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次接触
    来说一个华夏国的故事。

    大学毕业后,待业。

    有天晚上群里聊天,认识一个女的,聊的不错,想着出去约会,但是没想到对方大有

    来头。

    我当时记得最清楚的是,进了宾馆看见床上放着一个婚纱,我问是谁的,那好看的女

    的说用来情趣的。

    洗澡的时候被人家,被人家堵了,房间进来一个男的,是那好看女的未婚夫,把我揍

    了一顿。

    女的叫小茹,因为男的有小三,特地出来钓鱼,气男的。

    我傻逼兮兮的就成了那个挡箭牌。

    挨揍回家后,心里很郁闷,不过后来那女的也算是报道了我,那年我们市公务员考试

    ,我看女子监狱招一男的,就报了名,本来考试没进面试,但是后来考第一的那人说

    是作弊,我成绩是第四,往前顺延,进了面试。

    面试的时候,主考官就是那个那天钓我的那个女的,因为腿很长,我给她取名是大长

    腿。

    我当时不知道,后来才知道的,别人拿十几万买不过来的职位,因为那次大长腿让我

    挡了一次,就破格让我进了女子监狱。

    好,期间发生了很多事,以后用到再说,背景交代完毕,我直接从开始进监狱开始说

    。

    入职那天,我拿着红头文件还有学历各种东西来到市区监狱,打车去的时候,司机跟

    我说那个地方晦气,监狱本来就丧气,女子监狱更阴气大,让我探亲完赶紧出来,他

    可以等我,他不知道我是去入职的。

    当时记得很清楚,监狱大门关的很严,我一开始敲那门卫玻璃的时候,里面的人直接

    拿枪指着我,我拿出那红头文件,里面的人才打了电话让人接我进去。

    一般监狱职员是不走大门的,我第一次进去是被刘姐从旁边那侧门带进去的,要是有

    见过监狱的人应该知道,那侧门很小,就一个人通过。

    刚去,那个刘姐对我态度很不好,就像是我欠她多少钱一样,不过后来我才知道,我

    顶了她一个亲戚进来,所以这狗日的才对我有这么大的怨念。

    进门之后,第一件事是把手机留在门卫那了,正常情况下,监狱里是不允许带手机的

    。

    我被带进去之后,对监狱里面的印象就是干净,荒凉,虽然是现代化的建筑,但是到

    处都是冷冰冰的,没人气,浑身发冷,憋的慌,不知道是心里作用还是什么,后来问

    别人,有会算命的说,是里面阴气大,一般刚进去的人,都水土不服。

    我被刘姐带到一个小屋里,当时就以为是办入职手续,可是进去之后,那个小屋空荡

    荡的,什么都没有,那个刘姐直接跟我说,你把衣服脱了。

    我当时说了一声啊?

    那刘姐不耐烦骂我,你聋啊,让你把衣服先脱了,啊什么啊?

    我当时有些不理解,问了声:”为什么?“那刘姐直接黑着脸给我说:”你是在质疑

    我么,你是在质疑上司对吧?你不想干可以走,现在就滚。“

    当时肺都快被气炸了,差点摔门就走了,后来那刘姐说,这是规矩,都是为了检查进

    来的人有没有携带什么违禁品。

    其实不光是犯人进监狱要检查,反正我第一次入职时候,就被一个老女人扒着菊花看

    了。

    我把衣服脱了之后,她让我做了几个动作,反正就是看看有没有藏东西,没有之后,

    才让我穿好衣服。

    屈辱啊,当时我真感觉屈辱。

    之后那刘姐带着我来到一个办公室,她让我等着,自己敲门,里面传来一个有些老的

    女声:“进来。”那个刘姐一进去,立马点头哈腰,语气腔调像是哈巴狗的哼哼:“

    张指导啊,咱们不是招了一个科员吗,今天来了,你见见吗?”

    那个老女人的声音穿过打开的房门,传到我的耳朵里:“进来吧。”

    我敲了敲门,走了进去,看见一个老女人,大概是40多岁,带着眼镜,短头发,穿着

    警服,正坐在一个办公桌后面,眼镜看着电脑屏幕。

    听见我进来,她抬起头,冲我官方的笑了笑说:“小陈吧,坐坐,你看看小伙子长的

    真有精神头啊,一表人才,小刘啊,你先出去,去给小陈安排个宿舍吧,我跟小陈聊

    聊。”

    那个小刘听见后,点头走了出去,那个指导员保养的不错,眼角稍微有些细纹,但是

    带着黑框眼镜,还有那岁月沉淀下来的气质,给人一个特别知性的感觉。

    不过,我倒是发现了一件非常有趣的现象,心里扑通跳的厉害。

    指导员一边站起来,一边对我说:“小陈啊,喝水吧,我是张指导员,你可以叫我张

    姐,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过来问我。”

