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验尸报告
    我手里拿着大长腿给我发过来的9587的地址,心里百味俱全,我说过要弄明白9587究竟是怎么死的,说过要给她一个公道的。

    我到建行里把银行卡上的钱全取了出来,里面加上自己打工还有助学金,总共有四千多,是我一辈子的积蓄。

    孩子,9587还有一个孩子。

    9587家在农村,我这一路感觉自己像是在奔丧,心情压抑的紧,到了她家之后,敲门没人答应,听见里面有人吵吵,还是男人声音。

    我赶紧进门,却看见了一个让我愤怒至极的一幕,院子里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正怀里抱着一个瘦瘦小小的孩子跪在那,白发苍苍,连上皱纹沟壑,无声无言,周围一群男人围着她俩,我精神一阵恍惚,感觉像是回到了旧社会时代,而那跪倒在地,啜泣不已的祖孙俩,更像是一张哭天抢地怒骂不公的天问图!

    我挤开那些男人,想要过去扶那老太太,那老太太被我一碰,身子一颤,嘴里哭喊:“我真的没钱,没钱,死人了,儿媳妇都死了,儿子跑了,没钱啊!”

    那怀里的孩子听见奶奶哭声,挣开怀抱直接在我手上狠狠咬了一口,我看了一下他眼神,怨毒的好像是那陷入绝境的狼崽,从那眼神中,我看到了杀意,一个完全不可能出现在这种年龄段上的怨毒眼神。

    我忍痛说:“我是你妈的朋友,赶紧起来,别这样,告诉我,这是怎么了。”

    我说这话的时候,就回头问了那些围着的男人。

    后来弄明白,这些人都是过来要账的,9587死了之后,骨灰盒送了回来,他们知道这是笔死账,赶紧过来要,这是要逼死人啊!

    我不说这人性到底有多阴暗,我冲着他们说了一句:“这女的死了才几天,你们过来闹,就不怕她找算你们吗,拿了钱,晚上你能睡着觉?不怕她在你床头盯着看?”

    说这话的时候,碰的一声,屋子里有什么东西掉了,那小孩已经松开嘴,跑进屋子里,过了一会,抱着一个东西出来了。

    遗照,9587的遗照,刚才是它掉在了地上,就算是我,现在看见这邪门的事情,也感觉到背后发紧,那些人直接脸都成了青色的。

    这时候,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一个小姑娘气喘吁吁的钻了进来,我俩一对眼,同时喊了一声:“是你?”

    来的不是别人,居然是苏小洁,(贴吧关于这妹子应该知道的不多,这妹子是以前在洗浴中心见到的一个很纯洁很干净姑娘,具体介绍背景里有),她来了之后,慌忙在身上掏出一沓钱,说:“钱我还,别逼奶奶和小晨晨。”

    那些人中一个络腮胡看苏小洁的眼神不好,色眯眯的,的确,像是她这样像是纯洁如水的女孩谁都会想着把她给征服了,拿过钱之后,数了数,说:“总共是三万六,我们几个的全清了,小姑娘,有男朋友了吗?”

    我往前走了一步,说:“拿了钱赶紧走,怎么的,我就是小洁的男朋友,有事吗?”

    那个络腮胡子一边点头,一边往后退,到了最后,用手指了指我,然后就走了。

    他们走后,我们四个来到屋里,苏小洁问我为什么来着,我说自己是监狱的职员,过来看看9587,有没有什么困难,然后把那四千块钱拿了出来,说是我们员工自己凑的,希望他们手下。

    苏小洁是9587的妹妹,听见我说起9587在监狱里的事,眼睛又红了,我还没说她受到的那些不人道的待遇,我说了一句,谁也想不到9587居然会病死了,你们节哀啊,那十岁的小孩突然叫了起来,我妈妈不是病死的,是被你们害死的,一定是,是你们,是你们!

    那声音歇斯底里,一脸愤懑。

    我的话卡在喉咙里,不知道该怎么说。

    后来快走的时候,苏小洁对我说:“陈凯,你是个好人,一定要帮帮我姐姐,我知道……我知道我姐姐死的冤。”

    苏小洁说这话的时候,眉头皱着,一尘不染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坚定,她继续说:“就算是你不帮我,我也会自己查的,我一定会查的。”

    苏小洁是什么人,是那种看起来柔柔弱弱,但是性格极其坚韧的小女孩,有南方的温柔还有韧性,就凭她为了还债,居然想着去洗浴中心,这种女人,坚韧的让人心疼。

    我在9587家呆了一个小时,跟苏小洁聊了一会9587,但是知道的事情很少,就是一个家庭妇女带着一个孩子,上面有个婆婆的悲惨生活,惨是很惨,但是没有太多的疑点,唯一一点不同寻常的,那可能就是9587的老公是在几年前突然离开的,一点消息都没有。

    我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9587的死因,只能是在监狱里知道了,其实最好的方法就是接触到403监狱的女犯人,9587死的时候,她们都在身边,我那时候又不能直接见到女犯人,只能等,等那个监狱的犯人来看心理医生。

    第二天回到监狱,张指导直接把我叫了过去,第一句话就是说:“小陈,昨天你去9587家了?”

    我心里一慌,嘴上说:“没啊,昨天一天在家,玩游戏来着。”

    张指导那眼睛直直的,像是钩子,看的我发毛,这会儿,她身上一点看不出那个知性女人的气质。

    过了一会,她叹了口气说:“小陈,这事我知道你心里有负罪感,可是,就到这吧,别查了,千万别查了,会死人的。”

    说最后那句话的时候,我听见了张指导咬牙切齿。

    张指导忽然神情一变,笑了起来,在办公桌对面站了起来,眼睛稍微带着一些那样的感情,到我耳边悄悄的说:“小陈,想了吗?”

    我看着保养不错的张指导,忽然心里一阵恶心,我这是怎么了,她比我将近大一半啊。

    张指导的身子压了过来,冲我吐了口气,用手摸了摸我的脸,让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想着想什么理由赶紧走的时候,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张指导往后退了一步,恋上表情一变,说,请进。

    然后刘红就进来了,嘴里说着:“张指导,尸检报告出来了。”

    张指导表情一变,冲着刘红喊道:“什么尸检报告,胡说八道,放下,出去!小陈,你也出去!”

    我一听这话,心里翻起了惊天骇浪,和刘红一起出来的时候,刘红瞪了我一眼,恶狠狠的冲我说:“别乱说,乱说你就完了!”

    直到我走到我办公室,我还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这尸检报告是谁的,9587的?可是9587的骨灰不早就送回去了吗,直接监狱送到了火葬场,脸家属的面都没让见,可是为什么尸检报告才出来,就算是延迟了几天,不是病死的吗,为什么还要尸检报告?

    我想要看看那个尸检报告,我想,那上面一定会有9587的死因,人会说谎,但是数据不会,死人,也不会。

    在我纠结着,要不要出卖自己的色相来骗张指导的时候,那个赵可过来喊我,说今天是五号,让我一起去看新犯人。

    每月的五号,是建议接受新犯人的时间。

    我是第一次来,估计是让我看看熟悉下环境,也防止有人心里崩溃什么的。

    出来之后,到了那个大铁门旁边,张指导还有胖乎乎的刘队长都在,其他监区的人也不少,但不熟悉,跟我一批的那几个新人除了赵可就是王芳在。

    门两排有几个女警拿着枪,戒备森严,约莫过了五分钟,大门轰隆一声,终于是开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