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49章 天上掉馅饼啊!指导员的干活!
    其实这消息不算是劲爆,在苗胖子被干,带走之后,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苗胖子这次是完了,所以,底下大多数人都没有吃惊,但我身边的李帆却发出一声低呼,幸好声音不大。

    金丝眼镜男顿了顿之后,继续说:“第二个人,是关于b监区刘红的处罚,由于刘红个人生活作风不检点,扰乱监狱正常演出,另外有虐待犯人情节,组织决定,撤除刘红管教身份,聘请她做监狱保洁人员。”

    我听了这话,乐了,这比直接开除刘红还解气啊,聘请什么意思,就是合同工,没有正式编制,当然,这还不是亮点,亮点是保洁人员,成了打扫卫生,收垃圾的,这下她可算是在监狱里面臭了,见到以前的同事,不知道还敢不敢抬头。

    说完处罚之后,金丝眼镜男就就开始说一些大而上的东西,无非就是什么整顿风气,公职人员要严于律己,构建囚犯和管教之间的和谐监狱,都是一些漂亮话,一点用都没有,现在下面所有人紧张接下来的人事调动,但偏偏这金丝眼镜男就是不说,一直拖着,从早上八点半,一直开会到了中午十一点,都是他自己一个人说的,我开始还兴致勃勃的听,到了后来,也出起了小差。

    金丝眼镜男突然说了句:“下面,说说监狱里面关于这次人事调动的试行计划,d监区中队长苗翠花一职,由b监区指导员张莲暂时代替……”

    这句话还没有落下,下面几乎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惊呼起来,我虽然感觉惊奇,但是没有必要这样绪也比较激动,我看她都手足无措的感觉,脸上红扑扑的,都出了汗,这至于吗,就算是张指导到了d监区,差不多也是平调吧,这队长虽然比起指导员更有一些实权,但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升值,为啥下面的人那么惊奇,难道是因为不同监区的人调离了吗?

    这次金丝眼睛男倒是耐性很好,等着下面没人说话了,继续说:“c监区指导员陶蕾,调离原工作岗位,担任监狱工会副主席一职。”

    这监狱公会又是干什么的,类似于学生会?陶蕾我是见过的,之前跟辰宇一起给我要名额的那个女指导员,有了刚才张指导的消息,似乎人们对这个消息并不是多敏感了。

    后来继续岗位调整,其实我现在心里有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那就是张指导走后,会不会直接把我弄成指导员,但是这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我入职时间太短,即使知道,但我还是无限yy了一会。

    后来金丝眼镜男说的现在上任的c监区指导员就有些令人玩味了,直接是从c监区的老管教升上去的,以前跟她不熟,没见过那个人,除此之外,a监区的指导员调离,到我们b监区当指导员。

    这都是指导员,为啥要调来调去的,现在我们监区的指导员的空子已经被填死,虽然明明知道会是这样,但是我心里还是有点失落,还是太年轻啊,要是多历练一点,有这次机会,我能升值的机会就比较大了。

    其实我算是害了刘红,这次刘红要是不被我弄下去,张指导走后,肯定就是刘红的指导员了,可惜了。

    我等着上面的金丝眼镜男说完赶紧散会,但是那金丝眼镜男咳嗽了一声,说:“现在说说关于最后一个职位的调任,这个比较特殊,原b监区管教兼女子监狱心理老师陈凯,由于前段时间工作突出,积极上进,现暂时调任a监区指导员一职,因陈凯工龄不够,所以暂时代理,是a监区代理指导员。”

    说完这话,那个金丝眼镜男准确的在人群中找到了我的身影,然后冲我微微一笑。

    现在是个什么感觉,不真实,要是让我担任b监区的指导员,我或许还期待过,但是让我担任a监区的代理指导员,这特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过了好一会,那李帆在下面拼命的捣我,我才收回心神,貌似我这次走大运了啊,虽然是代理一职,但是在没有正牌的指导员前提下,我就相当于是a监区的指导员啊!