    我坐在沙发上,接过张指导员递过来一纸杯水,笑眯眯的说:“谢谢张姐。”

    张指导员似乎是对我直接称呼她张姐有些惊讶,眼中闪过异样的神情,坐在电脑前,

    她也不看我,手放在鼠标前,一动一动,而她眼镜上反射出来的图像,让我有些异样

    的兴奋……

    张指导简单的跟我聊了一些关于监狱里面的事情,还有我专业的事情,到了后来,她

    才说:“小陈啊,咱们这监狱中少一位心理指导师,你也知道,女犯人常待在这里,

    心理总会出问题的,曾经招了几个女心理指导,但都干不了,这才招了你这一个男的

    ,你啊,要好好努力,别辜负组织对你的期望啊。”

    她说这话的时候,正好有人敲门,门外姓刘的那女狱警说:“张指导,是我。”

    张指导从办公桌后面站了起来,让那个刘姐进来,她走到我面前,我赶紧站起来,她

    不高,头顶到我鼻尖的位置,不过那胸倒是不小。

    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陈啊,一定要努力啊,我相信你行,这样吧,你先跟小刘

    去宿舍,安排好住的地方,再去办公室,有什么事一定要来找我啊。”说这话的时候

    ,她手上的力度大了一些,胸前那鼓囊的东西有些摆动。

    我看着张指导的脸,点头说好。

    然后跟着刘姐出来,出门的时候,我在心里骂了一声。为毛线我这么说,因为我

    刚才一进去,就从那张指导的眼镜片上看见反射的图像,居然是那个!

    那张指导虽然跟我聊天的度把握的很好,但是眼里偶尔流出异样的光芒,让我心知肚

    明!

    我住的宿舍不知道在哪,跟着前面的刘姐走,期间路过一个用铁丝网围住的校场,那

    刘姐从前面对我说:“别往校场那边看啊。”

    她要是不说,我还或许不看,这么说了,我肯定是要偷瞧了,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

    这仔细一看,那被铁丝网围成的校场中,有几个穿着深颜色的衣服的人,仔细一看,

    我去,那不是女囚么!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女囚,而且是在那类似于笼子里面看见的女囚,我看见她们,那些

    女囚也同样看见了我,就算是我不扭脸,她们也看见了我。

    对于这些女犯人,我是比较好奇的,本想多偷瞧几眼,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怎

    么也想不到了

    那校场上离我比较近的那些女犯人,居然嗷嗷叫着朝我跑过来,那感觉就像是小时候

    看见村里的那疯子跑一样,愣头愣脑的,嘴里还撕心裂肺的喊着:“男人,是男人!你们见过疯子或者神经病吗,或者说,你们见过动物园的笼子里的猴吗

    那些女犯人像是疯了一样,嗷嗷朝着我跑过来,跑的最快的那个已经到了铁丝墙边上

    了,她使劲从那铁丝的窟窿里赛出胳膊,那棉衣都被撸铁丝撸了上去,露出白花花的

    胳膊,疯狂的摇晃着胳膊:“男人,男人啊!”

    更多的犯人都围了过来,有的学着第一个人把手伸出来,有的拽着铁丝网,哗哗的摇

    晃着,还有女犯人,直接手脚并用,开始爬那铁丝网。

    我丝毫不怀疑,我现在要是落在她们手里,这些人会把我直接撕烂。

    在我身边的刘姐冲着那些犯人喊道:“滚,看看你们这些样,见到男人

    就浪起来了,在叫唤,一人扣一分!”

    我不知道这一分对于他们来说什么概念,但是刚才还像是磕了春药一样的女犯人,听

    见要扣分,都不叫唤了,也不闹腾了,但是她们还眼睛红红的,看的我心里直发毛,

    虽然没了动静,但更像是暴风雨前面的宁静。

    一开始不明白,为什么监狱里面那些女人会像是疯子一样,后来才知道,在那种环境

    里,不光是心里,生理,反正就像是一个正常人进了精神病医院一样,你感觉精神病

    医院够压抑了吧。

    监狱更操蛋,女监狱,比男监狱还有疯。

    话说当时刘姐又骂了一会,对着我说:“都是你害的,一个大老爷们,来什么女监狱

    ,看看她们!”

