

    本来这件事想着继续干的来着,现在已经离间这两拨人心里有了隔阂,但是计划远远比不上变化,我正在跟锥子吹着牛逼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声音苍老,带着一点沧桑,说:“小陈凯啊,这人上了年纪,就喜欢瞎想了,爷爷昨天梦见小雨了,心里怪想她的。”

    我一听这话,知道老夏给我布置任务了,轻轻的说了声:“爷爷,没事,这件事我来安排。”

    老夏在那边说:“这,是不是挺困难的?要是困难,那就算了吧,我看看小雨的照片也就行了。”我去,你要是真的想看看照片那就完了,那干嘛还跟我打电话。

    我在这边说:“爷爷,放心吧,这件事交给我,我来安排下。”那边说:“恩,行,这件事,就不要张扬了,哎,老头子想要见见孙女,都这么难啊。”

    我不知道这是老夏真的想见夏雨诗了,还是想给我的考验,但是我知道自己要是真的想继续在这大树下乘凉的话,这件事必须办的漂亮。

    所以手头上的贩子的事,暂时放了一下,然后我回到监狱里面。

    到了监狱里面,这件事我自己办不了,虽然老夏跟我说不要张扬,但那意思肯定是不想让不相干的人知道,我们监狱的那监狱长也算是老夏那边的人,所以这件事还得跟她商量。

    我到了监狱长办公室门口,敲门进去,监狱长一裂嘴巴,说:“陈凯,咋了,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我这?”我笑了笑,说:“监狱长,这都是我的错,工作不及时,出勤也不满。”监狱长笑着打断我,说:“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我说:“我想带夏雨诗出去一趟,那个人,想见她。”

    监狱长本来笑着,听见我这话,冲我做了一个手势,走到门口听了听,然后插上门,做了一系列的安全措施后,小声说:“大概是什么时候?”

    我说:“就今天吧,老爷子看起来似乎有点伤感。”

    监狱长来回走了几步,反而问我一句说:“这事你想怎么办?”你大爷,我心里暗骂一句,但是脸上没有任何异样的说:“咱们不是刚好有刑期内探视么,咱们现在已经成了定点试用监狱,上次组织上也说了,咱们这试用点可以继续下去,这次夏雨诗出去,就用这个借口吧。”

    监狱长点点头说:“这刑期内探视倒像是专门给夏姑娘弄的,恩,主意不错。”

    有道是说者无意,听者有意,我一听监狱长这话,心里咯噔了一下,之前我一直纳闷为什么赵志会赞成这刑期内探视,难不成,从那时候开始,赵志就已经算好这盘棋了,知道以后夏雨诗不可能随便出入,需要一个这种的机会?

    如果是真的这样,赵志这人,简直就是太恐怖了,不是那种走一步看五步,而是那种走一步,看一百步的人啊!

    一想到这个念头,我居然感觉身上冷汗嗖嗖,这政客,实在是恐怖了。

    监狱长见我走神,喊了我几下才让我回过神来,她说:“这件事理论上是行,可是你想过没有,一些人知道我们搞这个,要是明白这把夏姑娘送出去,虽然是符合政策,但是难免会落下把柄啊,再说了,要是让有心思的人知道了夏姑娘的行踪,这路上,恐怕也不安全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