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208章 砍我的一个手?
    这事我自己有点办不了,问旁边的锥子:“你认识这里的人么,我帮把他啊。”

    锥子纳闷的问我:“咋了,帮他干什么?”我简单的把事给锥子说了一遍,锥子听了之后,说:“这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哎,走,跟着我来。”锥子直接带着我跟傻子跟着一个人往前走,一开始没注意,但是顺着锥子的目光看去,我发现我们现在跟着的那人有点眼熟。

    仔细一想,好像是这人在宫先生每次斗狗的时候都在旁边出现过,并不往前围,就在一旁跟路过差不多,要不是我记忆力好点,我还真的记不住这事。

    这人上厕所,锥子跟我一左一右,占了他旁边的尿池,他抬头先看了我一眼,我冲他笑了下,这人感觉有些怪,说:“我认识你么?”

    我没说话,在另一边呼啦啦撒尿的锥子说话了:“不认识他,总该认识我吧。”那人一扭头,本来是皱着眉头的,脸上立马舒展开了,笑着说道:“哎呦,什么风是把锥子哥给吹来了啊,锥子哥早说啊,三笠我带你去下面啊。”

    锥子故意黑着脸说:“滚蛋的吧,我一进来你还知道,今天被吊住的那棒槌是我朋友,你可不么不地道。”

    这三笠长的年轻,三十出头,短头发,一身的干练气,听见锥子这话,装傻道:“锥子哥,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可不懂啊。”锥子撒玩尿,那胖乎乎手一伸,直接把三笠给拽了过来,拉在怀里,说:“快别给我装了,我是干嘛的你又不知道,玩狗,咱tj的人都得叫我一声祖宗!我私下过来找你,就是够面子了,快点麻利的吧。”

    三笠嘿嘿一笑,说:“什么都瞒不过锥子哥,其实这倒也不是什么事,毕竟是锥子哥开口了,那棒槌看着穿的挺好,但下的都是一些小钱,现在也才六十几万,给锥子哥面子,也就还了,可关键是,你也知道,我们开这个的,钱到手里,在送出去,这,这晦气啊!”

    锥子笑着说:“那不好办么,让我这小兄弟再重新赢回来。”说着锥子指了指我,那三笠多看我一眼,估计真想不起我是什么人,还是一脸的为难。

    锥子拍着三笠的脑瓜说:“行了,我还不知道你这精货想什么,改天去我那牵条狗吧,怎么也能是下一层的货色,不是上面这种骗人的,行了?”

    那三笠一听这话,喊了一声:“得了,锥子哥说什么就是什么啊,这棒槌玩意,怎么有锥子哥这么好的朋友!”

    我们三个回到那最大的一圈斗狗厂,看见宫先生正红着眼睛,手牢牢的抓着面前的栏杆,整个人都趴在上面绷着,嘴里声音都变了,很细“咬死他,咬死他!”

    三笠应该是这里的小头目,过去直接把现在那个类似于裁判的人给顶了,嘴里喊着:“瞧瞧看看啊,狗王争霸了,买蓝买红了啊,买定离手了!”

    旁边负责激怒攻宫先生的人说:“别说了,再说也没用,看见那人没,输了好几把了,不论是他买什么,我直接买相反的,这人,晦气啊!”

    这宫先生是个成功的商人,最忌讳的也就是那俩字,再说现在已经上头了,把手里那剩下的砝码晚上一丢,然后把手上的腕表卸了下来,堆在上面,红着眼睛喊:“红,我选红,我还就不信了!”

    那人吐了一口吐沫,说,蓝,那我就选蓝,不解释,跟晦气的人对赌就是爽,稳赢啊!

    这一把狗厮打的真激烈,咬了足足半个多小时,其中那条红狗的舌头都被咬烂了,不住的甩头,嘴里的血甩的到到处都是,宫先生不注意,被甩的脸上都是,但现在的他,似乎是并不在意这东西了,抹了一把,一脸的狰狞,然后又继续喊。

    最后那红的还真差点赢了,不过也是差点,本来好好的,都咬在那蓝狗脖子了,眼看那蓝狗就没气了,可股关键时候它不知道为啥松嘴了,直接被那蓝狗反口咬住气管,活活的在地上蹬腿憋死了。

    宫先生这个气啊,要是没有快赢那也就算了,但现在心里憋屈啊,那托更是嚣张,都站起来过来说宫先生是个衰神了。

    宫先生现在就是输红眼的赌徒,身上没钱了,转过身来拉住我:“兄弟,陈凯,借我点钱,你看见没,差一点,差一点就赢了。”看他那不满血丝的眼,我都纳闷了,这东西有这么上瘾么?

