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223章 酒里的毛
    我昨天的时候还在想,要是被人去检查该怎么办,万一找不到毒品,我就白忙乎了,没想到到了最后,这算是意外之喜吧。

    总监区长是跟着我们a监区检查b监区的的房间,搜出来的小东西零零总总的不少的,但都是一些可有可无的日常用品,姨妈巾,卫生纸,肥皂,洗衣粉之类小玩意,还有一个监室里找出来了花露水。

    别看这些东西平常,但是在监狱里可是稀缺货,像是那姨妈巾,监狱就给四块,卫生纸也不会给你够,这东西根本就不够用,这玩意是必需品啊,所以女囚想办法买,听辰宇说,这东西最贵的时候要炒到100多块钱一包。

    很快就到了赵平的房间,在里面搜出了一些妇炎洁,但是毒品却没有找到,这铺盖什么的掀起来了,橱子里面也翻了一遍,总之是那方方面面都找了一遍的,唯独是没有找到毒品。

    总监区长说声走吧,看来是没有了,我心里想别介啊,眼睛赶紧在这瞄,正好是发现了桌上放了一块肥皂,我脑子里忽然想起,好像是刚才检查脸盆的时候,里面装着肥皂来着,为啥上面还有一个肥皂?

    也就是肥皂这个词敏感一点,让我一见了,心里就有点触动,所以想的多了,她们都想往外走,我往回走,低头一看,桌子下面有点点肥皂的碎屑,我恍然大悟,心里狂笑起来,这赵平还有点意思,居然懂的这一手。

    我装不小心的样子,直接扑在桌子上,把肥皂拨到地上,她们几个回头一看,分监区长说我:“你小心点。”

    我装着不好意思的说了声,不好意思,脚滑了一下,几个人根本就没注意到地上的那块肥皂,肥皂倒也结实,根本没有摔碎,这有点操蛋啊!

    我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趁着她们还没扭头,往肥皂上踩去。

    我们监区的中队长这时候看见了,喊了一声:“小心肥皂!”

    可这一下已经晚了,我一脚踩了上去,趔趄了一下,脚拿开的时候,几个人都不动了,因为肥皂里面的那东西被我踩出来了。

    中队长刚才提醒我注意,所以一直关注肥皂,见到里面出来东西,咦了一声,走了过去,弯腰捡起里面的东西,不多,也就是两个拇指盖大小,是长条的。

    “这是……”还不等中队长说出毒品两个字,总监区长劈手把那东西夺了过去,嘴里训斥道:“什么玩意,我看看!”

    我们监区的中队长还想说话,但是被分监区长给制止住了,我心里有点纳闷,总监区长估计知道我是个刺头,把我叫道一边,说:“小陈啊,你刚才看见什么了么?”

    我又不瞎,当然是看见了,她问我这话明显是让我当看不见啊,这可不行啊,我费了这么大力气,就是为了让找赵平滚蛋,现在你让我说没看见,这扯淡么!

    哐啷一声,我们呆着房间门口有人冲了进来,我一看,是那眼睛瞪的溜圆的赵平,她一进来,看见总监区长手里的东西,嘴巴长大,下一个动作,居然扑过来,想动手抢。

    我离的最近,一伸手拦住赵平,她也知道这那东西要是真的被拿出去,自己这辈子估计玩完了,心里狠,抽出警棍来冲我头上就砸过来。

    我头一偏,躲了一下,但是那警棍还是抽在我的肩膀上,疼的我不轻,她不跟我纠缠,就想往那脸色大变的总监区长手里抢东西,我一脚踢在她的膝盖上,我们穿的皮鞋都是那种大头皮鞋,据说里面都铁片子,一脚把赵平踢的跪在那里,我嘴里低声骂了一句,过去拧住她胳膊,让她不敢乱动。

    总监区长刚才吓了一跳,脸都白了,赵平这块头什么的跟男人一样,总监区长岁数又大,当然害怕了,她随手拿起赵平桌上一个瓶子,跟我说:“小陈,抓起来,在赵平房间里搜出违禁药了,给我抓起来!“

