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210章 再起岔子
    我和楚隽是跟在那辆救护车的后面去医院的,宝宝一直都在哭,怎么哄都没用。我担心宝宝惊吓过度,又担心顾圆的生死安危,心里头除了着急再也找不到任何感觉。

    我知道宝宝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存在,可是顾圆也是我的好朋友。前一刻我们还约定这次一定会成功的,可是后一秒她就为了我中了枪。

    我不敢去想顾圆会不会死的问题,因为一旦触碰,就仿若心都会裂开来一样。要是顾圆真的死了,那么我这辈子也不会安心,我会时时刻刻都记得这是我一手造成的后果。

    是我害死了最好的朋友。

    眼泪很没有骨气的掉了下来,楚隽伸出一只手握住我,声音也带着丝哽咽,“放心,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的。”

    “是吗?”眼泪迷糊双眼,我紧咬着嘴唇,不让眼泪攻占自己,“小圆不会死的,绝对不会!”

    因为宝宝受了惊吓,所以医生建议住院观察一段时间,我虽然不舍的和宝宝在此分开,但是也想以宝宝的身体为重,所以答应了。

    直到护士从我手里将宝宝接过去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的双手在发抖,怎样子都静不下心来,尤其是在来了医院之后。

    楚隽派了个人守在宝宝的病房里,然后我们就去了手术室,听说是白沛林亲自主刀的。

    我听的就心里难受,白沛林那么深爱着顾圆,因为顾圆这样,心情已经很紧张慌乱到了一定的程度,现在还要亲自给老婆动手术,每一步的不容出错在这个时候更是不能有丝毫的偏差。

    因为错了,他兴许会责备憎恨自己一辈子,身为医生却连自己女人的命都救不会来。

    我坐在等候椅上,双手握在一起,抵在额前,现在除了等待,就只有祈祷奇迹的出现。

    那一枪正中顾圆的胸口,还流了那么多血,从金色年华送到最近的医院也要十来分钟的时间。再加上顾圆当时倒下就没有说上一句话,直直的闭上了眼睛,我真的无法想象,她是不是一下子就过去了。

    那种被抽离身体中一部分的曼袭上心头,我除了拼命的祈祷和默念,根本帮不上任何的忙。

    “求你,千万不要收回小圆的性命。如果可以我宁愿自己代替她,请你让小圆回来,拜托了。”

    温暖的怀抱将我紧紧抱住,我额头依旧抵着双手,就那样侧倒在楚隽的怀里,眼泪怎么都制止不了。

    因为太过于害怕失去,所以才更觉得煎熬痛楚。

    楚隽把我的手掰开,抬起我的下巴,我看到他的眼睛也有些微红,毕竟顾圆是他的表妹,他心里肯定也很难受。

    “容华,坚强点,一定会好起来的。我们必须这样子坚信,相信顾圆,相信沛林,只要有沛林在,她一定会没事的。”

    我也想这么相信,可是在手术结束之前,任何的保证和坚信都是一种错觉。

    楚隽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只好放开我去接电话。

    毕竟古月被抓,杨潇行凶,唐墨研潜逃着一系列的事全部归结在了一起,他作为副局,肯定会有很多的事。

    但他还是陪在我的身边,不离不弃。我看着他眼睛下的疲乏,这段日子他的休息很少,一边奔波在警局一边还在楚氏游转,已经很辛苦了,我不想他现在为了我还要更累。

    古月肩膀中了枪,现在也在手术,因为是聚众斗殴引起的,所以一些有小道消息的记者已经闻风赶到了医院,现在正在医院外面等着,就想趁机进来,毕竟女人之间为了一个男人动上了抢,这样的事在本市是很少的,最多只是动动刀子而已。

    这件案子,楚隽一定会竭力隐瞒,不管是我还是顾圆,他和白沛林都不会希望我们出现在风声当中。但要瞒住,就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而这个合理的解释,由威信的人说出来才最为合适。

    “楚隽,你先走吧!古月已经和唐墨研产生了裂缝,唐墨研现在已经不再信任她了,我想你们只要逼供,她肯定会说出事实。”

    我将今天那三个人的对话简单的告诉了楚隽,楚隽的眉头蹙的更紧了,问我,“杨潇怎么会有枪的?”