    我心里瞬间被狂喜给取代。

    后面的话我基本没听进去,反正就是金丝眼镜男还有后来的政治处主任都叮嘱我们好好努力,到了最后,监狱长说了点什么,没听清,然后就说散会了。

    上面的人刚走,下面没出去的人就炸开锅了,我身边的李帆直接抓住我的手,嗷嗷尖叫起来,掐的我那个疼,虽然是兴奋,但是能看出她眼睛里浓浓的嫉妒之意。

    除了李帆,那些a监区的不少人都走过来跟我握手,说:“陈指导好,陈指导以后多多指教……”

    诸如此类的话在我耳边传来,当然,这只是一少部分,绝大多数a监区的管教还有狱警,都没有过来,具体为啥,大家都懂,我现在其实跟辰宇一样尴尬。

    我这里还没有寒暄完,前面突然传来叫骂声,声音很大,像是泼妇一样,我们都看了过去,发现是刚才调职的两位主角,一个是刚刚升为d监区中队长的张指导,一个是刚刚调离职位,成为副主席的原c监区指导员陶蕾,我不知道那公会到底是干什么的,之前好像是大长腿跟我提过,但是我忘记了,一般来说,这副主席算是升官了吧,为啥她俩吵了起来?

    陶蕾明显很激动,旁边的不少人都抓着她,她嘴里那脏话说的,恨不得把张指导她祖宗十八辈都给捎上,看她这样子,要不是旁边有人拉着她,我估摸着这人就直接冲上来撕张知道的脸了。

    之前就提过,张指导这人看起来很知性,但也架不住陶蕾这么骂,她脸色惨白的会骂着,两拨人到了最后到底是没有打起来,张指导被别人拉出去了,陶蕾在后面不依不饶,骂道:“……”

    我不想学了,太难听了。

    后来陶蕾也被拉走了,会议室的人陆陆续续的开始出去,前面的辰宇一直没动,刚才回头给我点头,我知道她什么意思,也没走,跟那些过来给我示好的人打完招呼,我身边就剩下了李帆还有之前过来给我送名单的那些女管教,前面剩下俩人,一个是辰宇,另一个居然是陈媛媛。

    辰宇把我叫过去,轻轻的冲我摇了摇头,看了看后面,我明白,就让后面的李帆她们先走了,到了辰宇跟前,陈媛媛过来笑着跟我说:“凯哥哥,挺厉害的啊,刚进来多久,居然是指导员了。”

    我苦笑着,说:“行了,你可别挖苦我了,我再厉害,也不如你啊,直接就在领导身边,再说了,我只是一个代理指导员,这是没人了,估计让我去充大尾巴狼呢,等有合适的人选,肯定就一脚把我给踹了。”

    辰宇这人在监狱里没有势力,她知道陈媛媛是监狱里面领导的红人,也不算是红人,但能直接接触到领导,笑着说:“媛媛妹子又漂亮了,陈凯说的对,咱监狱里谁也没有媛媛妹子厉害,以后要多多关照啊。”

    陈媛媛笑着说:“哪里,辰宇姐姐才厉害,以后妹妹要多跟姐姐学学。”

    陈媛媛是那种八面玲珑的人,不然也不会我们这一批就留下我们两个,而且她爬的这么快,可能有背景这是一种,但她的交际能力绝对是一绝。

    俩女人说了些客套话,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跟她俩关系都不错,我说了声:“你俩先别说了,我现在心里发慌啊,这张指导调到d监区当队长,也就是平调啊,为啥她之前那么兴奋,还有,c监区的陶蕾跟她有啥恩怨啊,当着面就吵起来了。”

    辰宇看了一眼陈媛媛,说:“这其实就是牵扯到监狱体制问题,abcd监区看似平行,但其实不一样,很不一样,cd监区是重型犯,这里面的管理者,权利肯定大的多,我举一个例子,你大概就能明白了,别看苗胖子不起眼,但是她在这监狱里面,差不多能跟c监区的监区长平起平坐,你能明白吗?”

    辰宇跟我说这话之后,我大感不可思议,看见陈媛媛在一旁点头,我回想了一会,好像是真有真么一回事,ab监区的管理者,对cd监区普遍有点尊重,再想想之前张指导居然是让我跟其他监区抢名额,估计也是因为不想直接得罪cd监区人的原因吧。

    我不傻,辰宇这么一说,我就有些明白为什么陶蕾会这种反应了,d监区队长绝对是个肥差,虽然是平行,但是比她这职位好,要是按照正常手续,这d监区队长职位没了,肯定是她往上填,辰宇一个外来户,根本就没有资格,估计她想这个职位已经想了好久,谁知道,苗胖子终于熬下去了,却横刀出来一个劫胡的,张指导窜出来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