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84章 我也想做个爷们
    张晨虽然小,但是这孩子的性格我算是摸透了,是那种典型咬人的狗,虽然一声不吭,但是发起疯来,没人能制得住。

    傻子眼疾手快,直接往前一扑,抓住张晨小腿,俩人就是在地上滚了起来,我知道张晨的想法,而且我也在乎张鹰手里的那个本子。

    当时也是血气上涌,直接上头了,对这傻子喊了一声:“拖回去!”然后我猫着腰从坑里跳了出来,直接往前面跑去,耳边枪声不断,虽然没有冲着我打过来,但是我脑紫子蒙蒙的,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了。

    我没那么傻逼,直接正面就往房子那面冲,而是翻着绕过去的,在这个角度,白虎和方脸是看不见的,但要命的就是那些青竹的人,他们可能在后面藏着几个。

    刚到了后面,就看见青竹的俩人火急火燎的架着半死不活的张鹰往外面走,俩人猫着腰,用手挡着头,因为虽然是在后面,但那警察还有白虎的子弹也是能打过来的,虽然明知道那手挡着头根本没用。

    我现在要是冲过去,估计会直接被那些人给打成窟窿,但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俩架着张鹰跑了,左右一看,弯腰捡起拳头大小的石头朝着那人砸去,这下挺有准头,直接砸到了左边架着张鹰的那人的头上。

    估计这下直接给那人砸晕了,本来他就害怕,还以为自己中弹了,挺在那不动了。

    我不敢直接冲出去,一是怕死,而是怕后被青竹的人看见,那样的话,这些人就知道我得罪他们了,我宁愿跟白虎玩,也不想跟青竹这种团伙结仇。

    “跑!”在那人呆滞的一刻,我冲着张鹰喊了一声。

    张鹰一听见是我的声音,那哆哆嗦嗦的头一下抬了起来,不过我现在藏了起来,他那角度看不见我,等了几秒钟我他娘的没听见他那边脚步声,倒是听见了其他人踢踢踏踏跑过来的动静。

    本来子弹就不多,刚才那些人啪啪一阵乱打给打空了。

    我探头往前一看,看见青竹跟白虎的人都朝着这边跑来,而那方脸见到这样,带着警察简直就是气势如虹啊,朝这边喊着:“不许动!”然后一个个的往这追来。

    这些倒不是关键,关键是刚才我虽然帮了张鹰一把,但是他没珍惜,看他哆哆嗦嗦的样子,就知道刚才肯定是害怕了,我在这边白冒肝火,现在是一点忙帮不上了。

    现在他那边就有俩人,其中一个还是捂着头不管他,事实上就一个人拖着他往前跑,可就他娘的这样,这王八蛋还是不敢跑,怕死啊,怕跑的时候被那枪打死。

    “爸!”就在这时候,在我刚才过来的那个地方,突然传来了一声略带凄厉的小孩喊声,声音还很稚嫩,甚至带着未到青春期时候的尖利,不过那声音中的穿透力,一点不亚于大人,都说血浓于水,这声呼唤最简单,不过也最真实。

    我回头看去,刚好看见张晨在我们藏身的地方站了起来,一脸惨白的扯着嗓子叫着张鹰,他身边傻子像是黑熊一样,低着头伸出一条胳膊把他往下一按。

    啪!在傻子把这张鹰按下去的同时,不知道从那打出来的一枪,不过百分百能确定,这他娘的是朝着张晨打去的!

    完了,这下肯定是完了!

    张鹰听见张晨叫他的时候,就哆哆嗦嗦的回头看了,他脸上一片苦涩迷茫,不过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站起来,耳边枪声响起来,那小小的身子被按到在地上,不知死活。

