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27章 身世之谜
    那政治处主任听见之后,皱着眉头说:“这不是我想怎么样的事,党校是一个神圣的地方,我不允许一些乱七八糟的人进来,无组织无纪律,你们这样的人,以后怎么能当党员,到了最后,怎么能为党作出贡献,所以,我感觉,你们这种人,最好还是不要入党的好,趁现在有时间,还不如早点回去,不是想喝酒么,现在就可以回去喝啊!”

    这中年人说的一点没错,人家玩的就是阳谋,我错了,错了就要付出代价,就像是之前迟到没军训会被甘愿罚100圈一样。

    何凡什么话没说,站了起来,那中年汉子见何凡这样子,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继续问:“还有谁?”

    陈冲在下面开口了,说道:“主任,那天其实…………”

    中年汉子冷冰冰的打断,继续说:“还有谁?”

    陈冲最后有些无奈的站了起来。

    那个政治处主任看着我们四个,说:“是你们自己走,还是我赶你们走?”

    苗苗那小暴脾气上来了,从座位上站起来,就想往外走,我赶紧拽住苗苗,跟那政治处主任说:“主任,这事确实我们做的不对,我们不应该无组织无纪律,请主任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中年男子听见之后,淡淡的哦了一句,说:“错了,就有机会改吗?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后悔药吃的,你们想继续在这留着,可以,今天写份检讨,明天我告诉你们留下来的条件,或者,你们可以选择现在就走。”

    说完这话,中年男子头也不回,直接走出了教室。

    他出去之后,教室里面立马嚷嚷了起来,不少人看我们四个就像是在看一个笑话。

    苗苗张牙舞爪,骂道:“奶奶的,什么屁党员,姑奶奶我还真的不稀罕!”

    哎,你可以不稀罕,但是我必须稀罕啊,本来在这不想惹事,但是这事慢慢的就惹上了我,,陈冲现在很不好意思,脸上红的很,当时出去喝酒是他提议的,遇到鲁昊林,也是他的仇人,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就是鲁昊林搞的鬼,他感觉拖累了我们三个。

    陈冲想说什么,我说:“别说了,陈冲,不是好有机会么,在场子上找回来就行。”

    陈冲狠狠的点了点头,怨毒的看着前面那个斯文败类,鲁昊林。

    今天过来上课的是一个女老师,我是一点没有听进去,心里总是挂念着那个政治处主任给我们出什么难题,但是有一点我能确认,不管是出什么难题,我都必须要通过,马拉松我都能跑下来,我还不信了,这男人能给出什么幺蛾子!

    中午我们四个一起在餐厅吃饭,我知道苗苗肯定不会写检讨,就喊她下午一起去图书馆,然后四个人一起写,苗苗本来不想去,但是好歹被我哄去了。

    下午的时候,我刚一出宿舍楼门,旁边就闪过一个黑影,一把抓住我,我一看,原来是早上遇见的那老头,老头看见我之后,两眼放光,那招牌式的老狐狸微笑笑的灿烂,说:“小兄弟,我这腰疼啊,你要帮帮我啊!”

    他抓的牢牢的,我不敢甩,这老头浑身透这一股精明劲,谁知道我这一甩手,他会不会顺便来个假摔碰瓷,一看就是奸诈的面相啊!

    我说:“大爷,那个,我有事啊,我要去图书馆啊。”

    老头说:“恩,多看点书是好的,也难为你了,来党校还想着百~万\小!说,是个好苗子,不过,我腰疼啊!”

    我感觉头有点大,说:“大爷,我这不是去学习,真的是有事,明天,明天行不行?”

    老头说:“恩,明天其实也可以,按道理说,你有事,我不该烦着你,可是,我腰疼啊!”

