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215章 夜店里的小野猫
    我三步并成两步冲了过去,抓住赵平的手,训斥道:“你他妈有毛病是不是!”

    本来在这都是看热闹的,赵平没想到我会出来,看见我之后,脸一下变得涨红起来,她还想说什么,我直接开口说:“这人是我监区的,怎么了,欺负人不是?”

    我并不是想跟找平发生什么纠缠,今天要不是看见她在这像是疯子一样打我们监区的女囚,我根本不会搭理她。

    赵平被我推了一下,往后退了一步,咬着牙喊:“行,你他妈行,你真牛逼,你给我等着,你他妈给我等着!”

    说完这话,赵平扭头就走。

    这他妈的神经病啊就是!

    我看刚才挨打的那个女囚,挺胖的,有点印象,叫范什么,我们监区那块都叫她范小胖,人挺和气的,也有眼力劲,就算我当初来的时候,也指导员长,指导员短的叫我。

    我问她没事吧,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被打了,她脸上还是在笑,说:“谢谢陈指导了,这,哎,又给你添麻烦了,都怪我,要不是我,你也不会跟她起矛盾,都是我不好,这手脚不利落。”

    我说没事,都是应该的,你在这好好干就行,你是咱们a监区的女囚,别的监区谁都不能随便打你,就算是分监区长也不行!

    范小胖听见我这话,有点感动,但也没啥特殊的表现,毕竟在监狱里都是老油子了,不可能因为我这一句话就对我感恩戴德。

    本来跟赵平关系就不咋的,现在这矛盾有点越演越烈的节奏,要不是我现在不想惹事,我真想找个机会把她给弄下去。

    宫先生的电话下午打到我的办公室里,寒暄了一阵子,无非说是感谢之类的,后来告诉我,那被雨水打湿的货已经快出来了,问我什么时候过去看看,顺便把货给提了。

    这是赶鸭子上架,逼着我去找贩子啊,不过找贩子的话,我得多带几个人啊,胖锥子肯定不能带,傻子倒是可以,再带上苗苗吧,虽然是个女的,但是好歹能打啊,不过说起能打来,上次演出场哪场暴乱的时候,这苗苗那楚楚可怜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给分监区长请假,并没说自己出去干这个,但现在她没了卫姐之后,很多基础工作都是我来干,恨不得供着我,所以也没问,大笔一挥,直接签了。

    最好是直接联系肖潇,不进入贩子,我给大地打了一个电话,问大地知道不知道肖潇的联系方式的,大地倒是爽快,说不知道,不过知道上哪去找她,这肖潇白天是个白领,晚上的时候,经常流连在雨滴夜店,是那知名的夜店女王,要是想找她,去那就行,不过大地叮嘱我,这女的可是带刺的玫瑰,最好不要惹。

    跟方洋说的差不多,不过我心里好奇起来,这女的到底是啥样,不过一个女人要想干到贩子里面一个头目,除了自身漂亮之外,应该还有一个不错的大脑,从进了监狱之后,我好像是一直跟聪明女人打交道,所以,潜意识里面,我就有点不舒服。

    美女蛇什么的最可怕了。

    苗苗听说要去夜店玩,高兴的很,幸好今天大长腿没跟她在一起,不然有点麻烦,至于傻子,根本就不在乎去哪,只要是有吃的就行。

    苗苗问清楚了是那个夜店,说自己过去,我跟傻子一起去。

    说实话,或许是因为自己很少来这种地方,又或者说,有点骨子里的自卑,就算是现在钱稍微宽裕了一点,我还是不喜欢来这,也是不习惯,纸醉金迷的气氛虽然好,但醉生梦死早晚要醒过来,日子还要过,还要一点点的往上爬,不用别人提醒,我自己清楚的就知道自己现在处在什么位置,火急火燎,用尽一切方法的往上爬。

    傻子明显也有点拘谨,俩人穿的有点破,又都不是什么帅哥,不过傻子刚进来那壮硕的身体倒是吸引了一点眼光,但眼里看见的是一个憨厚如老农的面容,另一个是一张稍微有棱角,但其实很大众脸男人,要气质没气质,要钱没钱,虽然在这大多都是想玩情,估计是除了瞎眼的或者是特别饥渴的人才会找上来。

    苗苗还没来,我跟傻子在吧台上喝酒,傻子一如既往的沉默,那眼睛都很少往四处撒光,我笑了一下问傻子:“方瀚,你对女的不感兴趣么,怎么也不看女人?”

