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69章 问责大会
    她说这话的时候挺可爱,让我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跟董佳佳聊了一会天,她就回去了,然后晚上,我都没睡着,一面想着赵志的到来,一面又想着关于丁雪的事情,今天赵志一点都没提丁雪的事,难道他也不管吗,又是一条人命,哎,在这里,人命好不值钱。

    第二天天一早,我去吃饭,吃饭的时候,看见那犯人自己抬着吃食往监区走,旁边有管教看着,我这一看,这饭菜变好了啊,虽然还是用木桶装着,但里面的菜居然有肉了,馒头也是那种刚做出来的,提升了好几个档次,我专门留意了一下那吃小灶的地方,好像也封了起来,这尼玛就是欠举报啊,现在你们就不得瑟了吧!

    我现在就期待着,赵志最后会给这监狱一个什么答复,监狱这一切,其实都是因为他的到来才改变的。

    正吃着饭,对讲机传来张指导的声音,让我赶紧去自己办公室,说赵组长找我,他还没走啊,我去,又去见他,昨天还能挺住,今天我估计自己就会露馅啊。

    到了我办公室,赵志已经坐在那大桌子前面抽着烟了,见我过来,他脸上有些些许的笑容说:“来来,小陈,赶紧坐。”

    我客气了一下,坐在他对面,赵志喜欢开门见山,直接说:“昨天跟你聊的挺愉快,你小子有思想,今天来问问你关于丁雪的死,是怎么看的。”

    就算是我十有八九猜丁雪不是自杀,但是我也不敢说啊,这暴乱我还敢举报,毕竟是没我什么事,要是说丁雪不是自杀,那我是最后一个人见她,我十有八九就会被牵连,我说:“昨天我看见丁雪的遗体了,确实是上吊死的。”

    赵志拿着烟点了点我,说:“你小子还滴水不漏,放心吧,我知道你是最后一个见她的,我昨天晚上看了你详细的资料,你是小茹掉进来的,但是身世清白,虽然跟一些富二代,官二代的有瓜葛,但是无伤大雅,是个人才,来,给你看点东西。”

    说着,赵志就扔过来两张纸,是监狱里面的信纸,上面开头写着,丁雪认罪自白书,赵志轻轻的说了句:“丁雪其实在昨天之前就已经认罪了,那场暴乱,就是她策划的,你看看。&ot;

    丁雪的字挺丑的,我粗略的看了一眼,越看越心惊,到了最后,我直接说了一句:“这丁雪真是一个天才啊!”赵志只是呵呵笑了一句,扔给我一沓材料,是关于丁雪的。

    先说那个认罪自白书,上面丁雪说了,自己这次的目标就是段红鲤,因为之前她跟段红鲤都是d监区的,关系不错,俩人都是重罪犯,都是那种知识型罪犯,挺聊得来的,但是段红鲤通过积极改造,获得了减刑机会,调到了b监区,这让丁雪非常嫉妒,因为两人工作什么的都是一起做的,但是段红鲤获得减刑,她没获得,当然心里不服气,跟上面反应了没结果,她就恨上了段红鲤,极端的想是段红鲤夺去了她出去的机会,两人矛盾越来越大,到了最后,丁雪直接想要把段红鲤给弄死。

    我之所以说丁雪是个天才,是因为丁雪自己做了一个炸弹,她从厨房里偷来用于净水的高锰酸钾,然后在工作的地方偷来甘油还有铝粉,趁乱把东西混合在一起,朝着段红鲤扔了过去,可是没想到居然扔错了人,把另一个人给烧死了。

    高锰酸钾还有甘油加铝粉能发生铝热反应,甚至能发生爆炸,我化学没学好,那认罪书上是这么写的,然后就靠着自己弄的炸弹,把那人给烧死了。

    自白书上是这么写的,至于那些材料究竟是怎么来的,还是真给上面说的一样,就是一些平常的东西,我不知道,更让我惊讶的是,这丁雪档案材料上写的是,丁雪是某个大学化学专业毕业的高材生,似乎这一切都很合理,但是,就算是我这局外人都能看明白,这他妈的根本就不可能。

    我跟丁雪接触,就没发现她一点的有所谓的知识分子的那种气质,还有,她写的字那么差劲,那高锰酸钾下面的2都写的跟字母一样大,这他妈骗鬼呢,还有丁雪画的那只鸟,完全是印象派,这是大学生?高级黑啊!

