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94章 对古月的戒备
    如果古月当初找我合作,只是为了让我放下戒备,那么那次酒店的事,很有可能她也有所参与,只是唐墨研没有告诉我实话,又或者古月参与了,却没有让唐墨研和杨潇察觉。

    要是这样,那么上次她给我看的关于唐墨研被人凑的视频,也可能是假的了。

    这个女人很奇怪,她会让你觉得她很作,没有心机,却又会在有时候表现的很聪明。所以让人根本无法察觉她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只是这段时间,我根本无心去管古月的事。一波接一波,我自己都无暇去顾及,更不会去思考她的行踪。

    可楚隽现在却告诉我,他来救我是因为古月给了他消息。这点不得不让我重新正视起这个女人。

    我想推开楚隽,却推不开,只能双手攀住他的脖子,急切的问,“她怎么会来找你的?为什么要来找你?她和你说了什么?她又为什么知道我在哪里的?”

    一连串急切的问题让我只想知道答案,而忽略了自己这样攀住楚隽的脖子是有多么的令人误会,况且我们衣不蔽体,只隔着一层被子。

    楚隽没有点破,而是微笑的看着我,“晚上我还没回去的时候,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她自称自己是古月,告诉我你被几个男人带去了一个地方,然后我就去了。”

    “你这样就去了?”

    “是的。”

    我表示怀疑,楚隽这个人我是不清楚,但古月这个人不会这么好心去给一个人情报,她要是真心想要救我,就应该去报警,而不是找楚隽。

    她能知道我和楚隽的关系,还知道打电话给楚隽是有九成的可能,楚隽会来救我,就说明她肯定在等着什么。

    “楚隽,你告诉我,古月和你达成了什么协议,又或者说她拿我的安危和你交换了什么?”

    不是我敏感,而是我不信古月的好心。所以这里面一定有我不知道的,而楚隽有极大的可能是不会告诉我的。

    “我说过目标是你,所以我一定会去。这就是答案。”果不其然,楚隽从我身上起来,“你今晚好好休息,至于你爸妈那边,我叫顾圆打电话过去说你在她那里过夜。”

    我看着他下床,走向衣柜,然后打开,不明白这半夜三更的他要去做什么,“你要去哪里?”

    “自然是睡觉。”楚隽回头看我,嘴角噙着笑容,“如果你不介意让我睡在你身边,我自然乐意。”

    我一时尴尬不已,所幸钻进了被子里,把自己蒙住。楚隽没有多停留,拿了衣服就关门出去了。只是那一晚,我失眠了,睡在这个陌生的床上,一夜天亮,都没有合眼。

    杨潇的话句句都在我的耳边回荡,她一声声的质问带着撕心裂肺的痛楚和憎恨。我明白她的痛。

    如果没有那场游戏,如果没有那个冒险,那么她也不会有那样的遭遇,也许就不会有今天所有的一切了。

    只是这个如果不存在,她注定经历那些事,而我和顾圆注定承受她怒气之下的所有报复。

    但倘若再来一次,我想我也不会后悔。

    如果我成了杨潇那个角色,承受那样的痛苦,我想我也不会把罪孽和憎恨去加注到我闺蜜同学的身上,我会选择离开,而不是假惺惺的装作好友闺蜜那么多年,然后在你的背后狠狠的捅上一刀。

    这样的作法是错误的,发泄的方式有很多,而不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但我也知道现在的杨潇是完全不可能回头了,她让憎恨占据了一切,吞噬了她的心。

    顾圆还以为自己出车祸是场意外,但我不能让她知道,她现在需要静养,而不是再让仇恨去占据自己,所以这件事我想我会暂且瞒着她。

    至于杨潇那边,要真正的打垮她,只有唐墨研一人。

    既然她直到现在都爱着唐墨研,那么我就应该好好的利用这一点。

    打定了主意,我才发现天已经大亮了。

    想要起身,却发现身上没了衣服,而我的所有东西都在昨晚掉在了那个地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浑身的青紫和破皮的地方触目惊心,还有脸上的伤,这么出去肯定会引来别人的质疑。

    所以我只能在衣柜里找了一件楚隽的衣服穿上,然后去浴室洗漱了一番,想出去麻烦他帮我出去买一身衣服,却发现整个家里都不见他的人影。

    楚隽去了哪里?

    就在我坐在沙发上疑惑的时候,就听到了门开的声音,回头一看,楚隽手里拎着两个袋子走进来,看到我,微微一笑,“你醒了?”

    我呐呐的走过去,突然发现他的目光停留在我的身上,有些火辣。我低头一看自己的穿着,顿时有些脸红心跳。

    楚隽柜子里最多的就是衬衫,连件t恤也没有,所以我找了半天也就翻到了一件睡衣,虽然宽大不透肉,但是女人在大清早穿着男人的衣服出现在男人面前,那种感觉是和平日里不一样的。

    我有些尴尬的想要离开,却被他一手拉了过去,“别害羞,这衣服‐‐”楚隽在我耳边说了几个字,我顿时脸色滚烫的厉害,明明没有做坏事,却像是做了坏事一样羞愧。

    他倒是哈哈一笑,然后递给了我一个袋子,“这是你的包。抱歉,昨晚的衣服都不能穿了,所以我就帮你去买了新的。”

    这么一听,我立刻回过神来,接过袋子拿出了自己的包,里面的东西都在,那些人没有动我的钱,银行卡身份证一张都不少,我顿时就觉得奇怪了。

    难道是他们没有发现我的包?

    可是下一秒,我就发现自己的手机不在,我把包里所有的东西都翻了出来,也没有看到自己的手机。“你有没有看到我的手机?”

    “手机?”楚隽奇怪,“不在你的包里吗?”

    “没有,不在。”我一把拉住楚隽的手臂,“你今天去了那里对不对?除了我的包和衣服外,你有没有看到我的手机?”

    楚隽想了想,然后摇头,“你的衣服我拿去洗了,袋子里没有任何东西,我在那里转了一大圈,仔细看过,除了你的东西什么都没有,所以我就拿了你的包回来了。”

    楚隽看着我的样子,疑惑的猜测,“你的手机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手机里自然有东西。包括我拍过的唐墨研和杨潇的照片,包括那次我问古月传的唐墨研被打的视频,包括我故意找人模仿唐墨研的声音欺骗婆婆的事,还有很多的秘密。
为您推荐