    我有些着急了,陈冲跟何凡就在我身边,但两人也不敢过来拽这老头,在这党校里,谁知道这老头是不是身居高位,不过也不不像,看他这一脸破落相,也就是一辈子扫大街的命。

    我继续说:“大爷,实话跟你说吧,我现在真的没时间,我们惹事了,下午要去写检讨,不然明天就要滚蛋了。”

    老头一听这话,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说:“这可是大事啊,小兄弟你咋还能惹这么大的事啊。”

    我听见他语气松动,赶紧点点头说:“所以,大爷,我先去写,写完之后,明天一定帮你,行不行?”

    老头白眼一翻说着:“你小子坑我,你要是明天滚蛋了,老头子的地谁帮我扫啊!”

    我无奈的说:“大爷,你讲点道理行不,我这,真有事啊!”

    老头妈的讹上我了,这次什么都不说了,哎哟喂的喊着说:“我腰疼啊……”

    我敢说,我要是敢走,这狗日的老头说不定就会直接躺在地上,不起来了!那我惨了。

    后来没办法,我让何凡和陈冲先去,自己陪着老头去扫地,告诉他俩一定要看着苗苗,不要让苗苗发乱,让她写检讨书。

    老头喜滋滋的抓着我的手,那满脸的皱纹都笑开了,眼睛火热的看着我,这神经病老头是不是真的有什么特殊爱好?

    我帮老头扫地,老头似乎是对我为什么要开除不感兴趣,反而巴巴的问我:“小兄弟,多大了?”

    “25!”我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对这奸诈的老狐狸,我现在是一点好感都没了。

    老头笑呵呵,根本没有在意我的话,慢吞吞的说了句:“姓陈吧,叫啥啊?”

    我一听老头说出自己的姓名,心里又惊又慌,连忙问了一句:“你,你怎么知道我姓陈?你调查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老头那狐狸笑容根本没有放下去说:“还用调查你么,我会相面,能看出来,我不但是知道你姓什么,我还知道你父母早亡,你是个孤儿吧!”

    我对命理这事非常信,听见老头这话,我心里起了惊涛骇浪,老头并没有理会我脸上的话,脸上和煦的笑像是没有丝毫城府,但实际老谋深算的如同千年狐妖,他继续说:“小兄弟,sjz人吧。”

    我听见老头这话,手里的笤竹掉在了地上,脸上一黑,有些怒气的问道:“你到底是谁,告诉我,你是看我资料了吗?”

    要不是这人年纪太大,我估计要揪住他的领子问了。

    老头摇头晃脑,没有搭理我的话,继续问道:“小兄弟,叫什么?”

    我冷笑说:“你既然都看了我的资料,为什么还要装模作样,你不早就知道我的名字了吗,我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家室人脉都没有,你到底想怎么样?”

    老头收起笑容,正经起来有些严肃,那板正的脸几乎对我产生了压迫感,他说:“我没看你资料,这些,都是我猜的,你,叫什么!”

    最后那句话,几乎是命令出来的。

    我经不起那气势,嘴里脱口而出:“陈凯。”

    老头撇着嘴道:“陈凯,陈凯,都想凯旋归来,谁见沙场埋骨,哎,还是放不下啊。”

    我心里一,恐怕是要失望了,你这些年,苦过来的吧?”

    我现在脑子里乱哄哄的,刚才我听见了什么,陈志远?这个陌生的名字,但是听起来让我心里悸动,仿佛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烙印,这是什么,是血浓于水?

    我感觉嘴里发苦,心里的恨不亚于喜,冷冰冰的问道:“他在哪?”

    老头回答的干净利索,直接说:“不知道,不光是我不知道,整个tj,或者是整个hb没有一个知道他下落的,不过你也可怜啊,想当初陈志远怎么也是那tj市里跺跺脚,tj都要颤三颤的人物啊,想不到你这唯一的骨肉,居然落了这么一个下场。”

    我还没有消化完这件事,那老头转头就跑,我感觉莫名奇妙,回头一看,刚好是看见那天给我盖章的那个胖子满头大汗的追过来,老头嘴里喊着:“完了完了,吹牛逼又被抓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