    不过就算是我知道又能怎么样,赵志给我看这材料的目的,我不懂,但是他肯定知道这份材料是伪造的,这老狐狸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赵志说:“小陈,这是认罪书还有丁雪的材料,你怎么看?”

    我能怎么看,你这老狐狸看不出来吗,这明显是假的,你丫自己明白问我干什么,我他妈敢说别的吗,把我自己搭进去怎么办,我说:“这材料比较详实,看来确实是丁雪是元凶。”

    赵志看着我,还是那种眼神,笑了一下,颇有深意,说:“恩,我也是这么感觉。”

    我头上出了一把汗,这幸亏是我机灵啊,得亏没乱说话。

    赵志收拾了一下手头上的材料,站起来就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说了句:“陈凯,举报的人是你吧。”“不是!”我回答的干脆利落,毫不犹豫。

    “明天好好表现,看好你!”他有没头没脑的吐出这么一句话。

    赵志没有回头,直接走了出去,他出去之后,我瘫在了那椅子上,我算是知道为啥有句话叫做伴君如伴虎了,跟这赵志说话,必须要打起一万分的精神,步步思量啊。

    赵志刚走,张指导就给我打过电话来,让我过去,在她办公室里,那吊死鬼眉毛的监狱长,还有那政治处主任都在,她俩把张指导赶了出去,问我刚才赵志跟我说什么了,我一五一十的说了个遍,当然最后一句我没有说,监狱长和政治处主任听见我嘴里学着赵志说:“恩,我也是这么感觉”的时候,两人脸上明显露出了笑意。

    监狱长还有政治指导员问完这些话之后,有跟我说了一些有的没的,最后问了一句让我有些胆战心惊的话:“小陈,你对监狱选拔外出的名额有什么看法?”

    要不是我之前举报的时候,这话题就提了一下,并没有深说,我真以为是被这俩娘们知道了,经过赵志的那精神压迫洗礼,我现在对监狱长她们的免疫力增多了些,平静的说:“没有什么看法,只是感觉cd监区没名额有些诧异。”

    监狱长她们点了点头,说,你先回去吧,等这个事弄完了,我们再重新讨论这件事。

    第二天的时候,我得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省里下来调查的工作组,跟市里的相关负责人,要跟我们开职工大会,我一直在咂摸,赵志跟我说的让我今天好好表现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让我当职工代表说些什么?

    开会的时候,上面坐着一排领导,除了昨天的赵志没有一个人认识,不过赵志是坐在最中间的,等人全了,他清了清嗓子,开始说了起来。

    这一张嘴,全监狱的人都紧张起来了,因为他第一句话就是,今天,咱们要进行监狱问责,谁来给暴乱事件买单。

    从监狱长开始,赵志点名开始骂,没错,这国字脸老头一点没有客气,直接开始骂了起来,那监狱长一开始还坐着,被赵志骂的直接站了起来,骂了足足有十分钟,然后又是政治处主任,各个监区的监区长,我当时纳闷,这跟大长腿跟我介绍的监狱职位分布不一样啊,为啥少了总监区长那一批直接负责的人呢?

    赵志骂完之后,喝了一口水,顿了顿,慢悠悠的开口说:“刚才我跟市里的人商量了,这次你们监狱闹出这么大的事,第一时间想着隐瞒,烧死了一个,自杀了一个,性质非常恶劣,鉴于这个原因,组织上决定取消你们女子监狱这次外出演出的机会。”

    我一听这话,完全是傻了眼,而前面的那些挨训之后的领导,也完全惊呆了,这他娘的怎么办,我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说好的给d监区多分配名额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