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47章 左男男在哪
    村长万万没想到二哥会说出这种话来,一时间呆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了。

    倒是二哥咧了咧嘴角,说:“看看看,看个球,再看老子真的抽你了啊!”

    村长尴尬的一笑,上下打量了一下二哥,不知不觉中眼圈红了,自言自语道:“长这么大了,这么俊的小伙子了,这还是二虎子么?”

    二哥还要继续扯皮,接过话茬,说:“老人家,上次你说的,在我们几个进山之前,有四男一女也过来了,你还记得那个女的什么样吗?”

    村长看了我的脸一下,似乎是想问我究竟是不是陈凯,但最终叹了口气,说:“我现在记不太清了,那个女娃啊,年龄不大,但是怪好看的,就跟天上下来的仙女一样。”

    二哥在一旁笑话道:“老狗屎,你说说你一把年纪了,咋还这么不正经,就算是人家跟仙女一样,咋的,你还能硬起来?”

    这给村长气的不轻,后来我又问:“那你还记得那女的是什么头发吗,长的短的?”

    村长这次倒是确定了,说:“长的!”

    我一听,傻眼了,说:“这怎么可能,你是不是看错了?”

    村长说:“怎么可能看错,那女的头发真难看,上面是黑的,下面是黄的,你说好生生的闺女,整成那样,真难看。”

    这不对啊,左男男是短头发,怎么又是黄的又是黑的,还能这么短时间长长头发了?

    村长这时候不可能跟我们说谎,难道是死了的杨挺最后玩了我一下,这也不可能,那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村长见我犯难,摸着脑门说:“我再想想,这女娃头发是长的没错,但是年纪不大,顶多是不到十七八岁,她身边的男的也跟你们一般年纪,有个小伙子我印象深,他给我好烟抽来着,不过那小伙子眼睛不大好,小小年纪,就跟人感觉挺阴沉的。”

    村长这么一说,我脑子里想起一个人,赶着跟村长说了一下,村长惊讶的说:“哎,你认识他?就是你说的这样子!”

    我他妈何止认识他,这狗日的可是坑惨我了,那女的绝逼就是左男男,虽然不知道她为啥头发变长了,村长跟我们说了那四个人的下落,也确定了,那四个人到现在还没下来,所以我们三个赶紧往山上赶去。

    左男男他们五个,去的是那老林子里面第二道坎跟第三道坎的交界处,那地方有个老屋,他们在那边里面,村长说是我们村里的人带他们上去的,一开始没人带,但是那群人给的钱很多,所以就给带上去了。

    那个地方我依稀有点印象,算起来我是在这生活比二哥多了几年,按道理说我印象更深刻,可是二哥从小野,这山上几乎没有他没去过的地方,所以两人都大概知道那个地方。

    不过山上挺难走的,我们走的很慢,不知不觉中,天已经黑了下来。

    一些必需品我们是买了,但像是帐篷之类那么高端的东西我们没有,这大冷天三个老爷们窝在这里冻的要死,二哥调戏我说上午我跟苗苗差点碰嘴巴的事,我骂了他几句,说不是他想的那样。

    一夜无话,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三人都冻的跟狗一样,我现在真怀疑那左男男这傻逼怎么在这呆这么久的。

    想到这,我忽然意识到一件事,左男男现在应该不是主动留在这的,应该是被动留在这的,妈的,说不定现在那些男的已经走了,就把左男男自己留在这了!

    我赶紧叫着二哥他们俩往前走,大概是走了三个多小时,就到了之前说的那个小屋,可是去了之后,里面一个人都没有,甚至是火堆,都他娘的看起来是好几天之前的,难不成现在已经走了?

    本来想着来到这,把左男男弄回去赶紧看戏的,谁想到来这也不是一帆风顺。

    二哥苦着一张脸说:“日他娘,现在看来是早就走了,白跑一趟了,那些人肯定是得到消息,知道三合的人要过来,所以早就回去了吧。&ot;

    要是真跟我想的那样,这种可能性并不是太大。

    这时候傻子突然对我们做了一个手势,让我们别出声,我以为傻子发现了什么,可是傻子的脸色是越来越白,他忽然没头没脑的对我说了一声:“这山上有野猪么?”

    二哥笑了起来,说:“老子在这上山上了多少次,别说是野猪了,野兔子都少见了,你个傻缺……”不过二哥说完这话后,我们前方那树林子里就传来巨大的沙沙声,要是人肯定不会发出这种动静。

    还不等我们反映过来,从那灌木丛中一下跳出一头全身黑乎乎,两个獠牙跟他娘的象牙一样的大东西,估计四五百斤,那身上的鬃毛看的就跟刺一样,俩小眼睛通红,四根腿不长,但根根就像是柱子一样,这傻子是乌鸦嘴啊,传说中的东西居然真的被他说出来了!

    老一辈人都说山里有野猪黑瞎子,甚至还有虎,谁他娘的想到还真的有这种东西。

    那野猪不知道是受到啥刺,不过我得感谢她这些表情,因为在我扑过去把她的嘴巴捂住的时候,她没叫出声来。

    我现在压在左男男的身上,她开始反应过来,呜呜的叫着,手脚也开始挣扎,疯狂的在我身上拍打,跟一个疯狗一样,还咬我,我直接拿出刀子来顶住她的脖子,冲她恶狠狠的喊道:“草泥马,在动老子扎死你!”

    可是我这话好像是根本没有什么威慑力,左男男本来就是刁蛮到骨子里的人,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在乎我说这种话。

    我气的想给她一巴掌,但是怕弄出动静,只能想办法在地上把她弄起来,赶紧拽在走,可俩人挣扎的时候,我一不小心扯烂了她的衣服,左男男脸上一惊,似乎是有点害怕了。

    我一看她这样知道她的软肋是什么了,在她耳边咆哮,老实点,不然老子他妈的打死了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