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289章 困兽
    听见赵鑫说这话,最震惊最生气的不是左麟,而是我,段红鲤是他的女人?我操你吗!

    这像是一个重磅炸弹一样,把我们五个人都给雷的不行,过了好一会,左麟费尽的看着赵鑫,压着嗓子喊:“你说什么,小鱼儿是你的女人,我怎么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清楚,你他妈的跟我说清楚!”

    赵鑫听见后,哈哈笑了起来,有点神经质,笑着笑着,居然眼睛里闪出了眼泪,他说:“你怎么不知道,你会知道什么,你什么时候在意过我的想法?”

    “小鲤鱼刚被你扛回去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她,我喜欢她无拘无束的笑脸,我想要给她最好的,我爱他她,我知道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上别的女人,她是那么完美!我跟你暗示过很多次,我有次甚至忍不住了跟你说,让你把她送给我,你当时怎么说的,你说段红鲤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你要亲自看着她长大!”

    “我就知道,什么好东西都要被你占着,什么好东西都要你拿走,你凭什么不给我小鲤鱼,凭什么咱俩一起卖命,一起砍人,我出力不比你少,你当老大,而我就是万年老二?我不服,我告诉你,我不服!你要是喜欢小鲤鱼那也就算了,可是,你这么久了,不跟她表白,甚至都不动她,我以前以为你是真爱她的,可是我后来发现,你只是把她当成花瓶,一个好看的,放在你身边增加你身份的花瓶!”

    “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我是你兄弟么,为什么一个花瓶都不给我,你告诉我,为什么,我爱段红鲤啊,我爱她啊!你眼睛是瞎了么,还是根本就不把我当回事,我能给段红鲤幸福啊!”

    “所有好事都是你自己占了,你是龙头大哥,你是三合董事长,就连段红鲤你也跟我抢,你对得起我,你还真的对得起我啊!左麟,你知道吗,我等这天等了多久了,你知道我有多恨你么,我每次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都想捅死你,把你千刀万剐啊!”

    这些话一字字像是重锤一样,砸在左麟的心上,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赵鑫,看着这个认识了将近三十年的兄弟,仿佛一下子都不认识了,这他妈说的是什么话,左麟忘了,这人都有嫉妒心,站的越高,就想得到的到更多。

    “你,说你喜欢小鲤鱼?”左麟这时候脸直接成了灰色的,没有一点血色,说这话的时候,嘴唇都在颤抖,牛逼如左麟都感觉自己配不上段红鲤,或许从他心里就认为,没人能够配得上段红鲤,到了现在,突然他身边的兄弟说喜欢段红鲤,并且因为这个理由背叛他,他,接受不了!

    “你想要老大,你直接说,我给你就是了,我的不就是你的么,这么多年我的为人,难道你不知道吗,可是你说你喜欢小鲤鱼,你知道她对我来说是什么人吗?你知道吗?”左麟冲着赵鑫说。

    “我不知道,我就知道,这一辈子,我除了段红鲤,我谁都不娶,对了,你一直不知道吧,那次打死那人的儿子,其实是我故意的,我知道你是好大哥,肯定会替我去坐牢的,只要是你去坐牢了,这三合上上下下都是我的了,当然,小鲤鱼也是我的了!可是我没想到,我么想到你那么卑鄙,居然让小鲤鱼去坐牢,以前我就想让你坐牢的,你也算是我大哥么,人不能没有人情味,可是从小鲤鱼坐牢的那天开始,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一定要死,我要毁掉你,我要让你尝试一下这人世间最大的痛苦。”

    “哈哈,你现在是不是很痛苦,很难受,心像是刀割一样疼,被自己最信任的兄弟给背叛,看着最器重的兄弟死在自己面前,哈哈,还是死在你相信的兄弟手里,冤枉死的啊,小六是自己抹脖子死的啊!今天我不光是让你死,我还要让你所在乎的兄弟一个个的死在你面前,我要你亲眼看着他们死,看着!你不是要让那陈凯取代我的位置,去地狱取代吧,草泥马的!”

    赵鑫越说越激动,现在脸上一片紫红,跟他狰狞丑陋的脸蛋配合起来,真的像是地狱里面最怨毒的恶鬼,不,比鬼可怕,这世界上最可怕的,是人心!

    别说是那三个死忠,就连我听见这话气的浑身都抖了起来,要不是左麟站在前面弓着腰拦着我们,我们四个肯定都冲上去砍死那狗日的了。

    “赵鑫,兄弟,好,你真好啊,你他妈真……噗”左麟这话还没说完,一口老血喷了出来,整个人晃了晃,倒在了地上,我们几个叫了声大哥都赶紧扑上去,想要扶住他。

    左麟在地上怒极反笑,不过这笑声中苍凉痛苦,比哭声还难听。

    看见我们过来,左麟红着眼圈喊:“兄弟们,我对不起你们啊,我对你起你们!我有眼无珠,居然认了这么一个白眼狼,我怨啊,我恨啊!”