    赵平听见这话,像是刚上套的驴一样,直接蹦跶起来,但被我死死的按在地上,总监区长用传呼机叫来几个狱警,把赵平按着,带进监禁室去了。

    总监区长那毒品袋子抓的死死的,我们在场的几个起码我还有我们监区中队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了,但总监区长不肯说,只说这是违禁药,后来也没跟我们继续检查,直接走了,估计是跟上面几个大佬开会去了。

    后来几天,都没听见关于赵平的处罚通知,反正最后就是无疾而终了。

    没有赵平从中作梗,红鲤鱼也从禁闭室里出来了,出来时候,我偷偷去看了她一眼,心疼的要命,不知道是怎么搞的,才几天不见,红鲤鱼脸上一点精神都没有,眉头总皱着,那洒脱又有点佛性的没心没肺女人第一次见有了心事,但我知道,这心事跟我无关。

    我没有自作多情的过去跟她打招呼,看了几眼之后,拖李帆给我打听最近红鲤鱼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娘们连减刑都不在乎,究竟还有什么烦心事。

    再说我晚上在肖潇那夜店当保卫的情况,快有一周了吧,就出现了一起斗殴事件,也没打起来,就吵吵起来了,傻子往那一站,一开始别人看他憨厚的跟傻子一样,不把他放在眼里,但是傻子直接把其中一个目测200斤的大胖子直接抱着快要举起来了,那些人都老实了下来,该买单的买单,该坐下的坐下。

    所以开头几天苗苗还有兴趣跟着过来玩,后来就剩了我跟傻子了。这些天一直没有懈怠,锥子帮我打听为什么道上的人好像是认识我,然后何凡保持联系,有什么事保证能第一时间过来,第一次,锥子消息这么慢,没有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现在我跟傻子俩人靠在角落里,看着夜店里面那些女人,其实看多了就是那样,无非就俩字,露肉,开始猎奇还行,但是后来总这样,就有点麻痹了。

    我跟傻子开玩笑说:“方瀚,要不等这一个月后我不在这干了,你来这干吧,我跟那个肖潇说说,你身手好,这待遇也不错,你感觉怎么样?”

    本来是一句玩笑话,但没想到傻子当了真,他没说哈,我都快忘了这茬了,又说了一句行。

    “草泥马,这是什么狗屁酒啊,兑尿了啊,这玩意怎么喝?”这声音来自中间,我看去,五六个人一桌,这波人刚进来没多久,头发弄的五颜六色的,还很长,一群杀马特。

    这事一发生,领班小倩就赶紧过去了,问发生了事,说话的是一个染着黄毛的小年轻,也就是十七八,胡子都没黑,但嘴巴真不干净,爹干娘的骂,也就是小倩脾气好,在这里呆久了,什么人都见过了,一口一个对不起的说着。

    然后叫来服务生,给那黄毛换了一杯。

    那酒刚上来,小倩走了没几步,黄毛又骂了起来:“草泥马,怎么回事,你他妈的把毛放进去了啊,恶心谁啊!”

    小倩脸色不好,嘴里说着不可能,走到黄毛跟前,想要看看到底有东西没,我和傻子已经往那走了,清楚的看见酒杯中确实有毛发,不过是黄色的,一看就知道是黄毛刚从自己头发上拽下来的。

    小倩素养不错,都这样了,还笑着跟黄毛说:“这应该不是我们酒里带来的吧,您看,我们都没有黄头发的人,是不是您的头发不小心掉进去了,要不,我在给你换一杯?”

    小倩这话刚说完,黄毛骂了一句:“换你麻痹!”啪的一声,那杯鸡尾酒直接泼到了小倩脸上,小倩穿的是白衬衣,胸口也撒了一大片,狼狈的很。

    这黄毛明显是过来砸场子的,善终不了,因为最近这几天跟小倩相处的不错,这女的虽然是夜店领班,但别管是脾气还是性格都挺好的,算的上是朋友了,傻子蹭蹭的走路有劲,那黄毛见了还想说话,傻子一个蹬脚,踹到那黄毛胸口,把黄毛给踹翻了,倒在那后面的桌子上,直接砸翻了桌子。

    谁也没想到傻子会先动手,我都没想到,但动手了已经是不能善了了,旁边一个爆炸头的小子直接骂了一声,从怀里摸出一个明晃晃的刀子就冲我扎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