    说完就在前面带我继续往前走,我不时的偷偷看着铁丝网里的那些女犯人,我们往前

    走,她们在里面扒着铁丝网,一直跟我们往前走,虽然不说话,但是眼睛是通红的,

    手都要被铁丝网勒破了。

    我一直喜欢女生主动,但是第一遇见这事,我还是被吓的不轻。

    终于是离开了那个校场,又从几个很高的楼旁边绕过,到了管后勤的地方,那发东西

    的大妈看我像是看鬼一样,发给我被褥还有洗漱用品,我和刘姐走的时候,那老大妈

    还嘀嘀咕咕,什么又是男的,什么晦气之类的,真尼玛气人。

    又走了三分钟,就到了监狱后面的宿舍楼,这里基本上住的都是监狱里的工作人员,

    刚一进楼,我就闻到一股味,说不出来是什么味,反正是上学时候进女生宿舍能闻到

    。

    一楼还好点,等到了二楼,我就有流鼻血的冲动了,这走廊里面,居然三三两两的挂

    着几个小内裤和胸罩,我估计是走廊向阳的原因,这小内裤各种颜色的都有,虽然不

    是丁字裤那种的性感内衣,但是花花绿绿,还有的带着蕾丝,看的我都有偷几条回去

    的冲动。

    当时刘姐骂我说着:“看看看,小心长鸡眼!德性!”

    因为是冬天,这宿舍门都是关着的,所以直到我进了我自己的宿舍,都没有撞见有什

    么裸体妹子之类的,不过那内衣内裤倒是让我看了个够。

    宿舍是两人一间,但因为我是男的,所以我自己住一间,屋子里两张床,一左一右,

    有一张桌子,俩板凳橱子什么的一一俱全,甚至还有空调暖气,比我租的房子条件都

    要好。

    我把东西放在左边的那张床上,屋里暖气足,我把外套脱了仍在床上,那刘姐冷着脸

    冲我喊:“干什么,看不见有我在这,耍流氓啊!”

    我去,我想狠狠的把这张臭脸给踩在脚底下,但是我刚来,不想惹事,我不知道怎么

    惹到这狗ri的了,一直针对我,等我熟悉了之后,一定给这王八蛋好看。

    说句良心话,女子监狱的条件还是很不错的,待遇也行,那种收入,哈,你懂得,后

    来也会提到,也不少,如果你感觉自己精神抗压能力大,完全可以去哪试试。

    我也没理她,开始收拾起床铺,刘姐哼了一声,指着墙上贴着的一张白纸说:“这是

    卫生条件标准,你按照这个来打扫卫生,要是不合格,扣分!不对,扣钱!”

    我抬头看了看那贴在墙上的条文,点了点头。

    那刘姐等我把东西收拾好之后,把我重新带回到那个办公楼,这监狱里面的建筑不少

    ,我看见围着铁网的那种真正关押犯人的监狱都有好几幢,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不同监

    区,还有几个好像是厂房一样的建筑,虽然好奇,但是我也没问。

    刘姐没带我去张指导那,直接把我带到二楼,到了标着心理咨询的房间门口,对我说

    :“这就是你办公室,没事不能乱跑,只能在办公室里,下班之后不准乱逛,吃饭后

    直接回宿舍

    说着她,推开门走了进去,这办公室不小,就在靠玻璃窗户的那块有一张办公桌,一

    个人的话,这办公室显得空了一些,不过在北面,有一张很大的桌子,一边一个椅子

    。

    对了,我当时刚进去的时候,不是管教,因为男的是明令禁止接触女囚犯的,就是怕

    发生性侵或者别的事,后来发生的事另说,我大学专业是心理学,我的职位类似于心

    理学指导师那种。刘姐从靠窗户的那个抽出一本书,厚厚的,上面写着女子监狱守则,对我说:“你仔

    细看看这本书,你想知道的是i去哪个,在这上面都有,桌上有电话,但是只能打内线

    ,桌面玻璃上压着所有科室的联系方式,你的警服我待会给你送来,你还有什么要问

    的吗?

    说完这话的时候,她皱着眉头,一脸的不耐烦,我赶紧说没有,她扭头就走了。

    等到那刘姐走了之后,硕大的办公室就剩下我一个人,我抬头看了看窗外那还不曾长

    出嫩芽的树木,心里没有来的发慌,这真的是我想要的生活么,仅仅是来了半天,我

    对这个地方居然产生了无与伦比的恐惧。

    我到底是来工作了,还是来坐监了。

    我没多大出息,一辈子安康就行,虽然被大长腿坑了,大长腿就是之前骗我出来约炮

    ,然后恶心她男人的女的,好像是在这监狱里挺撑劲的,所以才能把我弄进来。

    我想给大长腿发个短信,但是手机被收了上去,我在通讯录上找有没有什么茹的,但

    是上面科室比较多,具体叫什么茹的,还真没找到。

    期间张指导过来看我一次,安排下工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