    我冲着左麟就是一拳,喊了声:“左麟,大哥!我叫你一声大哥不是看你来哭的!这人不配做你兄弟,你兄弟,在这呢!在那躺着呢!你就,这样放弃了?你就想让我们这些人这么折在这?”

    我啪啪的拍着自己的胸脯,然后指了指地上的小六。

    “要么一起活,要么一起死,不就是比我们多几个人么,你他妈是老大,你怕么,你的骨气呢,你是不是跪成奴了,是不是,是不是!你不敢,老子他妈自己去!”我说完这话,走到小六身边捡起他抹脖子的刀,就要冲过去。

    我没砍过人,我知道我这次冲上去肯定就会被砍成肉饼,但既然知道自己已经要死了,为什么不像是个爷们一样,来吧,杀!

    一双沉稳的大手抓住我的肩膀,把我扣了下来,左麟拉着我,说了声:“兄弟,一起。”

    说完,他虎目含泪的看着我们四个,像是要把我们的脸都印在脑海里一样,他弯腰把小六的尸体背了起来,用衣服狠狠的勒住,嘴里说了声:“兄弟,走,上路了。”

    当时看见这一幕,我直接彪泪了,四面楚歌又如何,来生,我们还要做兄弟!

    左麟背着小六一马当先,直接冲了上去,没有最后的宣言,没有离别的话语,左麟就给我们留下了一个背尸的背影,决绝而伟岸,如同一座山,如同那纵云乘风的下山虎,战吧,杀吧,抛我头颅,撒我热血,让你们这些狗娘养的小人去下地狱吧!

    死,我也要拉你们一起死!

    “杀……”这声音惊天动地,成为悲壮的军歌,我手心全是汗,眼里一片粉红,那泥头车上的人以我们好几倍的数量迅速把我们围了起来,在远处,是那带着面具眼里带着讥讽的人们,杀,杀,杀!

    “不忠之人曰可杀!不孝之人曰可杀!

    不仁之人曰可杀!不义之人曰可杀!

    不礼不智不信人,大西王曰杀杀杀!”

    我嘴里不由自主的吼出七杀碑文,将死士,踏歌行!

    左麟被称为这tj黑社会中最能打的绝对是有原因的,这人浑身是胆,围着我们的那将近二十个人都是好手,像是包围圈一样把我们团团给围住,但左麟背着小六的尸体,像是一把狼牙尖刀一样,狠狠的插入那圈子中,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左麟不傻,相反是非常精明,别说我们五个不都是顶尖的高手,就算是,在这种地方也会被活活拖死,唯一的活路就是逃出去,门口那边是重兵把守,但不知道左麟是怎么想的,带头朝着那边扑去,那围着我们的人群被他牵动,大部分往门口堵住。

    “跑!”左麟头也不回的冲我们嘶吼了一声,我现在知道了,左麟声东击西,这时候还想着最后挣扎一下,给我谋取一线生机,那偏往虎山行的豪气跟悲壮,真他妈的不愧是带头大哥!

    左麟想法是好的,可是我们不是他,要是我们剩下的四个人要都跟他一样的身手,说不定我们今天真的能突围出去,至少能出去一个,可是我们不是左麟,我们甚至都没有小六的身手。

    这是我第一次面对面的砍人,如果问我什么感觉,我只能说大脑一片空白,那时候你感受不到愤怒还有恐怖,就像是疯狗一样挥舞着手里的砍刀。

    我需要谢谢小六,因为小六留下的刀是最长的,我玩命的抡着的时候,那些人根本不敢近身,这样才让没有丝毫章法可言的居然撑到了现在。

    现在左麟一个人承担了对我们动手的人攻击的百分之六十,他那把刀像是蝴蝶翻花一样,让人眼前缭乱,这都是一辈子砍人砍出的心得,不光是跟我一样凭着蛮力跟虎劲,这交锋的几下子,他已经砍伤了好几人,可是他冲的越猛,背后就越空,他是故意离开我们四个的,就算是刚认他当大哥的我都看不过去了,啊啊喊叫着,抡着砍刀冲进了左麟身边。

    那三个人跟我一样想法,有两个不要命的靠了过来,可是有一个尖叫了一声:“大哥!”然后那声音瞬间就被淹没,被那叮叮当当还有噗嗤噗嗤的声音给遮盖,我们回头看的时候,只看见那人的身子倒在人群中,周围的人举着刀一下,又一下,刀刀带血,那人惨叫没超过五秒,就完全没了动静,死了,就这样活生生的被砍死了。

    从生到死,就是五秒的距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