    他脸上那惊恐害怕迷茫一下就变了,变成了呆滞,这呆滞就持续了不到一秒钟,然后整个人脸就扭曲了起来,眼睛瞪大,变红,嘴巴张开在,刚才还怂的不像样子的张鹰疯了。

    或者只有自己面临断子绝孙的时候,这人心里最后的那点野性才会不受抑制,这和个人无关,是大自然的规律,人类进化上为了保证种族延续的潜意识。

    别管事张鹰真的爷们了一把,还是这就是大自然干的规律,反正张鹰这下疯了,朝着张晨倒地的方向跑来,嘴里嗷嗷叫着,已经发布出来人声。

    那青竹一个人离着张鹰比较近,见到张鹰想跑,伸手抓住了张鹰,张鹰现在像是疯了一样,直接拿着脑袋往前一顶,碰的一下,那人措不及防,鼻子干出血了,也拦不住了。

    张鹰疯颠颠的从那青竹人堆里往张晨那边跑去,青竹还有白虎见到他逃跑了都没追,最主要的原因是那方脸冲了过来。

    我不知道这次冲动对张鹰来说算是什么,不过我只能说这断不到五十米的路,绝对是张鹰这人生中最辉煌的一段路,因为他身后那稀稀疏疏零星的枪声,就像是在为他鸣枪致意。

    “前面那人不许动,在动我就开枪了!”张鹰惊险的躲过了后面那些子弹,那方脸这时候居然开口对着张鹰喊了起来。

    现在的张鹰哪里管的了这个,身子依旧不停,往前扑去,啪的一声,仿佛这天地间就剩下了这一个动静,我从后面赶过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张鹰的身子晃了一晃,但是步子没停,跌跌撞撞的往前跑去。

    我冲着那方脸喊道:“草泥马,这是人质!”

    方脸听见我这话,一下子呆了,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还冒着青烟的枪,不自觉的颤了起来。

    张鹰到底是没有跑到张晨的身边,在前面还有两米的地方,一头栽到了地上,我跑到他身边,看着背后有一大片红,最中心是一个血洞,汩汩的往外冒着鲜血,但是张鹰像是感觉不到一样,在地上努力爬着往前挪动。

    “张晨!”我弯腰把张鹰给架了起来,对着前面吼了一嗓子。

    前面那高出来的地方冒出来一个大脑袋,是傻子的,怔怔的看了我一眼,我冲他喊道:“张晨呢,张晨呢?!”傻子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两个胳膊中间抱着的是横躺着的张晨,肚子上面冒着血花,眼睛紧紧闭着,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见到张晨这样,张鹰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直接推开我,身子往前扑去,到了傻子身边,像是疯狗一样的把张晨给抢了过来,他本来受伤就重,在中枪之前就被折磨的不成样子了,这下几乎是油尽灯枯,直接抱着张晨滚在了地上。

    张鹰带着张晨滚在地下之后就一点力气都没了,瞳孔开始散开,那胸口像是风箱一样呼哧呼哧的扯着,嘴里居然还溢出了血沫,方脸警察现在也过来了,脸色惨白的看这地下那俩人,我看见方脸,冲过去拉着他的领子,对着他骂道:“草尼玛,你傻么,你是不是傻逼,这是人质你看不出来么,你为什么要打,为什么要开枪?为什么?”

    锥子过来把我抱开,对着那方脸说了声对比起,不过那方脸现在注意力不在我这,只是像丢了魂一样看着下面的张鹰,还有那一样倒在血泊中的张晨。

    “赫……赫赫……”那地上的张鹰突然发出这个动静,我赶紧低头看他,他想转过头看张晨一眼,可是平常轻而易举的动作,现在居然难比登天。

    我蹲下来对着张鹰说:“没,没事,他没事,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救活他的!你别说话,救护车一会就来了。“

    张鹰最最嘴唇嗫嚅,一边留着血一边试图说着话,可是那嘴巴张合,我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

    “爸……”正在这时候,突然旁边传来一个虚弱至极的声音,我们几个眼睛一亮,这居然是张晨的声音,他,他还没死!他没死!

    本来都要弥留撒手人寰的张鹰,听见这话,眼睛一下亮了起来,回光返照了,咳嗽了一下,嘴里憋出来:“啊……啊啊!”

    张晨滚了一下,爬起来,看着旁边的张鹰,喊:“爸,你怎么了,你,你怎么了?爸!”

    张鹰听见张晨这一连串的问题,没有回答,脸上反而是露出笑容,张晨能说出这些话,显然他身体并没有大碍,对于张鹰来说,这无疑是临死前最大的欣慰。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你为什会跑回来,为什么啊?”那刚刚醒来的张晨嘴里喊着,声声凄厉,像是泣血的杜鹃,可是我们这边谁能回答,谁都不能回答,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娘会进监狱,谁能告诉他,他娘为什么会死在监狱里,谁能告诉他为什么有人抓起他来把他当成狗来养,谁能告诉他,这一直不成器的爹怎么也成了这种模样?

    谁能告诉,谁来告诉!难道真的要把这天下所有的苦难都加持在这一个未曾长开的肩膀上么?难道他的这一辈子就注定是个悲惨么?

    “我,我……我也想活着……我也想活着像……像个……爷们。素……素……素啊!”

    这,是一个懦弱了一辈子的男人,这是一个抛弃妻子的男人临终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