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404章 不是线索的线索
    “牺牲……”夏雨诗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意思!”我听见她的那话,停下动作问了一遍。

    “你不是说不懂权贵想的是什么吗,我告诉你,一切都是为了利益,一切都是牺牲,你懂吗?”说着,她用自己无辜的眼神看着我,那深不可测同样一汪清水的眼睛,像是一盆冷水从我头上浇下来。

    “说了,你也不懂。”她幽幽的又来了这么一句。

    我啃了几口夏雨诗的脖子,如果她挣扎,说不定真的会发生点什么事,但是她一动不动,任凭我像是畜生一样的动来动去,我自己感觉没意思了。

    慢慢抬起头来,我看着夏雨诗那古井不波的脸,明明从眼睛里看见了浓浓的悲伤,那种悲伤,就像是她说的,我不懂。

    我的心,被那种不懂给深深的刺,赶紧跑了出去,到了俩人约定的地方。

    何凡本来就瘦削,最近这件事看来是没少上心,身子都显得单薄了,一见面,他就从自己包里掏出来一些照片,对我说:“这些是从火车站那些监控里拍到的凶手,你看看是不是这俩人。”

    还是那辆哈雷,依旧是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俩人,我怎么会不记得。

    何凡说:“本来想从这摩托上下手,毕竟这种摩托车载tj也不算是太多,可是真正查起来,我发现事情不是太简单,以为在tj有个组织,跟飞车党差不多,但是这里面的成员大多都是摩托车爱好者,那里面摩托车的来往流量比较大,全国各地,很多摩托车爱好者发烧友都会赶到这来,你想想,那辆车,十有八九就是从这里面出去的。”

    我说:“然后呢,接下来是不是就不好查了?”何凡点点头,说:“别管是斗狗,黑拳这种事,你说上面能不知道吗,但是他们知道一直不办,那是为什么,这摩托车协会同样在也是这样的原因。

    我点带你头,拿起桌子上的照片,说了声:“那我就自己来查好了。”

    联系上傻子二哥,三人见面,我说了一下何凡带过来的不算是线索的线索,我说:“现在没别的方法,咱们只能去那个地方找找看,说不定能找到线索。就是我们都不知道这个组织该怎么找,听何凡说了声,这里面都是会员制的,难找的很!”

    二哥说:“这还不简单么,问问锥子,他不是消息挺灵通的么?”

    说这话的时候,我跟傻子对视了一眼,虽然谁都没说什么,但我看见傻子眼底里一丝异样的东西。

    我叹口气说:“咱们不能什么事都麻烦锥子老哥,他现在估计也挺忙的,自己想想办法吧,对了,我想起来,这件事可以找找肖潇,她在tj黑道上面,人脉挺广的。

    听见我这么说,二哥立马眉飞色舞,根本不提去找锥子的事情了。

    联系了一下肖潇,这次是在雨滴夜店里找到的她,这次她情绪稳定了很多,不过依旧对我们没有什么好脸色。

    知道我们的来意后,肖潇说:“让你们进去,这倒是小事,不过那个摩托车组织挺不好惹的。”听见肖潇这么说,我惊了一下,肖潇也算是一个人物,当初左麟活着的时候,都敢惹左麟的女人,居然会主动说一个组织不好惹,不过她越是这么说,那杀倩倩的俩人就可能是在这里面。

    肖潇继续说:“算了,你们进去别惹事就行,我跟里面的老大有点交情,可以让你们接触到那些人,不过之后呢,你们想怎么办,直接问是不是他们的人干的?他们会承认?”

    我说:“当然不会这么问,画个妆,进去说租借哈雷,看看能不能找到线索,真不行就威胁一下那管事的,让他说说自己知道的事。”

    肖潇说:“这些人你们开罪不起,算了,直接跟你们说吧,那些人不算是黑社会,不过那摩托车组织里面的人大多都是广西人,抱团,而且那地方民风又彪悍,所以你们还是别得罪这些疯狗,这些人绝对比连皓之流的更难惹,跟鬼一样的缠着你,他们以前大多是摩托车厂的,厂子破产之后,就开始想谋求其他出路,前几年与时俱进,弄了一个摩托车俱乐部,搞来搞去,居然弄出了名声,所以,你们还是小心点。”

    我说:“你越这么说,我感觉越是这些人干的,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

    肖潇说:“不是骑着摩托车的人就会是杀手吧,再说我又没证据,怎么跟你说,行了,你别说了,我帮你联系一下,你想去就去。”

    肖潇这次没打电话,倒是有点良心,直接让蛮子带我们来的,在等那个接头人的时候,蛮子破天荒的开口说了句蹩脚的汉语:“别,惹他们。”

    我们三个是乔装打扮好,被蛮子带到所谓的摩托车俱乐部,这地方在郊区,很大的一个空地,几乎得有好几个操场那么大,都弄成了水泥地面,上面一道道的黑色轮子擦出来的痕迹,一看就知道这地方是干什么的。

    现在这地方还有不少人轰隆着玩着摩托车,见到我们进来,一个个不怀好意的看着我们,大部分的人都带着很明显的南方特色,这些人还跟那些混混不一样,那种狠意真的就从骨头里冒出来,一看就知道这些敢放血的那种。

    要是这些人混起来,估计可比普通的黑社会厉害多了。

    面前这破的不像样子的废弃车厂就是这俱乐部的核心了,进去之前几三个人先仔仔细细的搜了我们身子,嘴里嘟囔着我听不懂话,不过看他们的表情,应该不是什么好话。

    工厂里面那些人好像是工人,不知道捣鼓什么,看见我们四个进来,都放下手里的活,直勾勾的看着我们,那眼神非常不友好,甚至还有几个人跟着我们四个一起走,嘴里骂咧着什么,这么狂!

    被带到一个车间,里面站着一个不高的男人,背对着我们,听见我们进来,那男的回过头来,一张脸纹的跟鬼脸一样,呲着白森森的牙齿,操着蹩脚的汉语说:“你们,想要什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