    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或许可以问问杨乔英。毕竟当时是杨乔英推她出医院的,但是杨乔英不知怎么的就没有和她一起走。杨潇长期在医院,肯定不会得到那么危险的东西,很有可能是杨乔英给的。”

    楚隽点点头,单手托着下巴,是在思考。

    我看着,顿了顿,又说,“就在昨晚,龙天去医院看过杨潇,而今天一早杨潇就出去找古月了。我今天一直都跟着杨潇,她在知道古月不在家之后,出了金色年华,在武陵街道那里待了好一会儿。我一直以为她是在发呆,但根据杨潇之后的样子,我就推翻了这个结论。”

    “你的意思是她去那里其实有可能是为了等人给讯息?而这个人很有可能是龙天?”

    “嗯。”我抿了抿嘴,这才说,“我是这么想的,因为杨潇能拿到抢的唯一途径只有龙天,那东西对他来说轻而易举。”

    我不想怀疑龙天,但是事情太明了了,让我不得不怀疑。这些天龙天一次都没有出现过,但我知道楚氏的危机在日渐加重,肯定是他背后主导的原因。

    我知道龙天对我的好,也相信顾圆跟我说的那些话,但是如果他对我的好要让我深爱的男人被毁,那么我怎么都不会原谅他的。

    “等古月的手术结束之后,我们去问问她。”楚隽抱着我,拍着我的背,给予我安慰,“你也别担心了,现在古月被抓,唐墨研受了伤肯定跑不了多远,我已经派人去追了。还有王翔这条线,要是你说的真是如此,我想我们可以加以利用。王翔多次不明原因出国,我们已经发现了他近几个月把大量的金额转移到国外,目前还在申请移民。”

    我突然抓住楚隽的手说,“古月说他手里有份计划书,上面是他们设定的计划和名单,只要有这个东西,就可以抓唐墨研归案。可是古月却说王翔把这个东西交给了别人,唐墨研因此才不信的,不管真假我们都不可以放过。”

    如果王翔手里真的有那个东西存在,必然是对唐墨研最好的武器。走到这一步,我早已疯了,不惜一切的想要他得到报应,所以一直抓着楚隽的手臂。

    “楚隽,你现在就派人去抓王翔好不好?那个人威吓几次肯定会说实话的,要是他不肯说,就说古月已经招了,要是可以抓到唐墨研,就给他减刑好不好?快去把王翔抓起来,要是他得到风声逃了,就麻烦了。”

    “容华,容华,你冷静一些!”

    “我冷静不了!”我冲他大吼,眼泪再次蔓延了出来,“我真的等不及了,我最好的朋友在里面生死不明,可唐墨研却逍遥法外的,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接受!如果他现在在我面前,我恨不得一刀杀了他!”

    楚隽刚想说什么,就被小跑过来的属下叫住了,“副局,手术三室传来消息,古月突发溶血,致死。”

    “什么?”我瞬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盯着他,不能接受,“古月怎么会死了的?”

    楚隽拉住我,严肃的看着他,问道。“怎么回事?”

    “据说是流血过多,需要输血,可是输血过程中突发严重溶血就死了,现在人还在手术台上,法医已经介入,鉴证人员正在采集线索。”

    “我过去看看。”

    “我和你一起去。”

    “不行!”楚隽果断阻止我,“你在这里守着顾圆,有什么事就告诉我,我会很快就回来的。”

    说完他就和那人一起走了,我呆呆的站在那里,双腿一软,跌坐在了椅子上。好不容易得到一个机会,却在这个关头古月死了。

    古月一死,就对唐墨研少了一个致命性的证人。

    我望着紧闭的手术室大门,再一次觉得老天爷离我而去了。

    “唐墨研,你为什么可以活到现在,为什么好人每次都要受到伤害?你到底做了什么,让老天对你格外的开恩!”

    我越想越气,现在古月死了,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王翔,要是王翔再出了什么岔子,所有的一切辛苦都会完蛋。

    我不知道王翔将那个计划书到底给了谁,但不管如何,我想我该去找一趟王翔了。

    这么想着,我就往外走,还没走几步,就看到妈妈一脸担心的朝这里过来,看到我,大步冲上来将我紧紧的抱住。

    “孩子,你没事吧?妈妈接到消息,听说顾圆中枪了,都快吓死我了,你有没有怎么样?”

    妈妈的焦急和担心,将我压下去的对顾圆的愧疚又重新漫上了上来。我鼻子一酸,抱着妈妈又哭了起来。

    最后是被我的手机铃声个打断的,我一看是陈医生打来的电话,她问我杨潇是不是死了?