    我说没有,身上没钱,宫先生直接扒拉着锥子跟傻子要钱去了,他俩拒绝了之后,这人失心疯一样,拉着边上的陌生人要起来,可谁认识他啊,自然是一分钱借不到。

    “我就要赢了,我就要赢了,下把,下把我一定赢!”宫先生在喃喃自语,我在旁边故意喊道:“宫先生,我们走吧?”

    宫先生浑身一抖,我这声走,估计是把他回点现实,可是那托好死不死的喊了声:“滚吧,衰货,没钱在这比比啥啊!”

    宫先生一下扑倒旁边的那桌子上,喊道:“我要赌,我要赢,我跟你赌,我要要跟你赌!”那人冷笑着说:“跟我赌,你用什么,用的手啊,傻逼!”

    这人本来是句玩笑话,但听见魔怔了一样的宫先生耳朵里,直接当真了,他说:“赌赌赌就赌我的手,我一定会赢的,我不是衰神,我不是!”说这话的时候,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摸着自己的脖子里面的那个佛牌。

    那人本来就是托,三笠估计早就通过什么方式通知了他,宫先生要是不陷入危机,我根本就不能卖好啊。

    所以这托直接拍了一下手,说:“你这话可是当真的?你要是不赌,我可是当你输了,砍你一个手!”

    这时候别说是说砍宫先生一个手了,就算是赌命,估计他也毫不犹豫的答应,已经是魔障了,得到宫先生的答复后,那人像是变戏法一样,从下面直接掏出一把斧子,哐的一声砍在了桌子上,周围的人群直接叫了起来。

    最为吃惊的恐怕是宫先生了,那狗屁魔障,被这斧子一下,直接没了,我看他身子一哆嗦,连眼睛都不红了,这时候估计也明白刚才发生什么事了,头上冒着虚汗喊:“这,这这,这还真赌啊?”

    当时我在想,到底是现在过去拦下来,说我帮宫先生来赌还是怎么的,要是我主动过去说,这宫先生后来想,会不会感觉我是从一开始就坑他的,这好像是有点不好啊。

    我稍微迟疑的功夫,那感觉到宫先生拉我,我看了他一眼,他问我:“陈,陈凯,你不是认识这里面的人么,跟他们说说,我就是开玩笑的,怎么能真赌手呢!”

    我说:“这里面的人我赌不认识啊,我也是第一次来,好容易弄到这里的票啊!”宫先生脸上一下惨白了,说:“你也不认识?”我说:“是啊,你这,哎,当时我劝你你也不听!”

    宫先生这时候一脸的恐惧,也不怪他,因为那托看见宫先生不敢赌了,带着人拿着斧子要过来呢!

    宫先生脸上一狠,拉着我的手说:“陈,陈凯,我,你你替我赌好不好,我有佛牌,我相信我这把一定会赢的,你,你帮我打着赌,然后,不是,毕竟是你带我来的,是吧,这,这不好!”

    我脸上冰了下来,冷哼一声,说:“我叫你来可没有叫你赌!”那宫先生自知理亏,小声说:“对,对不起,我,只要是你帮我赌,那单子我不让你们赔了,要是真的出了事,我,我给你一百万。”

    我嘿的笑了一声说:“想一百万买我的手?你倒是挺有钱哈!”宫先生只是红着脸,但眼睛里,却是慢慢的希冀。

    锥子这时候说:“陈凯,别这么傻,咱不缺那一百万,钱是死的,这要是胳膊没了,多少钱也买不过来啊!”

    锥子说这话的时候,那拖已经拿着斧子走到我们跟前,宫先生拼命的往我身后躲,嘴里说:“求,求求你啊陈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