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84章 醒
    我以为我会死,因为在电视还是小说里,被枪打中的人,而且还是正面,多半是死的,没死的都是福大命大的人。

    我自认为自己不是个福大命大的人,而且也做了很多的错事,比如冤枉过顾圆,比如对不起过楚隽,比如对唐晓甜并没有任何的教诲,比如伤害身边的人……

    综合以上总总,我觉得我肯定会死,因为我感觉自己在这个混沌的空间已经待了很久很久,久到什么也不知道,只能看到一寸方圆,其余的地方都是一片黑暗。

    也许真正的地狱就是这个样子。

    我不奢望自己可以去天堂,只期望不要下十八层地狱。看着前方的黑暗,也许在这里我可以遇到我的爷爷,又或是生出我的思华。

    其实走到这一步,我已经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正如楚隽对我说的,其实放下也是一种解脱,我纠结那么多的事,无非就是一个不肯放下,以至于这么煎熬。

    佛说,冤冤相报何时了,就是说要选择放下。只是现实中的善男信女又有多少人可以真正做到这点?

    放下,说的简单,却比任何的事都来的困难。

    我看着远方的黑暗,忽然觉得,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我也不可能放下。这纠缠了两代人的恩怨,哪怕再来一次粉身碎骨,我也要亲手画上一个句号。

    不为自己,也为生者和死者一个解脱。

    “如此,遂愿。”

    原本毫无感觉到身体,突然之间变得疼痛起来。我茫然的看着完好的胸口隐隐作疼,那被唐晓甜打中之后的感觉一样。

    奇怪的望着自己的身体,我不是不会疼了吗?

    突然一道强光照下,我条件性的闭上了眼睛,然后听到了一些声音。

    “医生,医生,她好像有反应了。”

    “容容,容容,你睁开眼睛看看妈妈呀!容容,我是你的妈妈,容容……”

    “怎么样了?容容你是不是要醒了?”

    各种各样的声音吵得我有些烦躁,不想睁开眼,但有种强烈的刺的忠贞,可我似乎最后还是错了。这个世上不能意料的事情真的太多,曾经的绝对,也会在时间的迁徙之后完全改变。”

    顾圆的话叫我心头更是不安,难道我失去意识之前听到的那一声枪声真的是楚隽打的?他真的杀了唐晓甜?

    “唐晓甜怎么样了?”

    “死了。”

    顾圆简单的两个字却是诠释了一切,我突然觉得胸口很痛,才止住的眼泪又要往下流。我不知道是因为楚隽为了我开枪杀人,还是为唐晓甜不值得。

    那样一个原本光鲜亮丽的孩子,却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也许在她来说,二十多年的假象已经在心里根深蒂固,不管唐墨研的母亲是不是她的真正仇人,杀她生母的元凶,还是唐墨研利用她达到自己目的这些事。

    我想在唐晓甜心里,这个才是真相。

    因为这是从她出生后不久就注定的事实和安排好的剧本。

    不管她怎样的挣扎,都逃离不了。

    就算把事实的真相摆放在她的眼前,她也会觉得是假的,而她所信奉的假象才是对她而言最真实的东西。

    所以她才会迟迟没有放开,一直盲目的直到失去了生命。

    我为她可惜,不仅仅是对她的喜爱和她是我妹妹的事实,也是对这个世界的失望。但这些并不是人人都能改变的。

    对唐晓甜来说,也许是最好的结局了。

    只是,楚隽,你为什么那么傻,为什么要为了我做出这种事来?

    我真的不值得呀!

    “那楚隽怎么样?”我紧张的握住顾圆的手,想要从床上下来,我真的很想知道楚隽现在究竟如何。

    我不想他坐牢,就算坐牢,我也想要去看他。

    顾圆怕我太激动对身体没好处,虽然伤口已经愈合了,但多少是损了身子的,需要静养为主,不宜激动。

    所以她只能起身把我按回床上,“容容,你别激动。”

    “你告诉我,不管怎样的结果,我都愿意接受。我真的不希望他为了我毁了自己的一生呀!”

    顾圆却是蹙起了眉头,抿紧着唇瓣,就是不肯说。我越看她这幅样子,就越觉得不对劲。看来楚隽不单单是坐牢这么简单的了。

    “小圆,如果你还把我当做朋友,就不要骗我!告诉我楚隽他究竟怎么样了?”

    “他‐‐”

    就在顾圆准备开口的时候,妈妈却从外面走了进来,她脸色有些僵硬,是听到了我们的对话,把手里的袋子放在了桌上,对我说,“容容,以后你和这个男人还是不要有任何的瓜葛才好,忘了他对你是最好的。”

    妈妈的话像是一把刀刺入了我的心口,我无力的靠回床上,心口火辣辣的疼。

    楚隽,你究竟在哪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