    我说是的,她沉默了一会叹了口气,然后告诉我今天我叫她去查的那个监控。在杨乔英返回医院之后,杨潇上了一辆面包车,然后就不知所踪了。

    我蹙起眉头,那个地方是没有黑车的,来往的都是的车,那么突来的一辆面包车又是怎么回事?

    “你有没有看到车牌号?”

    “看到了,警方也去查了,但结果是那个车主只说接到一个电话,叫他那个时候去那里接一个人,送到金色年华附近的十字路口就可以了。因为他本就是开车运输的,对这种事没有疑惑。况且打电话给他的那个人还很大方的给了他很多路费。”

    医院距离金色年华有一定的距离,杨潇轮椅过去肯定需要一段的时间,所以车子是最方便的,但是的车她很难上下来,唯有面包车有足够的空间。

    我对陈医生说了声谢谢,准备挂电话。我越来越觉得杨潇是在人安排好的路线上去哪里的,否则不可能凡事都那么巧合的。

    而这个巧合的源头,目前为止只有龙天一个人。

    如果说他是真的在背后帮我,我兴许在一开始会感谢他。但是他万万不应该给杨潇抢,否则也不会伤害到顾圆。

    可陈医生突然叫住了我,似乎还有话要说,我等着她开口,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叹了口气这么对我说,“关于杨潇的事,我想和你说声抱歉。”

    “为什么?”

    “杨潇醒来的事本来我应该在一开始就联系你的,可是院部下了命令,只能联系她的母亲一人。我知道是有人在给院部施压。后来我就知道你也昏迷住院的事情。只是我没想到有人要害死杨潇,给她嘴里灌了滚烫的开水,幸好救治及时只是导致喉返神经损伤,致声音嘶哑,也被烫的毁了容。后来从护士嘴里知道她也是被逼的没办法所以才这样做的,她不想回不了头,才用了这方法,就是为了让人发现,但护士不认识对方是谁,报不出名字,只是杨潇似乎是知道,从此之后就更加沉默了。”

    原来是有这个缘由在里面,怪不得她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声音嘶哑如老年。

    杨潇才醒来,就被那样的对待,我想就如古月说的那样是护士手下留情,否则杨潇哪里还有活路?如果护士更心狠一点,就应该直接给杨潇注入一定容量的空气到血管里,杨潇绝对没救了。

    我知道陈医生现在说这些只是简单地想要告诉我真相而已,毕竟现在人已经死了,再怎样的真相都无济于事了。

    挂了电话,我的心情更加沉重了。到底是怎样的恩与怨,可以让他们做到这种地步,也不肯罢手的?

    我是不是该庆幸,我的身边至少还有人肯帮助我,支持我,而不是像杨潇那样子的孤军奋战。

    我曾听过一句话,“不要害怕被欺骗,因为这个世界原本就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上。”那个时候觉得这句话说得太绝对,可现在来看,还是有一定的意义的,至少我是深有体会的。

    “容容,顾圆情况怎么样了?”

    我被妈妈拉着坐下,然后摇了摇头,“主刀的是沛林,但已经一个多小时了,手术还没有结束。我不知道里面的情况,我只知道护士来来回回已经拿了好几次血进去,小圆大出血,肯定需要很多的血输注。妈妈,我是不是也要去献血,毕竟我和小圆的血型一样,也许我多输一些出来,小圆会醒的更快呢?”

    “容容,别做傻事。顾圆会没事的,我相信沛林的医术,你在被医生放弃之后,是他再次提出手术的,也是他主刀,之后你就慢慢的康复了,这次是他自己的妻子,他更不可能放弃的。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等待,相信顾圆,相信老天爷不会放弃顾圆的。”

    “我不信老天爷,他只会让坏人逍遥法外,却让好人一次次的受伤,所以从今天起,我再也不会相信他了。”

    我死咬着牙,紧握着拳头,“妈妈,你在这里等着,我要出去一趟。”

    “你要去哪里?”

    “去找一个人,不管如何,我都想亲口问一问是不是他做的。”

    我要去找的人是龙天,走到现在这一步,我已经不想管那么多了,现在只要有人可以给我王翔的下落,可以让我知道那份计划书在谁的手里,我都会去。

    只是我还没走出医院,就看到了杨乔英。她冲我招招手,我顿了顿还是走了过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