    傻子憨憨的,挠头说:“俺妹子说,要给俺找个好媳妇,要俺好好对她。”

    我笑了笑,说:“那现在你是有媳妇了?”

    傻子脸红,继续挠头,说:“没有。”

    我晕,有时候真是感觉傻子傻的可爱。

    我说:“傻子,等忙完这段时间,我帮你找个媳妇,不漂亮的咱不要,人不好的咱不要。然后一心一意的跟你的,你看行不?”

    傻子还是不好意思,但点了点头,说,中。

    说话的当口,听见夜店里面人群中有点骚动,回头一看,看见门口进来一个女人,我以为是那肖潇来了,但是仔细一看,有些头大。

    进来的是一个美女,大美女,天字号的那种妖精级别,那女的头发是盘起来的,有点妖异的淡紫色美瞳,还有那忽闪忽闪的长睫毛,上身是短小的紧身小可爱衣服把胸部束的越发高耸,下面是一条短的不能在短的小热裤,没穿丝袜的大腿在夜店那靡靡灯光下一打,闪耀着满满的都是诱人,脚底下踩着一双精致的宛若水晶鞋一样的细高跟,本来就高挑,这一大打扮,比夜店里面的男人都要高出半个头来。

    咕噜,旁边那貌似不食人间烟火的傻子吞了口吐沫,那个女的进来环顾四周,我和傻子在这人群中实在是不扎眼,找了好久,她才发现了我们,鲜红的嘴唇一嘟,嘴角边的两个酒窝漏出来,然后那诱人又野性的妩媚笑容在她脸上就肆意起来。

    笃笃的踩着细高跟走到我们跟前,苗苗今天宛若性感的无可救药的小野猫,本来我和傻子都是那种丢在人堆里都没人注意的角色,现在苗苗一来,仿佛是一颗一百瓦的灯泡,彻底的把我俩人也给照亮了。

    苗苗丝毫不避讳,两条细细的胳膊一伸,挽住我的胳膊,胸口那两团高耸都凑了过来,我下意识的低头一看,有点晕,沟太深了,不过沟里面塞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苗苗伸手一掏,把手机从里面拽了出来,自顾抱怨:“没兜兜就是不好。”

    周围的人眼睛一片惋惜,大概都是那种好啥被狗啥的眼神,怎么也想不到这么一个性感妖媚的尤物,居然会贴到我身上,鲜花插到牛粪上。

    本来想着偷偷在角落里先看看那肖潇,谁知道苗苗一来几乎是把整个夜店的注意力集中在了这,这貌似不妙。

    看着周围杀人的目光,我捂着额头说:“苗苗,你特么怎么穿这样啊?”苗苗低头看了看,说:“有什么不对么,不是你说来夜店么,我寻思打扮一下,不能给你丢人是不?”

    你这也太长脸了,我怕自己降服不了啊。

    我说:“要不,你自己先逛逛,别跟着我和方瀚了?”苗苗一听这个,炸毛了,直接咆哮起来:“臭毛驴,你是不想要我了么?”

    这女人天生就是好演员,尤其是漂亮女人,所以苗苗一吵吵,我看见有几个人就要过来护花了,这尼玛的!

    我低下头,说:“苗苗,我错了!”可是听见苗苗喊了一声:“啊!”

    声音有点惊讶,我抬头一看,发现苗苗光润的小肩膀上搭了一个手,我眼睛一眯,往后看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