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59章 妈妈的行为
    楚隽抱紧了我,亲昵的摸着我的头,表示安慰,“别担心,我们并没有接到任何关于你妈妈出事的消息,所以我想她是安全的。我们先回去,看看她是不是到家了,也许只是凑巧手机没电了呢?”

    “对呀,容容,你别担心,阿姨也知道现在的情况,不会让你白白担心的。我们先回去吧!况且宝宝也困了饿了。”

    “宝宝,我的宝宝。”我从顾圆手里抱过孩子,紧紧的搂在怀里,感受着他的温度,这才稍稍安心下来。

    三个人一起超我家走去,走进了我才发现,房子里竟然亮着灯,难道是妈妈真的回来了?

    飞快的奔进屋里,门口放着妈妈的鞋子,客厅的灯都开着,厨房间里传来声音。

    “妈,妈。”我一路跑到厨房间,看到妈妈正在做晚餐,心头的担忧,这才完全压下去了。“妈,你怎么了?一个下午不接电话的,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出了事,你为什么不接电话?”

    妈妈没有回头,继续安心的做着晚餐,“我接到你大伯母的电话,然后看着时间也不早了,就去买菜回来做饭。没发现自己手机没电了,让你担心真不好意思了呢!”

    妈妈平常不会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所以这句话我怎么听怎么变扭。可妈妈的样子依旧如常,没有任何的变化,所以我试探道。

    “是不是唐墨研或者古月来找过你?还是杨乔英?”

    “你都想些什么呢?”妈妈转身过来,冲着我愠怒道,“要是他们找上门来,我能不通知你吗?你看你,最近为了这事,又消瘦了不少。虽然楚隽和顾圆一直在你身边,但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呀!还有个孩子要你照顾,今晚妈妈做了很多菜,多吃一些。”

    妈妈还是妈妈,没有任何的改变。也是,遇到了唐墨研或者古月,她肯定会告诉我。也许真的是我多想了吧!

    “妈,我来帮你。”

    “不用了。”妈妈一把打开我的手,我看着被打的地方,很用力,有些疼。“你抱着宝宝呢!去外面坐着,等会就可以吃饭了。我听到楚隽和顾圆也一起来吧?那就一起吃吧!”

    我总觉得今天的妈妈有些奇怪,但奇怪在哪里也说不上来,就只好静观其变了。

    饭桌上,妈妈很殷勤的招待我的朋友,虽然都是熟人,但还是做了很多丰盛的晚餐。期间楚隽突然开口对妈妈说,要照顾我一辈子。

    我当时一惊,这件事还没有正式确定下来,我也从没有和妈妈说过我和楚隽之间的事,他这么贸贸然提出来,不妥。

    妈妈拿筷子的手微微一顿,这才放了下来,对楚隽微微一笑,“其实我呀,早就知道你们之间的事了,那么明显还看不出来吗?我是希望容容可以幸福,但不想她遭遇二次不幸的婚姻。所以你凭什么说要娶我的女儿?”

    “阿姨,这种事上没有凭或不凭的说法,我爱容华那么久,这次再遇,我也不会打算放手,就算你们不同意,我也想和她共结连理。”

    楚隽握住了我的手,与我十指相扣。我心头一顿,有些激动,却说不出话来。

    妈妈有些担忧的说,“我是不反对,只是容容和唐墨研还没有离婚,只怕你们现在在一起不妥吧?”

    “妈妈,你忘了吗?我和你说过的,我们已经离婚了,法院给了文件下来呢!”

    “啊?是吗?”妈妈有些惊讶的看着我,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你真的确定你们离婚了?”

    “妈,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担心的握住了她的手,害怕自己的母亲也变成这样紧张兮兮的样子,“我们确实是离婚了!”

    “哎,估计是我年纪大了,最近烦心事太多,忘记了吧!”

    “妈,你要好好休息,最近爸爸的事就我去吧,你多休息休息知道吗?”

    一顿饭吃到最后实在是继续不下去了。顾圆被白沛林接回去了,而我先是把宝宝哄的睡着了,然后再去安慰妈妈,妈妈一直在发呆,我想她肯定是太担心爸爸的事才会这样。

    临走的时候,妈妈却伸手拔了我一根头发,痛的我直蹙眉,“妈,你干嘛拔我头发。”

    “看到你有根白头发,所以就拔了。你这么年轻就有白头发,我也差不多了,哎。”

    妈妈连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我也没有多想,又安慰了几句,就离开了。

    妈妈爱爸爸那么深,出轨了都可以原谅他,可爸爸却还是背叛了妈妈,还因为自己造成了这许多的事。

    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去形容我的爸爸,那个人是我的亲人,我舍弃不了。更不会像唐墨研一样,发了疯的对付自己的亲人,只是为了一个出轨的父亲。

    也许,真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他遗传了他爸爸的脾性,既出轨,也对家人不好。我想他爸爸肯定对他灌输了很多不正面的东西,才会导致唐墨研的性子变成这样子的吧!

    回了房间,我很累的躺在床上,楚隽给我端了一杯水,“你的安神药在哪里?吃了就早点休息吧?等你睡了,我再离开。”

    我从抽屉里拿过药片,有的时候还真的需要这东西来让自己好好睡一觉。吃了药片,我拉着楚隽的手,说,“既然妈妈知道了我们的事,也不反对,要不你今晚就别回去吧?”

    楚隽坏坏一笑,凑近了我,“你这是在邀请我吗?”

    我脸色一红,瘪了瘪嘴,说,“我是怕要是再出事,我一个人应付不过来。我答应过你不再冲动行事,所以你留着我才会安心。”

    “那让我再亲一下。”楚隽说完就袭了过来,我快要压抑不住,等两人都气喘吁吁的时候,才分开,楚隽顶着我的额头,“我们结婚了你就不会这么担心了。”

    “那也要我妈肯的呀!现在这个时候,我想等爸爸的伤好些再说。”

    “可以。”楚隽点点头,突然把我拉了起来,“你的离婚书在哪里?”

    “在我抽屉里。怎么了?”

    楚隽突然严肃起来,把它拿来给我看看。我嘀咕着不是他拿给我得嘛,怎么现在还要看,就匆匆拿给了他,“你还以为是假的呀!”

    没想到楚隽看了之后眉头蹙的更紧了,他脸色不好的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这份印章是假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