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9章 大长腿的气场
    那个带着金链子的男人被我这一喊,指着我说:“草泥马,赶紧放下,不然我跟你说这事没完!”

    我看了看周围,看来今天是不能善了了,我现在身体还没恢复好,估计只能被揍吐血了,我回头跟大长腿说:“小茹姐,你带着那俩妹妹先走,我跟他们玩玩。”

    “走?今天谁都别想走,在我酒吧闹事,你还想走?”这时候,酒吧二层走下来一个穿着花衬衣的男人,大冷的天,衬衣扣子解着,接着灯光能看见里面的纹身。

    下来的这个人脸很长,有些丹凤眼,让人看起来就很不舒服,跟席昊天是一样的人,都是那种阴森森的人,说实话,我不喜欢这样的人。

    那站着的几个小流氓见到这个花衬衣赶紧叫:“小宇哥”“小宇哥你来了”我一听这话,知道事情有些难办了,这些人明显是认识的,这可怎么办。

    那个花衬衣走到带着金链子的人跟前,问:“阿明,怎么回事,在我这闹事?”那个金链子的人说:“小宇哥,是这人先动手打长毛的,你看,我们这还没动手呢。”

    我张嘴说:“要不是他过来调戏我姐,我能动手?”

    那个花衬衣看都没看我说:“谁让你说话了,你是谁啊?啊!”

    最后一声扭过头来冲我吼出来的,几乎是喷了我一脸吐沫,酒吧里的那些保安现在也围了过来,现在我们周围围着十几个人,要想跑出去,那估计是可能性不大了。

    大长腿像是没事人一样,啪嗒一声点了一根烟,那俩小姑娘已经吓得脸色苍白,浑身颤抖了起来。

    我说:“我是谁不重要,这事周围的人都看到了,怎么,你们开门做生意的,想着店大欺客不成?明明是这些人的错,你还想怎么样?”

    那个花衬衣狭长的眼睛盯着我,让我感觉自己像是被毒蛇盯住,他笑着点点头,说:“行,你说是长毛先挑的事对吧。”

    我说是,还没说完,那花衬衣拎着旁边的一个凳子直接把长毛砸到在了地上,吓了我一跳,长毛本来头上已经流血了,被他这么一砸,直接在地上昏了过去,那花衬衣跟旁边的金链说:“阿明,把长毛送去医院,挑事,就要负责。”

    长毛被架走,我冲着那花衬衣说:“谢了。”

    说完这话,我搂着大长腿的肩膀就想往前走,花衬衣不阴不阳的说:“长毛的错误已经付出代价了,你这在我酒吧里,又是打架,又是砸东西的,你还想就这么走了?”

    我回头说:“那行,我陪你的就是了。”

    花衬衣说:“赔,你赔的起么?”我皱着眉头说:“那你想怎么样?”

    花衬衣说:“你那个手砸的长毛,留下那个手吧。”我一听这话,肺都气炸了,直接开口骂道:“我留你麻痹,草泥马的。”

    那些保安一听我开骂,抽出橡胶辊直接想过来,我见事情不好,拉着大长腿就想往外跑,我皮糙肉厚挨揍没事,要是大长腿被打了,估计我要后悔一辈子。

    可是我一拽大长腿,居然没拉动,她冷冷的说了一句:“这是谁啊,好大的口气!”

    声音不大,但是掷地有声。

    那些保安估计是没想到这时候她一个女的还敢说话,大长腿看着那个花衬衣说:“今天谁要动手,我敢打赌,第二天他的尸体就会飘在海河上,你信不信?”

    大长腿本来就是美极的女人,再加上那略显凌厉女王气质,直接让周围的那些人不敢动手了,那个花衬衣见到大长腿说这话,破天荒的没说什么,大长腿掏出手机,对着楼上说:“我数三下,管事的人要是不出来,这场子明天就别开了。”

    我听见大长腿这话简直是热血啊,这尼玛才是男人该过的生活啊,这才是应该为之奋斗的目标啊,一个女人,在这一堆爷们当中,像是那最红最艳的花王牡丹,没一个人敢亵渎。

    虽然这里的人很少有知道大长腿的背景的,但是听见大长腿这话,根本没人敢乱动了。

    “1!”

    大长腿那猩红的嘴唇里吐出了第一个字。

    我心里扑腾扑腾的跳了起来,这要是大长腿数完之后还没人下来,那究竟会发生什么,大长腿真的有那么深的背景,能让这么大的一个酒吧说不开就不开了吗?

    那个花衬衣脸上表情已经开始阴沉起来。

    “2!”

    大长腿面无表情,直接喊出了第二个数字,现在她在手机上找到一个电话号码,放到耳边。

    那酒吧里的一个保安或许是着急立功,或许是感觉大长腿一个女人没什么可怕的,伸手就想着过来抢手机,我刚想把他踹回去,那花衬衣一巴掌扇了过去,把那保安给拦下来,我看见大长腿的嘴巴刚动了动,刚想说3就听见后面那人群中传来席昊天的声音:“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席昊天身后还跟着两三个男人,都是小年轻,身上穿着一身名牌,应该是那个圈子里的富二代,席昊天走到我们中间,问我:“这是怎么了,我刚才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

    我说:“没怎么,就是一些小流氓想骚扰我姐,被我打了,然后酒吧里的人不想放人。”

    席昊天看了看那个花衬衣,笑着说:“你是这酒吧的负责人吗?”他俩都是那种阴骘的人,眼对眼,火星四溅。

    席昊天说:“我认识你们酒吧的龙哥,我不认识你,也不知道你是从哪钻出来的,这些都是我朋友,你这样好像是不地道吧。”

    花衬衣听见席昊天说龙哥,脸上表情有些异样,席昊天继续说:“怎么的,你还想继续玩吗,我叫席昊天,你要是想玩,咱们继续,你说你一个酒吧看场子的跟我在这装什么比。”

    说这话的时候,席昊天的语气已经很不好,不过那花衬衣一听席昊天说自己的名字,脸上几乎是来了一百八十度转弯,说:“席哥,你居然是席哥,对不起,对不起啊,我不知道这几个是你朋友,真是对不起。”

    席昊天转头冲着大长腿说:“小茹,你想这事情怎么办,怎么才解恨?”

    大长腿看了席昊天一眼说:“你看着来就行,小凯,我累了,走,送我回家。”

    说着就拉着我就挤开人群,走了出去,我回头跟席昊天说了一声走了,谢谢。席昊天冲我笑了笑,脸上表情有些阴沉。

    大长腿这次没开那那辆帕萨特,这次开的是一辆玛莎拉蒂,型号我不认识,妈蛋我上去之后,还没系好安全带,大长腿就一脚油门踩了下去,我居然感觉到了很强的托背感,我靠,要不要这么吊。

    大长腿开的很快,我看她阴沉的都快出水的脸,担惊受怕的道:“小茹姐,别,别开这么快啊,开慢点啊。”

    大长腿听见我这话,说:“怎么了,怕了啊,刚才打架的时候不是听英雄的吗?”

    我不知道大长腿是生的哪门子气,咽了口吐沫说:“别管是谁,只要是想欺负小茹姐,只要是我在场,除非是我倒了,否则,没门!”

    大长腿听见我说这话,脸上有了些笑容,但随即一闪而没,过了一会,她车速慢了下来,跟我说:“陈凯,以后离那个席昊天远点。”

    我说:“啊?那人是我哥们啊,人不错的,大学的时候就挺罩我的。”

    大长腿叹了一口气,想说什么,但是最后也没有说出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